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对弈江山 > 第二十九章 讲一个故事, 唱一首歌

第二十九章 讲一个故事, 唱一首歌

        南漳郡郡守府衙大牢。

        大牢内潮湿阴暗,说是人间森罗也不为过,幽暗之处,时不时闪过几个硕大的老鼠,竟似乎不怕人,吱吱的几声尖叫,又快速的淹没于黑暗之中。光线昏暗,只有石壁上挑着几盏油灯,毕毕剥剥的作响。除了这些,便是让人几欲作呕的臭气。

        苏凌和张芷月被关在一起,张芷月的头埋在苏凌的怀中,浑身微微的颤抖,脸上还挂着点点泪痕,看起来凄楚无比。

        苏凌十分心疼的紧紧抱着她,低声的说着:“芷月不怕,万事有我。”

        张芷月喃喃道:“苏凌我们会死么?”

        苏凌坚定的摇摇头道:“放心吧,有我在便是我死了,也绝不会让你有事。”

        岂料这怀中少女听了这话,身体蓦地抖动的更狠了,泪如雨下,忽的使劲的摇着头,带着万分恳求的语气啜泣道:“不,不要!苏凌,你不要这样说,上一个这样对我说着一模一样的话的人已经死了,可是他死之前还在拼命的保护着我!我已经失去了太多太多了,我不让你死!我不让你离开我!”

        忽的,张芷月失控一般,狠狠的抓着自己的头发,将头埋的更深,浑身栗抖,仿佛承受着无边的痛苦。

        苏凌见状,更是乱了方寸,他感受着张芷月栗抖的身体,将张芷月的脸庞轻轻抚起,眼前的少女泪光盈盈,眸中写满了悲伤。苏凌轻轻吻了吻她的额头,缓缓道:“芷月,苏凌不会死,芷月,阿爷,大家都会好好的活着。”

        张芷月这才似乎平静了许多,眼眸的泪光如星如梦,深深的望着这个眉眼坚毅的少年,喃喃的道:“真的么?你会好好的对么?你不会骗我对么?”她似乎小心翼翼的求证着,仿佛害怕一不小心,她好不容易看到的希望便会无声无息的熄灭一般。

        苏凌点点头,柔声道:“芷月,苏凌何时骗过你?我不会死,更不会离开你的。”

        张芷月重重的点了点头,将苏凌抱的更紧了。

        大牢无声,静的能听到两个人的呼吸。偶尔远处传来几声若有若无的惨叫声,听得不是很真切。

        好一会儿,怀中的张芷月才幽幽道:“苏凌,我们说说话吧。”

        苏凌轻轻嗯了一声,张芷月说道:“我给你讲个故事吧。”

        “有一个小女孩,喜欢穿一身浅绿色的衣裙,她天真活泼,最喜欢大声的笑,她的笑容被周围的人看到了,都觉得能够融化这乱世的苦难,她家里父母恩爱,对她也是疼爱有加。她还有一个对她非常好的阿爷。每次阿爷外出替人瞧病回来,都会从怀中掏出一把亮晶晶的糖果给这个小女孩吃,小女孩总会高兴的笑着,拿着这些亮晶晶的糖果分给阿爸和阿妈,一家人每天都过的开开心心的。小女孩大了点,家里人为了改善生活,便举家搬到了南漳郡。阿爷和阿爸阿妈医术高超,在他们的倡议下,南漳郡的医者们组建了一个医馆,名字叫做神农堂,阿爷、阿爸阿妈每日早出晚归,辛苦的为没钱看病的穷苦人家操劳。小女孩渐渐懂事,知道他们非常辛苦,于是她自己学着做饭,学着挑水,学着缝补,每次夕阳西下,阿爷、阿爸阿妈他们拖着疲惫的身体回来,小女孩都会做好一桌子的菜,等着他们回来大家一起吃饭。有时会等到很晚,小女孩就趴在桌前睡着了。”

        “芷月......”苏凌心疼的轻声唤着她。

        张芷月似乎闻所未闻,陷入深深的回忆之中,眼中更是他从未有见过的光芒,那光芒中的美好,让人心碎。

        “每天天刚亮,小女孩便早早起来,去挑水,一桶又一桶的挑,直到院子里的大水缸盛满了水。这便是他们一天的所用。就这样日复一日,小女孩和阿爷、阿爸阿妈平淡而幸福的一直过着。那个小女孩心里想,这样的日子一定会一直持续下去的,一直一直......”

