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对弈江山 > 第二十五章 洗筋锻骨

第二十五章 洗筋锻骨

        苏凌见张芷月满脸担忧的看着自己,眼中满是心疼之色,不由的心头一暖,随即朝着张芷月一笑,柔声道:“芷月妹妹,你是关心则乱啊,这虺蛇胆,虽然药性暴虐,但我家乡有一神人名曰浮沉子曾有言,锥心之痛,好过少年夭亡也,再者说,试那虺蛇胆,虽有万般痛苦,甚至有性命之忧,但万事总有个万一啊,我若不试,这乱世本就是恃强凌弱,我终身就这样病恹恹的,不会半点武功,如何能自保?再者,退一万步,便是不试这药,我也活不过三十岁去啊。因此,权衡利弊,还是要赌一赌的。”

        “可是......可是......”张芷月知道苏凌是个说一不二的性格,见他如此坚定,只急的眼泪又扑簌簌的落下,一拉杜恒道:“你倒是劝劝你家兄弟啊,只知道吃。”

        杜恒将嘴里的鹿肉嚼完,把嘴一抹,却道:“我也赞成苏凌的想法,与其等死,不如赌上一把!”

        张芷月气恼至极,狠狠的瞪着杜恒,心下若有把刀,便有捅了他的心。

        张神农淡淡点头,手捋白须笑道:“苏凌,你家乡那位浮沉子,却是个高人,看得透彻,只是天下间有名人士我基本都知道,只是这个浮沉子是何许人也?无幸得见,实乃憾事一桩啊!”

        苏凌哈哈一笑道:“这浮沉子行事向来神龙见首不见尾,他身在一个名为纵横的组织,这个组织大神辈出,皆有开天、辟地、斩仙、降魔之大能也,纵横组织中的人手中皆拿一种名为键盘的武器,可谓是键盘在手,天下我有啊!”

        张神农脸上现出神往之色,看向苏凌的眼神更是不同,随道:“所谓,朝闻道,夕死可矣!既然如此大能者都说了,我觉得你不妨一试。”

        苏凌点头,张神农道:“今日我便连夜磨了那虺蛇胆,加上一些减轻你痛苦的中药,明日一大早,你收拾停当,穿着宽大的衣服,便到我的药庐找我吧。”

        苏凌点头问道:“为何要穿宽大的衣服?”。张神农笑道:“到时你便知道了!”

        张芷月仍是一副担心的神色,因为大家心中有事,这饭也就没了滋味,早早收拾了,便各自散去。

        第二日,苏凌早早醒来,向杜恒借了衣服来穿,杜恒本就壮实,他的衣服穿在苏凌身上宽大的简直像盖着个小被子。

        苏凌和杜恒来到张神农的药炉内时,张神农和张芷月早等在那里,张芷月眼中全是血丝,向来是一夜担心和操劳,根本没有合眼。

        苏凌颇有些心疼道:“芷月妹子,我服了药,估计要好一会儿才能好,你趁着这机会去睡一觉。”

        张芷月摇头道:“我不要,我得看着你。”

        张神农见苏凌来了,便取出一个小包打开,苏凌看了里面是如细沙一般的盈盈绿色药末,竟十分好看。

        张神农道:“这便是龙涎草加上老朽调配中药混合成的药末,昨夜阿月可是磨了一个晚上呢。”

        苏凌感激的看着张芷月,可张芷月只有满脸担心,缓缓道:“苏凌,待会儿你服了这药,但凡有一点感觉不对,一定要赶紧告诉我和阿爷,不要硬撑着,知道么?”

        苏凌点点头,张神农这才道:“好了,苏凌你到床上躺下吧,这药喝下,立时见效,我怕你到时连站都站不稳了。”

        苏凌闻言,忙躺在床上。张神农将药递给张芷月道:“阿月三钱山泉水,将药化开,喂苏凌服下。”

        张芷月接过虺蛇胆磨成的药粉,端起茶壶,那双手却颤抖不已,无论如何也倒不出里面的水。

        杜恒见状,忙道:“我来吧?”

        忽的,张芷月眼中坚毅之色突现,一字一顿道:“不,我来!他即使要死,也得死在我手上!”

