游人小说网 > 对弈江山 > 第八章 红颜百媚笑,将士万骨枯

第八章 红颜百媚笑,将士万骨枯

        深夜。镇东将军营地。

        夜风微凉,镇东将军营地内一片漆黑,安静的让人有些恍惚,以为这是在深山旷野,反倒是那杂草间的几声虫鸣,显得与这宁静极为的不协调,孤月挂在苍穹之上,营地之内,没有哪怕一丝灯火,死寂的让人有些可怕。

        偶尔,营地的帐篷内传来隐隐的鼾声,士兵们早已安然入睡,今晚,他们似乎睡的格外香甜和安心,再也不用甲胄在身,再也不用时刻警惕。有的将士似乎还梦呓着什么。细细听去,似乎梦中回到了久别的故乡,手中还挽着牵挂的姑娘。

        是谁说,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

        芸芸众生可知,那春闺中的可人儿,也是那些渴饮刀头血,睡卧马鞍桥的铁血男儿梦里的人啊!

        今日的镇东将军营地放松到连一队巡夜的士兵都没有,便是那瞭望塔上放哨的士兵,都望着天上凄蒙的孤月,眼中满是惺忪的温柔。

        终于不用再打仗了!张骁将军已经和司空达成了共识,宛阳城全数军队,统归于司空麾下,士卒们现在顾不得考虑明天接收他们的是司空手下的将官,抑或仍是张骁将军手下的将官,那些是大人物考虑的事情,而作为一将功成万骨枯,多如牛毛的寻常士卒们,只会贪婪的享受这来之不易的片刻安宁。

        明天是什么情况?是再次冲锋陷阵,还是封刀入库,那就交给明天来决定吧,明天的事情谁知道呢。

        一处营帐之内,有人轻轻的翻着身子,却是无论如何都睡不着的,孤月的掩映下,那张清瘦的,甚至有些气血不佳的脸上,满是疑云和焦虑,随着千个万个愁绪翻涌,那眉头已然紧紧的皱了起来。

        他是苏凌。今夜对他来说注定是一个无眠之夜,他来到这里便在等待一个结果,一个注定了的结果,只是他的心底还有一丝与之不同的希翼,或许真的就不同呢?

        身边那个皮肤黝黑的少年杜恒早已鼾声大作,他是真的累了。可是苏凌就不累么?

        杜恒翻了个身子,朦胧中看到苏凌仍睁着眼睛,眼眸望着天上的孤月,嘴里嘟囔了几句道:“苏凌,快些睡吧,走了快一天一夜才来到这里,你不是说你都快累散架了么?怎么还这般有精神。”

        “你先睡吧,我马上......”苏凌转头看了看身边躺着的杜恒,回想着白天的事情。

        从他和杜恒跟着李归坐上马车后没多久,那马车的颠簸已经让苏凌开始吃不消了,山路极为难走,忽上忽下,那马车或疾驰或俯冲,苏凌身子本就单薄,这一折腾之下,脸色惨白,被颠簸的肚里如煮沸了得水一般,一路之上吐了不知道多少次。慌得杜恒又是锤前心又是抚后背的。可是这还不算完,马车行了几个时辰,便一头钻进了大山深处。

        大山深处根本就没有路,马车更是难行,没有办法苏凌和杜恒只得下车,跟着李归在狭小的杂草丛生的山岩之间攀岩,好容易遇到一块平地,苏凌便要坐下来大口的喘气一番。直到最后,苏凌精疲力尽,而李归却一再催促,没有办法,杜恒只得弯腰让苏凌趴到自己的背上,然后背起他,亦步亦趋的跟着李归向前走着。

        苏凌心中不忍,想要说些什么,杜恒似乎看出来了,憨厚的笑笑说,打小你身子就弱,我背你是常有的事情,谁让你是我杜恒认定了的一辈子的兄弟呢。

        不过杜恒也说了,你这身子实在是太过孱弱了,等以后有机会了,我教你打拳踢腿吧,我跟你说过,我爹爹杜旌可是练的一手好把式,看我这么壮,都是平日跟着爹爹学的。苏凌使劲的点了点头。

