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对弈江山 > 第二十三章 斩虺

第二十三章 斩虺

        张芷月星眸紧闭,手中依然死死的抓着龙涎草,她知道避无可避,眼下只有一死,然而心中还有最后的一点希翼,那飞蛇吃了自己,但愿吃饱了,也就放过苏凌和杜恒了。

        就在此时张芷月忽然听到一声大喊传来:“兀那畜生,你要是敢吃了我的朋友,你就等着给这三个小畜生收尸吧!”绝望中,张芷月猛然睁开了双眸。

        那飞蛇畜生似乎有些讶异的发出低嘶的声音,转过蛇头,两道绿幽幽的眼神死死的盯着苏凌的右手。

        苏凌右手之上,三只飞蛇幼崽被他狠狠的掐住蛇颈,呼吸不畅,使那三只幼蛇崽拼了命的扭动着身体,吐着信子,却怎么也够不到苏凌的手。

        那只巨大的飞蛇看见自己的崽子们受制,先是一愣,忽的暴怒起来,昂起蛇头大吼一声,舍了张芷月,便要转身来攻击苏凌。

        岂料那飞蛇刚一动身躯,苏凌已然神情一凛,竟迎着飞蛇踏前两步,恨声道:“你这臭蛇、狗蛇、屎蛇!不要想着过来咬我,你再动一下,我就把你这三个畜生全部摔死,让你绝后!不信你试试!”

        说着将那三只飞蛇幼崽高高举过头顶。

        那飞蛇畜生似乎颇有灵性,竟似听懂了苏凌的话,愣在当场,进退不得,只是那两只绿幽幽蛇眼死死的盯着苏凌,露出浓重的怨毒之色。

        而那巨大的蛇尾已然高高翘起,看样子要随时发动攻击。

        苏凌豁出性命不要,也要想办法牵制住飞蛇,他明白,他稍有不慎,莫说自己,便是张芷月也会命丧当场。

        “别撅着你那臭不可闻的蛇屁股,老子不爽的很,你还想攻击我不成?你大可一试,看看老子怎么对付你这窝小崽子。”苏凌眼眉一挑,颇具挑衅味道的朝着飞蛇吼着。

        飞蛇虽然眼露暴怒之色,但还是轻轻的放下了蛇尾,低声嘶鸣着。这蛇是不会说话,若是会个一两句,恐怕早跳脚骂娘了。哦对了,这蛇没有脚。

        再不迟疑,苏凌对杜恒吼道:“杜恒,你杵在那里干什么?看戏啊?赶紧拉了张姑娘离开蛇窟!”

        杜恒如梦初醒,可是要他扔下苏凌不管,他岂能心甘情愿,杜恒喊道:“要走一起走,我这就砍了这畜生!”

        “混蛋玩意!”苏凌气的破口大骂道:“就你那破刀砍个豆腐都费劲,还砍飞蛇,你脑子进水了?不要废话,不要管我,拉着张芷月赶紧跑,别回头,能走一个是一个!反正我也是将死之人!”

        “可是!......”杜恒还想说什么。

        要不是苏凌制住那三条蛇崽,恐怕他现在恨不得过去给杜恒两耳瓜子,只得急道:“杜恒,拉着张姑娘赶紧滚蛋,再废话都成蛇粪了!你们走后,务必将张姑娘亲手交给张老先生,然后你去青燕山,老老实实当你的山贼去,听清楚没有,再不走我现在就让这蛇咬死我!”

        杜恒一跺脚,没有办法,只得过来拉张芷月。

        张芷月哪里肯走,一边哭着摇头,一边说:“我还有玉蛇笛,也许.......也许还可以试一试,再让我试一试啊!”

        苏凌心中蓦地感动非常,但眼下紧要关头,容不得他多说,怕是再说一句,那张芷月便要和他一同死在这里了,只得对杜恒道:“别愣着,她不走,扛着,扛走!”