        说着再不迟疑,将那茶壶中的山泉水倒了约莫三钱,将药末化开,又用朱唇轻轻吹了两下,方才捧着那碗药走到苏凌近前,心中忽的一酸,眼泪在眼眸中打转。

        苏凌想逗她一下,活跃下气氛,遂道:“你这会儿是不是该说,大郎,官人,该喝药了!”他这话一出口,才想到这个时代,根本没有那本名著,可话已说出,无法收回了。

        张芷月虽不知这话的出处,却听那话里有官人二字,心中一颤,只是她满是担心,顾不上害羞,颤声道:“你......还是死了好,什么时候了,还要占我便宜。”

        说着将碗朝着苏凌递去,可是每次都是几乎要挨着苏凌的嘴了,她双手便不住的颤抖,又生生将这药碗撤了回去,如此再三。

        苏凌知道她终究是太担心自己,只得出言安慰道:“芷月妹妹,无妨的,放心好了,等我真的能够脱胎换骨,我便带你走出这山谷,看看这大好的河山。”

        张芷月泪眸清闪,喃喃道:“你要记住你说过的话!”

        苏凌郑重的点了点头。

        张芷月方鼓足了勇气,将那药碗递到苏凌嘴边,苏凌没有半刻犹豫,一口饮下,入唇之间,腥苦无比。

        苏凌喝了那药,过了一会儿,却不见任何异常,张芷月的心稍稍安定了些,张神农也有些狐疑的看着他。

        苏凌淡淡一笑道:“我也没感觉如何啊?!”

        话音方落,苏凌蓦地脸色突变,五脏六腑之内感觉一阵接一阵,一阵比一阵强的翻涌滚滚而来,还有仿佛将心肝脾胃肾这些器官统统掷与熊熊烈火上炙烤的一般灼痛,他原本是半躺在床上,忽的啊的一声,整个身子直挺挺的躺倒在床上,紧接着,原本白皙无血色的肌肤,忽然之间呈现出妖异的火红之色,瞬间袭满全身各处每一寸肌肤,痛苦之感,无法形容。

        豆大的汗珠如雨落下,苏凌痛呼之声连连,整个拧成一团,连五官都有些挪移扭曲了。

        “苏凌——”张芷月和杜恒皆一步走上近前,张芷月神情凄然,恨不得躺在床上受苦的是自己。

        剧烈的痛苦使苏凌狂喊连连,声音中的凄厉,让人闻之心惊。甚至他以头撞向床沿,砰砰几下,那床剧烈的晃动不止。慌得杜恒要来按住他,张神农却急忙拦住道:“不要制他,他现在正承受那虺蛇胆的强横药力,如今他血脉和五脏都在被这药摧毁蹂躏,这番冲击之后,才能修复焕新,你现在冲过去制住他,他可能就此五脏炸裂,死在当时,他只有将体内被这药冲击所带来的的所有能量全部爆发出来,或许才能少些痛苦啊!”

        杜恒眼见,苏凌躺在床上,宛如疯魔一般嘶吼,手脚扑腾腾的乱抓,瞬间将身上的被子都抓开了好几个窟窿,心中实在不忍,转头推门跑了出去。

        那么大一个黑壮小伙,跑出屋中,竟朝着一块大石狠狠的不停挥拳,拳如雨下,不一会儿双拳便砸出血来,而杜恒却似根本感觉不到疼痛,仍然不停的砸着山石,只有这样,他才觉得心里多少舒服一点。

        忽的,门再次被推开,张神农脸现不忍之色,匆匆走了出来,坐在石凳之上,双眼微闭,一语不吭。

        药庐里面只剩下苏凌和张芷月两人,张芷月紧紧的抓住苏凌乱撕乱扯的手,眼中虽然是万般的心疼和担心,却仍然坚毅的望着苏凌,大声喊着:“苏凌,不要放弃,挺过来就好了!,挺过来就好了!”