        就这样,他们缓慢的朝着目的地走着,红轮西坠之时,终于翻过了大山,远远的望见了宛阳雄壮而高大的城墙。

        可城虽在眼前,但真的走到那里,却还远得很,苏凌在杜恒的搀扶下,又咬牙走了不知多少时辰。杜恒起先还是想要背着苏凌的,可是苏凌执意不肯,这才放他下来。

        待走到宛阳镇东将军军队驻扎的营地之时,天早已大黑,李归从包中竟取出了两件军士的衣服,叫二人换上,说军中不同他处,换上衣服总是方便一些。

        两人伴作军卒模样,跟着李归进了镇东将军营中。

        甫一进入营中,李归就被一个参军叫走了,还埋怨他说怎么回来的这么晚,走的时候就告诉他了,早些回来,不要误了司空进城的大事,结果司空今天白天早就带着人马进了城去,现在胡赤将军手头好多文书等着他去处理。

        杜恒多嘴的问,司空的军马进城,是不是十分雄壮?

        那参军看了杜恒和苏凌一眼,并未起疑,朝着宛阳城镇东将军的府邸拱了拱手说,这还用说?朝廷的天兵铁蹄,岂是地方势力可比的么?

        苏凌看出杜恒因为没有看到司空军马进城的盛况有些遗憾,满怀歉意的安慰他,说都怪自己,要不是他身体不好,拖累了大家,大家就能赶上了。

        杜恒摆摆手说,要不是苏凌,自己根本没有这次来军营的机会,自己从小就有投军的愿望,这也算实现了。

        李归走之前,将他二人安置到自己的营帐,嘱咐再三无事不要随意乱逛,毕竟军营重地。二人点头答应。

        如今已是深夜,李归仍然没有回来,杜恒睡了,苏凌却睡不着。

        索性出去看看这古代的军营到底是个什么样子罢。苏凌想到这里,悄悄起身,将那身军卒的衣服穿好,轻轻的走出了营地。

        营地里漆黑一片,四周寂静无声,苏凌漫无目的的走着,穿过一个又一个的营帐,从每个营帐经过的时候,里面都能传来或大或小的鼾声。

        苏凌走的累了,看到前面有一处草丛,便一头扎了进去,躺在草丛之中,闭目养神,放空自己,但愿接下来的几天,相安无事。

        心情放松之下,睡意悄无声息的袭来,苏凌索性就躺在草丛中睡了,忽然听到隐隐有人对话的声音,忽高忽低的从前方传来。苏凌抬头看去之时,已然发现有三个身影一边说着什么,一边径朝着自己这草丛走来了。

        苏凌忙闪身朝草丛的深处躲了一躲,心想等这三人过去了,自己再离开。

        岂料那三人竟来到苏凌方才躺下的草丛处,席地而坐,低低的谈着什么。

        苏凌此时连大气都不敢出,因为他离这三人实在太近了,稍微一动,这三人就能发现自己。

        借着月色,苏凌竟然惊讶的发现,这三人他全部都认识。

        正是前些日子住在自己家客栈里的那三个人。

        白衫公子、青衫公子还有那个黑大汉。

        却听那青衫公子道:“叔父也有些多疑了,这么晚派我们三人巡视张骁营地,看他们如今的样子,没有巡夜的士兵,连放哨的士兵都在打瞌睡,丝毫没有防备的意思,想来他们是真心投靠叔父无疑。”

        白衫公子点点头道:“子期说的不错,只是父亲毕竟是当朝司空,行事做派都

        (本章未完,请翻页)

        代表着大晋天子,此次前来,明面上也是受了恩旨的,小心一些总归没错。”

        那黑大汉却道:“有什么小心的,那张骁和那贾文栩老儿敢有什么花花肠子,便先吃俺典恶来一顿双戟再说。”

        苏凌听到此处,险些叫出声来,直到此刻,他终于知道了这三人的身份,虽然名字只知道了一个,但他明白,一个叫司空曹孟武为叔父,一个叫曹孟武为父亲,这自然是......

        苏凌正想着,不知何时,草间里蹦出一只蚂蚱,三蹦两蹿之下,不偏不倚的跳到了他的脸上,吓得苏凌忘了身处何地,跳将起来,大叫起来。

        这一下,惊得那三人同时转头,青衫公子人影一闪,早已一把攥住了苏凌的衣领,那典恶来也抽出了双戟,护住白衫公子。

        青衫公子长剑出鞘,正欲砍将出来,慌得苏凌忙道:“别动手,是我!是我!”