        “直到那一天啊......”张芷月的神情忽的凄然起来,眼中的光芒也渐渐的消失了,“那一年的冬天好冷,大雪很早便悄无声息的降临在人间。那年的雪好大,到处都是白茫茫的一片。小女孩已经十三岁了,那个大雪纷扬的早上,阿爸阿妈起的很早,还有阿爷,小女孩还在被窝熟睡,就被叫醒,阿爸套了车,对小女孩说,一家人要离开家一阵子,到渤海州见一个大人物。”

        “大人物?是谁啊?”苏凌若有所思道。

        “那个大人物啊——呵呵”张芷月眼中满是恨意和嘲讽,“他的名字,那个小女孩一辈子都不会忘记,他叫沈济舟,大晋朝的大将军,渤海侯,他的小儿子病的厉害,不知听谁说小女孩家医术高超,便使人来请,原本阿爷他们不想去的,但想到是个孩子,便答应了。就这样,小女孩一家四口坐了车,在一队军马的护持下直奔渤海。”张芷月的神情幽幽,诉说着尘封多年,埋在心底的故事。

        “可是去渤海的路好长好长啊,小女孩一家在马车上颠簸了足足有十天,才到了渤海城,渤海侯府,在那里小女孩和阿爷,阿爸阿妈见到了那个患病的小男孩。那个小男孩好可怜的,骨瘦如柴,两眼无神,气息微弱。阿爷和阿爸立即动手,诊脉检查,后来还要施针,那个小男孩听到要扎针,哭闹着不愿意,那个小女孩走过去,拉着小男孩的手说,不哭,扎针一点都不疼的,姐姐陪着你。”

        张芷月忽的淡淡一笑,似乎想起了那个小男孩乖乖的样子,又道:“说来也怪,那个小男孩听了这小女孩的话,竟然乖乖的不哭不闹,阿爷和阿爸得以顺利施针,小男孩的病情暂时稳定了下来。”

        “后来啊,小男孩渐渐的好了许多,由于小男孩的病太复杂,小女孩一家就被留在了渤海侯的府上,小男孩天天向个跟屁虫一样跟在这个小女孩的身后,两人一起玩耍,一起吃好吃的,一起捉弄府上的下人,真的好开心好开心。那小男孩还带着小女孩去了海边,那是小女孩生平第一次见到大海。”

        张芷月的眼中无限向往,缓缓的说着:“大海真的好美,湛蓝湛蓝的,就像深邃的天空。那个小男孩对小女孩说,姐姐你说这大海里的鱼会孤独么?小女孩笑着说,大海里好多鱼,他们互相玩耍,一定不孤独。小男孩喃喃的说,是啊是啊,就像我一样,姐姐来之前,我好寂寞啊,现在姐姐陪着我,我一点也不孤独了,姐姐会一直陪着我的,对么?小女孩冲着他展颜微笑,使劲的点了点头。”

        “再后来......那小男孩的病最终是因为迁延太久,药石无用,回天乏术,他的身体也越来越差,到后来只能躺在床上,再也不能跟小女孩玩耍,可是他还是每天想念着他这个萍水相逢的姐姐,每当看到姐姐来了,就会从小小的枕头下拿出几个精致的小点心对她说,姐姐这是我偷偷藏得,你吃,你吃啊。”张芷月的眼中已然挤满了泪水。

        “阿爷和阿爸阿妈心里沉重,但也没有办法,他们把小男孩命不久矣的消息告诉了他的父亲,当今的大将军渤海侯沈济舟,沈济舟没说什么,只是当阿爷阿爸他们转身的时候,谁也没有注意到他眼中满是狠戾的杀意啊。再后来,小男孩终于还是带着对这个人间和对他这个姐姐的不舍死了,临死前,他还抓着小女孩的手,喃喃的说,姐姐,我死之后,你一定要跑的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你一定要记住我的话。”

        “姐姐,你不会忘了我这个弟弟的,对么?”