        宛如白刃剜心一般的痛苦,让苏凌的手再次不管不顾的抓挠起来,张芷月握他的手,被他使劲一抓,五个指头狠狠的嵌入张芷月的手心之内,瞬间张芷月的白皙的手上渗出了殷红的鲜血。

        张芷月连动都没动,仍旧牢牢的抓住他的手,任凭他使劲,鲜血将两人的手染得血红。

        然而,那两只手仍旧牢牢的在一起,仿佛永远不再分开。

        直到最后,苏凌的嗓子也发不出声音了,只低低的喘息着,忽长忽短,抑压揪心。

        苏凌觉得自己的心智都要混乱了,他觉得自己现在仿佛被千百巨大的大锤不断锤击,每锤一下,都让他觉得心神肉体都四分五裂,然后好不容易的拼起来,又再次被那无形大锤轰击,再次粉碎。

        苏凌用尽最后一丝力气,断断续续道:“芷月妹妹,我承受不住了,我拜托你一件事,你去拿你阿爷的朴刀,给我一个痛快吧!求你了!”

        张芷月失声痛哭,摇头喊道:“不,我不要!我不要!我做不到,苏凌你要振作起来啊!”

        “啊——”的一声撕心裂肺的的惨叫,苏凌仿佛耗尽了所有力气,身体蓦地僵直,直挺挺的倒在床上,脸上异常的红色褪去,整个人若不是胸口还有些细微的起伏,怕是就是一个死人。

        慌的张芷月伏在他的身上呜呜大哭起来,喃喃道:“苏凌......你不要吓我.......你不要死啊,你死了,我便也不活了!”

        可张芷月话刚说完,昏昏沉沉的苏凌,忽然觉得身体里的每根骨头,仿佛被千万把锋利的刀一点一点的刮着,那种万刀蚀骨的感觉,不断的轰击着自己的神魂,让他再次痛不欲生,除此之外,他身体每处关节,都仿佛有千万只蚂蚁在疯狂的蚀咬,瞬间他觉得被推入了万丈深渊。

        蚀骨之痛,彷如一场永不醒来的梦魇。

        “啊——啊——啊——”苏凌的惨叫之声再次传来,闻之心惊。忽的苏凌全身骨节咔吱咔吱的作响,仿佛被扔进了油锅,瞬间沸腾一般的声音。

        苏凌忽然直直的从床上滚落在地上,在屋中翻滚嚎叫,身体重重的砸在石桌之上,那石桌轰的一声倒在一边。

        苏凌状如疯魔,忽的站起身来,摇摇晃晃的走到墙前,再不犹豫,狠狠的朝着墙撞去,砰的一声撞在墙上,被巨大的反作用力撞的弹回,跌倒地上,那苏凌仿佛失去了心智,忽的再次站起,发出阵阵惨呼,再次朝着墙撞去。

        若任由他这样,便是苏凌没有被这虺蛇胆折磨死,也会生生撞死。

        或许是这巨大的痛楚,让他自己毅然决然的用这种方法寻死,赶紧结束这种非人的折磨吧。

        张芷月再不犹豫,忽的冲向苏凌,伸出双臂,使出全身力气,一把将他抱住。

        苏凌此时仍旧不管不顾,或许心智早已崩塌,竟将张芷月也连带一起撞向墙壁之上,嘴中含糊不清的说道:“让我死了,让我死了吧!”

        “砰——”苏凌和张芷月双双重重的砸在墙壁之上。巨大的撞击让张芷月眼前一黑,可是如此,张芷月却将苏凌抱得更紧,眼中有泪,却从未有一丝的放弃。

        她抱着他,仿佛抱着整个世界,她怕她一松手,她的整个世界便从此消散的无影无踪。

        苏凌忽的气血翻涌,不顾一切的,突然张开嘴,狠狠的朝着张芷月的肩头咬去,重重的一咬,张芷月的肩头顿时血流如注。

        可是张芷月却连半点躲闪的意思都没有,就那般抱着他,随他死命的,狠狠的,发狂的咬着,浑身颤抖,却小声的,如哄着懵懂的孩童一般喃喃道:“苏凌,你这样好点的话,那便咬吧,这个咬掉了,我还有另一个.....只要你更好一些。”

        咔咔咔......如疾风骤雨,苏凌不停的撕咬着张芷月的肩头,仿佛陷入了疯魔一般。

        终于,暴风雨过后,苏凌似乎折腾的累了,也或许是那滔天的痛苦减轻了一些,他竟也紧紧的抱着张芷月,身体虽然还在不停的深深颤抖,呼吸依旧粗重起伏,却一动不再动了。

        “苏凌......快了,你马上就好了,一定要熬过去,芷月自爹娘死后,还从未踏出过这飞蛇谷半步,你答应过我的,等你好了,会带我看看外面的繁华,你要记得你的话,我等着你带我出去呢!苏凌,你快些好吧!”