        张芷月撕心裂肺的喊着:“不,我不走!我要救你,说好的一起出去的。”

        杜恒心一横,只得一把拽了张芷月,一使劲将她扛在肩头,又朝苏凌看了一眼,转身大步朝洞外跑去。

        张芷月一手仍紧紧的抓住龙涎草,哭喊着道:“你放我下来,我不要苏凌死!我不要苏凌死!......”

        杜恒和张芷月已然消失在蛇洞之中,那张芷月悲伤的呼喊仍旧从远处传来。

        苏凌见张芷月和杜恒走了,心中才稍微安定,竟一屁股坐在蛇窝上,手中仍攥着那三条蛇崽。

        他反正也豁出去了,自己没个好,倒不如先喘喘气。

        那飞蛇忌惮苏凌挟持自己的蛇崽,只是嘶嘶的鸣叫着,没有敢向前游动一步。

        苏凌喘了几口气,似乎轻松了不少,他冲那飞蛇扬了扬下巴,这才道:“哎,我说你这畜生,听得懂人话是吧,那就好办,咱们做个交易如何?”

        如果这时场上有第三个人,怕是以为苏凌得了什么失心疯了,敢跟蛇做交易的,怕苏凌是古今第一人。哦,不对,还有个前辈许仙,人家可是娶了蛇的......玩的更大。

        那大蛇的眼中露出疑惑的表情,玩味了一会儿,似乎听懂了苏凌话的意思。竟然轻轻的点了点硕大的蛇头。

        苏凌竟然被这蛇的动作给逗笑了,哈哈一笑道:“行,真听得懂哈,那我就好办多了,是不是想救你这仨崽子?”

        那飞蛇竟轻嘶了一声,苏凌这才不慌不忙道:“那好办,你看我在这儿折腾了这半天了,小爷口渴了,给我找点水来先。”

        那飞蛇何时受过这窝囊气,但也只能按他说的办,朝着左侧角落里游动了几下,不知从哪里找来半个破碗,那破碗中竟有半碗清凉的水,然后将蛇头一拱,把那碗水拱到了苏凌身前。

        苏凌不管三七二十一,左手拿了碗,先喝了个水饱,还真就没有蛇毒,苏凌砸吧砸吧嘴,这才又道:“水小爷也喝了,看你挺有诚意,那咱俩打个商量呗,你看我太瘦,你吃了我不好吃不说,万一我那骨头再扎着你那蛇心蛇肝蛇肺的,我做了鬼也觉得不好意思不是。你看啊,你闪出一条路,我呢,带着你这仨宝贝崽子,走到蛇窟门口,然后就放了它,咱们各走各的路,行不行啊。”

        那飞蛇似乎考虑了一下,竟然将蛇头点了点。然后缓缓的挪动自己硕大的蛇身,竟给苏凌让出了一条路出来。

        “这就好啦!合作愉快啊!”

        (本章未完,请翻页)

        苏凌二话不说,抓起三条蛇,朝着蛇窟的洞口,死命的跑去。

        跑了一会儿,转头看看,那飞蛇竟在他身后数丈之内紧紧的跟着,眼睛直直的盯着自己。

        “你别跟我那么近呗,我跟你不熟!”苏凌一边跑,一边还跟飞蛇耍着嘴皮子。

        眼看前方有一处光亮,都能看到凄蒙的月色了,苏凌大喜,回头将那三条蛇崽朝着飞蛇的蛇头狠狠的掷过去,嘴里还碎碎念道:“青山不改,绿水长流,再也不见了您呐!”

        说着拔腿就要出洞。

        只是却忽然觉得自己的脚被什么东西死死缠住,他又用力过猛,噗通一声摔在地上。还未等苏凌反应过来,那东西从脚向上把他整个身体狠狠地卷了个滴水不漏,就如煎饼卷大葱一般,动弹不得。

        稍一用力,苏凌感觉整个身体都飞到了半空之中,然后狠狠的砸在地面上。巨大的疼痛,让他两眼一翻,差点就当场驾鹤西去了。

        下一刻,飞蛇的怒吼之声,再次响起,那蛇口里的锋利巨牙从天而降,向他的身体穿了过去。

        “你这破蛇,说蛇话不办蛇事,我诅咒你再下不出蛇蛋!”