        三人这才看清,这藏得竟然是那日客栈渔民的儿子叫做苏凌的。

        白衫公子紧走两步,眼中戒备之色稍消,颇有些意外道:“是你.......苏...凌?你怎么在这里。”然后示意青衫公子放手。

        青衫公子这才放手,只是单手仍提剑,神情严峻的看着苏凌。

        苏凌讪笑几下方道:“你们不用这么紧张,我这小身板,不可能行刺你们对吧。”

        白衫公子想了想,点点头道:“那你怎么解释,你出现在张骁的军营之中?”

        苏凌将手一摊道:“司空收编宛阳的事,大家都知道了啊,我跟我兄弟杜恒想一睹司空风采,就托这里的掾属,同乡李归大哥带我们来了啊。”

        白衫公子似乎相信了他说的话,淡淡问道:“那你见到了?”

        苏凌撇撇嘴道:“连个影子都没见到,来的时候天都黑了,这也回去不成了,就住下了。”

        “那为何会出现在这里?”

        苏凌倒有些不乐意道:“帐篷里憋闷,出来在草丛里想睡一觉,刚有些困,你们就跑来了,我还没问你们跑来干嘛,你们反倒问起我来了。”

        青衫公子和典恶来有些不太相信的看着白衫公子。

        白衫公子笑笑,淡淡说道:“我信他。”

        苏凌这才点点头道:“信我就好。”

        白衫公子又道:“方才的话,你听到了吧。”

        苏凌也不隐瞒,点了点头。

        白衫公子道:“无所谓,这也不算什么军事机密,我们今日来巡查,军营上下都知道的,只是你听了我们讲话,知道我们是谁了吧。”

        苏凌点点头道:“身份是都知道了,名字么只知道这大黑牛叫典恶来。”

        “我是曹司空长子曹昂舒,他是司空侄子曹安钟。”曹昂舒自报家门,又指了指青衫公子。

        曹安钟有些愕然,觉得自己的大哥曹昂舒就这么的说了他们三人的身份,有些草率。

        曹昂舒却不以为意道:“无妨,反正宛阳已然被我们接手了,这苏凌不可能是北面的探子,要不然袁济舟怕是老眼昏花了。”

        苏凌心中一动,他叫曹昂......舒?!

        曹昂舒似乎叮嘱道:“虽然不打仗,但军营毕竟不同街市,你赶紧回去睡觉吧,明日早早回苏家村。”

        苏凌心中觉得这曹昂舒还是挺有眼界的,对自己说的这几句话,到真的是出于关心。

        苏凌点点头,转身走了几步。

        心中却有万千念头闪过,最终他还是咬了咬牙,转头又走了回来。

        曹昂舒有些疑惑的问道:“怎么还不走?我们也要回宛阳城里了。”

        苏凌犹豫了一会儿,这才开口道:“大公子,宛阳毕竟不同于他处,这两天风平浪静,但您还是要小心保重。”

        又转头对典恶来一呲牙笑道:“典将军,你这两天莫要饮酒贪杯,还有你那双戟是护身的利器,一定要随时带在身上。”

        两句话说的让曹昂舒狐疑不已,低头细细的琢磨苏凌为什么会突然说这些话来。

        想了好久也没有想出个所以然,抬头之时,苏凌已然走的很远了。

        或许是帮过他,关心我们吧。

        曹昂舒想了想,摇了摇头说道:“子期,你随我去见我父亲,老典你回去休息吧,记住不得饮酒!”

        三人走出营地,各自上马朝宛阳城去了。

        ...  ...  ...  ...

        宛阳城,镇东将军府。

        镇东将军张骁已然搬了出来,在城里另一座宅子住了,这里自当朝司空曹孟武来了之后,已然成了他临时下榻的行辕了。

        曹孟武为了表示诚意,又不想让张骁觉得自己是凭着武力军势压服他,所以只带了1000军士和几名将领进了城,将军府虽然大,但1000军士是住不下的,又拨出500,围在将军府外驻扎下来。

        此时的曹孟武志得意满,他叱咤天下这许多年,大小争战,不下百余次,那纵横天下,未尝一败的天戟战神吕白楼如何,还不是势力消亡,全军覆灭,吕白楼自己也不知所踪了嘛。这宛阳凤枪将军张骁,更是不在话下。天兵一到,他便献城归附。曹孟武自己也看得出来,张骁是诚心归降。

        偌大的宛阳城,不费一兵一卒便拿下了,北面那个自恃甚高的袁济舟如果知道了消息,岂不气的跳脚?宛阳的战略地位不言而喻,退可保邺城、龙台,近可以顺着荆湘大江,扬帆直下,到时江南诸地岂不望兵锋而投效?看来天下一统的夙愿不日便可实现了。待回了邺城,积草屯粮,发展一番军力,便过江!