        如泣如诉,摧人心肝。

        苏凌渐渐的似乎恢复了清明,虽然那痛楚依旧,却忽的低声喃喃道:“芷月......对不起.......我弄伤你了.,....芷月......”

        两个人就那般抱着,一个忍受着蚀骨的苦痛,感受着另一个人带给他的从未有过的温暖和希望。

        ............

        门外的张神农和杜恒听到里面的动静,心中亦如惊涛骇浪一般的难受,渐渐的那屋内再也没有任何声音了,张神农这才道:“杜恒,差不多了,咱们进去看看吧。”

        张神农和杜恒推门进屋,但见张芷月靠在床上,肩头血流如注,伤痕惊心,而苏凌在她怀中,双眼微闭,仿佛熟睡了一般。

        只是,两人同时注意到,原本苏凌穿着杜恒宽大的衣服,如今竟然似乎小了好多,苏凌的胳膊,腿都露在衣服之外一大截,胸前的衣服全数崩裂,那衣服反倒感觉小了太多。

        苏凌原本清瘦低矮的身材,好像蓦地长高了不少。

        张神农看了看张芷月满脸的泪痕和肩膀上的伤,不住的叹息摇头,叫张芷月下来包扎,张芷月却依旧那样抱着苏凌,怎么也不肯放手下来。

        张神农没有办法,这才走过来轻轻的撩了撩苏凌的眼皮,又给他细细诊了诊脉,眼中的担忧之色才渐渐褪去,长叹一声道:“苏凌大难不死,挺过来了,我方才已然探查过了,他如今已然脱胎换骨了,以后再不是那个病秧子了!”

        张芷月仍旧那样抱着苏凌,半信半疑的问道:“阿爷,你说的真的么?那为何不见他苏醒呢?”

        张神农一挑眉道:“你这阿月,怕是关心则乱吧,阿爷何时骗过你?这虺蛇胆药性那般强横,他身子骨又弱,这般折腾之下,岂能立马就醒来?只是,这虺蛇胆虽暴虐,但人体一旦接纳,恢复也快,我估计,到天色将黑,他便能恢复如初了。”

        杜恒和张芷月闻言大喜,杜恒走过来道:“张姑娘,劳你照看他,我这便去厨房里做点吃的,等他醒来指定饿了。”

        ............

        天色将黑,药庐的门缓缓打开,苏凌和张芷月手拉手的走了出来,张神农正在屋外石桌前闭目养神,杜恒正端着一大盘野味朝石桌上放,却看到二人出来,忙哈哈笑着走了过来。

        苏凌朝他笑笑道:“杜恒,害你担心了,我没事了。”

        杜恒兴奋之色溢于言表,因为他发现,苏凌的身高竟然比之前高了好多,整个人好像真的如重生了一般,感觉轩昂有力,脸上也有了精气神神采。

        杜恒哈哈大笑道:“苏凌,你这样,怕是苏大叔苏大娘以后见了你都不敢认了。”

        张神农转过头,笑吟吟的看着苏凌道:“哈哈,这才是风华少年,这才是血气方刚,老朽平生第一次用这虺蛇胆,你这样子,真真是圆了我生平一大愿望啊!”

        张芷月的肩头已然用纱布包扎了,看来应该是他们两个在屋中一起做的,只是张芷月要包扎肩头,必然要脱掉外面的衣服,只留小衣,可他俩......

        张神农哈哈大笑道:“阿月,这谁的包扎手艺如此好,便是连阿爷也用不上了!”

        一句话说的苏凌和张芷月脸皆红了。

        苏凌忙快步走到张神农近前,一躬扫地,感激道:“老先生再造之恩,无以为报!受晚辈一拜!”

        张神农将苏凌扶起,看了看苏凌,好一个气宇轩昂的少年,心下觉得自己的孙女果然没有看走眼,又看了看俏脸绯红的张芷月哈哈笑道:“苏凌,你真想谢我不成?”

        苏凌郑重的点头道:“当然是真的!”

        张神农这才笑吟吟道:“若你真想谢我,那便娶了我这孙女阿月,叫我一声阿爷,如何?”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25988/1236898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