        苏凌无可奈何的咒骂了一句,闭眼等死。

        只听得“锵——”的一声,苏凌心下暗道完了,这会真要变蛇粪了,可是怎么一点都不疼呢?

        苏凌张开双眼,却看到那锋利的巨牙只在自己眼前不过半寸,便再也寸进不得,不但如此,那蛇眼不知为何,圆睁的蛇眼珠都要落下来了,巨大的蛇身不停的翻滚着,随着蛇身翻滚,发出巨大的惨痛嘶鸣。

        蛇身翻滚处,映出蛇尾处一人。

        白纱似雪,清冷如霜。

        白纱罩面,看不清她的容颜,只有手中那把幽蓝长剑,剑芒闪烁,她身姿虽然纤长,却站在幽蓝光芒之中,衣衫猎猎作响,宛如绝世。

        那长剑剑光过处,飞蛇巨大的蛇尾,已然被斩为两段,斩断的一段,虽脱离了飞蛇的身体,但仍旧在地上不断的扭动,渗着绿幽幽的腥臭蛇血,颇为可怖。

        来人正是那日在启垕镇救过苏凌的白衣女子。

        白衣女子一击之下,竟然将那皮厚如铜墙铁壁的蛇尾斩断,怪不得飞蛇会如此剧痛。

        那飞蛇大吼一声,怪眼一翻,蛇头一扭,舍了苏凌,暴怒着,不顾一切的朝着白衣女子冲去。

        那白衣女子冷哼一声道:“畜生,死到临头还想伤人?”

        忽的腾身而起,整个身体竟然越过了飞蛇高昂的头颅。

        那飞蛇一头撞在半空的石头之上,石头立为齑粉。

        白衣女子也不耽搁,清叱一声,双手举起长剑,白纱飘动,宛如从天而降,蓝芒闪动,朝着那硕大的蛇头就是一剑。

        “噗——”的一声,只扎进去了三寸多深,白衣女子素手一翻,那幽蓝剑芒翻动,在蛇头里转了几下,忽的撤剑而出。

        白纱浮动,白衣女子轻轻的落在苏凌身边,轻声道:“你怎么样?”

        苏凌忙道:“死不了!”

        白衣女子这才放心,单手持剑,盯着那飞蛇。

        飞蛇果然强悍,蛇头吃了这一剑,天灵盖已然翻起,绿花花的脑子都清晰可见,却还是不管不顾的大吼着,催动蛇身朝着白衣女子再次袭来。

        白衣女子素手一伸,将苏凌的衣领提起,稍一用力,苏凌就像一团棉花被扔出数丈之外,她自己的身形宛如一道白线,同时疾射向后。

        苏凌只觉两耳生风,被她这一扔,根本无法控制身体,虽然躲过了那蛇身的轰击,但眼看便要后脑勺着地,不死也要摔成傻子,大叫道:“仙女姐姐,救我能这样救么?我摔傻了,跟死了差不多少!”

        那白衣女子眼明手快,在苏凌将将落地之时,素手一伸,竟将苏凌稳稳扶住道:“话怎么那么多,早知如此,让你喂了蛇最好。”

        未等苏凌搭话,那飞蛇已然游到近前,再次张开巨口狠狠的朝两人咬下。

        “这蛇没完了,我们俩都得吹灯拔蜡!”苏凌叫苦不迭。

        那白衣女子见那蛇嘴宛如巨洞一般咬下,忽的清叱一声道:“去——”