        心下打定了这番雄心壮志,自然是烦恼尽扫了,不免酒席之上多喝了几杯,这会儿正在府中高卧,半醉半醒。

        曹昂舒和曹安钟回到府中,来到内室,刚到门前,却被司空近侍魏公公拦下了,说什么也不让进去。

        曹昂舒抬头看去,只觉的内室窗前灯影晃动,纱幔飘荡,里面还不时传来男女调笑之声。

        曹昂舒顿时老脸一红,他和曹安钟脸上都颇为尴尬。那男人的调笑声分明是自己父亲的声音。

        曹昂舒朝远处挪了挪,心中奇怪,唤来魏公公问道:“我记得父亲此次来宛阳,并未带着女姬啊,公公可知里面那女子是何人?”

        魏公公笑眯眯的看了看曹昂舒,这才压低声音道:“这个老奴就不清楚了,这不是个妙龄人儿,而是个颇有风情的妇人,也不知道司空是如何知道她的,今晚叫来侍寝的时候,老奴看过几眼,却是风情万种的绝色啊。”

        ...  ...  ...  ...

        典恶来刚回到自己的驻地(他的驻地在将军府外围核心),抬头便看到三位将军在等着他了。典恶来认得,正是张骁将军麾下的三位:胡赤、刘金、常和。

        三人见典恶来走进来,

        (本章未完,请翻页)

        皆哈哈笑着,亲近的走过来见礼。典恶来一介武人,自然是对同是练武的将领亲近,四人哈哈说笑,一同走进了帐中。

        典恶来问三人这么晚了跑来做什么,胡赤哈哈笑道:“以后咱们都是一家人了,属下三人早慕恶来将军的名号,今日前来一则是拜望,二则想拜托典将军待接收宛阳将官时,将三人留在身边听用。”

        典恶来是个爽快人,哈哈大笑道:“小事一桩,你们想跟着俺入虎豹卫,俺跟司空说一声便是。”

        三人忙点头感谢。

        却见胡赤轻轻击了几掌,便有军卒从外面走进来,头前四五个军卒各个托着食盒,典恶来看去,都是些牛羊肉和下酒菜。最后两个军士用大筐担了两大缸酒,扑通一声放在军帐之中。

        胡赤笑道:“今日幸得典大哥提携,我们当庆祝一番。”

        典恶来是个大肠子,随着长公子巡查军营,已然饿了。嘿嘿大笑,挽起袖子,撕下一块羊腿,大朵快颐起来,一边吃一边招呼三人也吃。

        胡赤将酒缸的酒封打开,一股浓烈的酒香飘出,顿时整个军帐都是酒香之气。

        胡赤给典恶来倒了碗酒,又跟刘金、常和也倒了,四人边说便吃,好不痛快。

        宴至半酣,胡赤看了看典恶来,却发现他连滴酒都未沾唇。

        随即笑道:“闻言典将军是海量,今日却为何不饮酒呢?”

        典恶来颇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道:“军务甚忙,再说大公子再三交代,不让俺饮酒,这酒嘛,先记在我老典的头上,待我们哥们回了邺城,我再与两位兄弟痛饮。”

        胡赤闻言,摇头笑道:“典大哥此言差异,如今宛阳平安归附,有什么要紧军务?再说有事也是明天的事,这已经晚了,我们兄弟喝个痛快,便是醉了,睡上个好觉,明日照样生龙活虎不是。”

        说着拿眼神朝着刘金、常和二人示意。

        两人也端起酒杯道:“是呀是呀,胡赤说的不错,这等好酒好菜,典大哥不饮,岂不是扫了兴了,再说这可是上好的竹叶青,来来!我们兄弟三人敬典大哥一碗。”

        典恶来执拗不过,只得道:“好吧,那我只喝一点。”说着端起酒碗喝了一口,入口香冽,果然上好竹叶青。

        起初,典恶来一直记得曹昂舒的嘱托,喝酒也是点到即止,可是喝了几碗,兴起之后,早已把这些抛到九霄云外,一碗一碗朝肚子里灌了起来。

        四人这顿喝,两大缸的酒如风卷残云般见了底。

        再看典恶来,醉眼朦胧,看人眼都花了,感觉胡赤几人都长了四个头出来,他打了个酒嗝,才道:“今日喝的痛快,深夜了,老典我要去睡觉了,你......你们自便。”

        说罢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朝左边榻上走去,两步得路,无奈典恶来脚下如踩棉花,愣是摔了好几个趔趄才摸到床边,然后倒头便睡,倏忽之间,鼾声如雷。

        过了一会儿,胡赤坐在桌前,不动声色的唤了几声:“典大哥,起来喝酒啊......”