        手中幽蓝长剑,剑光大胜,竟忽的化作一道蓝芒,直直的朝着蛇嘴飞去,顷刻之间,不偏不倚的支在蛇嘴之上。幽幽的放着蓝光。

        剑尖之处,已然贯穿了飞蛇的上颌,轰出了一个触目惊心的大洞。

        那飞蛇吃痛不已,吼叫连连,使尽全身力气,想要将那长剑绷断,好合上蛇嘴,可是无论它如何用力,那长剑竟坚硬无比,在蛇嘴中越陷越深,那上颌的贯穿伤口越加巨大。不一会儿,半个剑身已然从飞蛇上颌出穿过,穿破蛇头颅骨而出,剑身之上绿色的蛇血汩汩而出。

        那飞蛇剧痛之下,哀嚎嘶鸣,震彻山谷。

        ............

        杜恒和张芷月已然早出了蛇洞,来到万蛇林前,忽听得远处飞蛇洞飞蛇怪叫连连,闻之心惊,张芷月以为苏凌已然遭了不测,痛哭不已,挣脱了杜恒,不顾一切的要回去。

        在杜恒死拉硬拽之下,她这才一步三回头,望着逐渐消失在视野内的飞蛇洞,满心凄然的朝着幽谷而去。

        ............

        飞蛇洞中,那飞蛇已然成了强弩之末,却犹自挣扎,怒吼不已,蛇眼怨毒之色更甚。那白衣女子见状,淡淡道:“罢了,给你个痛快吧!”

        说罢,素纱白衣清扬,身形陡然悬起,竟跟飞蛇的蛇头一般高,半空之中,一指那幽蓝长剑,清叱一声道:“破——”

        “轰——”的一声巨响,那飞蛇头如万朵桃花开,瞬间崩裂成齑粉,哗哗落下,蛇血呲呲直冒间,那长剑化为一道蓝芒,瞬间飞出,落在白衣女子手中。

        (本章未完,请翻页)

        那白衣女子再不耽搁,持剑来到飞蛇硕大的蛇身前,腾空而起,在空中将那幽蓝长剑挥动,幽幽蓝光,点点如花。

        剑光过处,那蛇身上的蛇肉片片飞溅,夹杂着泼天的蛇血,从剑影飞舞间如雪飘落。

        “擦擦擦——”的剑音中,那飞蛇在瞬间便分崩离析,被切割成一片一片的蛇肉。转瞬之间,已然成了一座巨大的蛇骨架。

        只是,无论那蛇肉如雪砸下,还是蛇血如瀑飞溅,却半点沾不到白衣女子身上,白衣女子在幽幽蓝色剑芒中不停穿梭,身姿轻盈,仿佛惊鸿一舞。

        只是苏凌就惨了,不是被如雪下落的蛇肉砸的呲牙咧嘴,便是泼头的蛇血落下,不一时,被蛇血尽染,成了小绿人。

        随着最后一点剑光。“轰——”的一声,飞蛇原本庞大完整的骨架,顷刻间轰然坍塌。堆在一处,成了一个大土堆。

        白衣女子这才缓缓从半空中落下。

        苏凌一边抹着脸,一边难以置信的看着这白衣女子,想说几句赞美的话,可话到嘴边,又是一张臭嘴,没有几句好词:“大厨,十星米其林级别的大厨!你看这肉剃的真干净,骨头上一点都没剩下。”

        那白衣女子哼了一声道:“早知你这一张臭嘴,我便不救你了!”

        苏凌嘿嘿一笑,这才正色道:“多谢仙女姐姐几次三番救我,只是我们萍水相逢,不知仙女姐姐为何会几次帮我啊。”

        那白衣女子似乎淡淡一笑,抬头,一双星眸看了看他,方道:“你说,我为何几次三番救你呢?”

        苏凌想了想道:“额......仙女姐姐认识我?”忽的摇摇头道:“不对,我认识的女子加起来不到十个.....那是什么呢?”

        白衣女子星眸流转,瞧着他看他如何答对。

        苏凌老脸一红,讪讪道:“那就是仙女姐姐稀罕我了呗,稀罕的人死了......那不就!”