        见典恶来没有动静,胡赤、刘金、常和同时将酒杯放下,同时站了起来,脸上已然出现了狠厉之色。

        昏暗的军帐灯火下,刘金已然抽出随身的朴刀。

        慌得胡赤一把拦下道:“现在不能杀他,如果被巡夜的发现,贾军师的计策就败露了。”

        但见胡赤三步两步走上将台,将典恶来挂在高处的双戟摘了下来,甫一拿在手中,便觉的沉重无比,差点没撒了手,慌得刘金和常和过来扶住,这才未掉到地上。

        三人看了一眼醉酒酣睡的典恶来,再不停留,挑了帐帘,转身走出了大帐。

        三人不搭话,趁着夜色,快速的走出了将军府的范围,左拐右拐之下来到一个无人的街巷中。

        街巷之中,一个人正焦急的踱着步子,一眼看到三人,忙快步迎了上去。

        月光之下,看清此人,正是——李归。

        胡赤走到李归近前,将双戟交给他道:“你赶紧拿着这个,回到你军帐中,你是文职无人注意,一定要藏好了。”

        李归点头,试探的问道:“胡将军,咱们不是投效司空了,怎么还要?”

        胡赤眼露凶光,狠声道:“不该问的别问,赶紧回去。”

        李归点头如捣蒜,忙转身消失在夜色之中。

        胡赤三人见李归走了,这才匆匆消失在暗夜之中。

        ...  ...

        宛阳城。暗影司。

        四周一片漆黑,没有灯光。

        忽的“搽——”的一声,一处房间闪过一丝微弱的光亮。

        光亮之下,一个身影伏案疾书:事情已成,速速行动。

        一声信鸽的轻鸣,带着这张写了字的纸,消失在暗夜之中。

        .......    ......

        宛阳城北10里,张骁军营驻地。

        所有的士兵都在沉睡,忽然被一阵急促的军啰惊扰的皆翻身坐起。有些士兵还睡眼惺忪,以为自己做了梦,但帐外清晰的军啰告诉所有人,不是梦,的确是要集合的军啰。

        不过一刻钟,所有的军士已然顶盔掼甲,列队完毕,每个人心中虽然疑惑,但心中已然知道,这是要打仗了。

        无数的火把,宛如一片翻腾的火海。

        火光熊熊,映照着每一位年轻而坚毅的脸庞。

        大帐之下,一员大将金盔白马长枪,枪尖闪耀着逼人的肃杀冷冽。

        正是镇东将军——张骁。

        张骁见军士已然集合完毕,将那马缰轻轻一提,那白马似乎有灵性,仿佛感受到了主人滔天的战意,忽的前蹄猛的朝天扬起,唏律律的长啸起来。

        张骁横枪在手,朝着军卒们大声道:“将士们,我也知道大家都不想打仗,我也知道大家都希望平安,谁的命不是命?谁没有爹娘妻儿,但是,曹孟武老贼欺我太甚,辱我婶娘,践踏宛阳天兵尊严,我与老贼之仇不共戴天!”

        “不共戴天!”无数的军士爆发出山呼海啸般的嘶吼。

        “将士们,今日他能辱我张骁至亲,他日你们的妻女也会辱于他的淫威之下,曹贼不给我们活路,我们该怎么办!”

        烈火熊熊,填满了每一个兵卒的胸腔,所有兵卒都大声吼道:“杀进宛阳城,踏碎将军府,誓杀曹孟武!”

        “杀进宛阳城,踏碎将军府,誓杀曹孟武!”“杀进宛阳城,踏碎将军府,誓杀曹孟武!”

        有的时候,一旦人的血性被激起,比猛兽还要可怕。

        张骁打弓在手,拉满弓弦,“咻——”的一声,一声尖锐的箭啸,划破深黑的苍穹。

        “将士们,给我杀!”

        (本章完)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25988/1232277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