        那白衣女子闻言呸了一声,举起手中长剑作势要刺他。

        苏凌吓得向后蹦了三尺,这才讪讪道:“那是为什么啊?我也想不出别的啊。我也没欠你什么啊?”

        白衣女子这才冷冷的道:“你是没欠我什么,现在我救了你,你自然是欠我一条性命,但愿那龙涎草能用吧,你可给我记住了,以后你这命是欠我,你自己和别人可不能取,想要取你性命,或者你自己想死,得先问问我!”

        苏凌有些头大,自己现在的命是保住了,可是成人家的命了,这跟卖身差不多了似乎。

        苏凌道:“那不如仙女姐姐赏下姓名,以后谁要再要我的命,我就报你的名字,说我的命归你,让他找你去!”

        白衣女子又呸了一声道:“也不知道那位真是老眼昏花了,怎么看上你这个贫嘴的......”言罢,又打量了一下苏凌方道:“我是受人所托,既然救了你,也算完成任务,以后有缘再见吧。”

        说着似乎想起了什么,竟朝着那散落在各处的飞蛇肉前走去,用长剑不断地划拉着,似乎找着什么东西。

        过了一会儿,她将那蛇肉翻动得差不多了,便看到一个晶莹剔透的绿色囊状的东西,绿芒盈盈,薄如蝉翼。

        她方才附下身,将这东西捡起,抬手扔到苏凌怀中。苏凌触手之间,感觉冰凉无比。

        白衣女子方道:“你可知这飞蛇的真名叫做什么?”

        苏凌摇了摇头,白衣女子道:“不知道你们也敢来招惹它,幸亏我出手,否则你们三个人加在一起,也不过是它一顿点心而已。看样子,这蛇已然存于世上三百余年,已然不能用蛇来叫它了,它应该叫做虺。”

        “虺?”苏凌有些疑惑。

        “不错,虺者,蛇近于妖也,有灵智,怪力无穷,其性残暴,好在身上无毒,要不然,你被那蛇血淋成这副模样,怕是早死了。我给你这东西是世人眼红的宝贝,虺胆,你连着那个姑娘拿走的龙涎草给张神农,以他的医术,知道如何用。”白衣女子道。

        宝贝?能卖钱,那我不是发达了!苏凌心中乐开了花,忙将这虺胆包好。

        白衣女子又道:“此间事毕,我也该回山了,下次你再有什么事,可不一定有这么好的运气了。”

        说着转头便走,忽的又想起什么似得,对苏凌问道:“那姑娘是谁?能舍身救你。”

        苏凌忙道:“她......张神农的孙女,名叫张芷月......我的......”

        白衣女子一摆手道:“那姑娘却是一个好姑娘......”随意星眸意味深长的看了苏凌一眼道:“好好对人家......”

        苏凌脸一红,忙辩解道:“不是.....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

        白衣女子连连摆手道:“你们怎样,与我有关?走了!”

        说着,便要离开。

        苏凌忙道:“仙女姐姐......你菩萨心肠,又这么高的手段......”

        白衣女子做了一个打住的手势,冷声道:“有事说事!”

        苏凌又道:“还有一条比这虺小一点的蛇,小青,刚才跟这虺搏斗,现在还在蛇洞里,不知生死......”

        白衣女子接过话道:“行了,我进去看看,能不能救,能救的话,我自然想办法带它找我师父救治。”说着,朝蛇洞里走去。

        苏凌刚想跟过去,白衣女子身形一顿道:“你干嘛?”

        苏凌讪笑道:“我看看能不能搭把手。”

        白衣女子冷声道:“赶紧走......你还嫌给我惹得麻烦不够是吧。别跟着我!”

        说罢,身形化作一道白色残影,已然消失在几十丈外。

        苏凌这才摇了摇头,转身朝着蛇洞口大步走去。

        (本章完)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25988/1232278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