        张芷月神情哀痛,喃喃道:“那个小男孩就这样一遍一遍的说着,渐渐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还是睡着了。小女孩一直哭,一直哭,从来没有那么悲伤过。后来啊.....”张芷月忽的紧闭眼睛,似乎不愿回忆那段痛苦的往事。

        最终还是鼓起勇气缓缓道:“渤海侯,大将军沈济舟因为小儿子的死,迁怒于阿爷、阿爸和阿妈,将他们和小女孩一同下了死牢关了起来。就和......”张芷月呼吸越来越紧促,“就和这里一模一样,阴森可怖,血腥潮湿,暗无天日。”

        “这......这沈济舟妄称四世三公,名门之后,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怎能迁怒他人。”苏凌恨声道。

        “小女孩好害怕,好恨啊,她终于明白那个小男孩为什么临死前还在一直一直的说着让她跑的远远的,再也不要回来,因为这个小男孩明白他的父亲是一个多么少恩无情冷血之徒!”张芷月神色悲愤,声音凄怆。

        “终于,渤海侯下令,要小女孩和他一家人给死去的小儿子偿命,阿爸终于愤怒了,他本就武功不错,趁牢头不注意袭杀了牢头,救了我和阿爷,转头去救阿妈的时候,阿妈为了不连累我们,已然以头撞墙而死。小女孩的阿妈没了,那个最疼的阿妈再也不能跟她说一句话了。”泪水如线,点点落下,滴在苏凌的指尖。

        “阿爸顾不上阿妈,保护着小女孩和阿爷,冲出了渤海侯府,夺了一辆马车,向着城外大山飞奔,然而来到了大山深处,却也走不了了,那沈济舟为了保全他四世三公的声誉,竟派出他手下最精锐的杀手——渤海卫,魍魉司来追杀小女孩他们。”

        “什么!又是渤海卫,魍魉司!”苏凌眼中也现出愤恨之色,他还记得,他之所以坠崖,就是这魍魉司的追杀所致。

        “所以这便是你救我的原因?”苏凌问道。

        张芷月却恍若未闻,仍似讲故事道:“小女孩在马车里,害怕的缩成一团,她的阿爸紧紧的把她抱住,坚定地说,有阿爸在,小女孩绝对不会有事,便是阿爸死了,也绝不让她有事。”说着跳下马车,和那群恶魔杀手拼命,怎奈只有我阿爸一人啊,阿爸终于还是死在了他们的刀剑之下。只是阿爸临死前,仍奋力的朝着马后拍了一下,那马儿暴叫一声,不顾一切的冲开杀手包围,带着阿爷和小女孩向前狂奔。可是小女孩的阿爸还在那里,小女孩能够清楚的看到,阿爸倒在血泊之中,还朝着小女孩跑走的方向微笑,那笑容......小女孩一生都不会忘记。”

        “芷月......”苏凌心如刀绞,这个灵动的俏皮少女,这个暗自关心自己的少女,这个永远用最美的笑容感染着别人的少女,所承受的痛楚,是常人何止千倍万倍!

        他紧紧的抱着张芷月,从未有过的心疼。

        “后来啊,阿爷和小女孩被一个老爷爷所救,那个老爷爷说自己是什么忧阁的人,他一路将小女孩和阿爷送回了南漳郡,阿爷和小女孩回到家中,只是走时是一家四口,回来之后只剩下老少二人,阿爷望着空荡荡的屋子,放声痛哭,小女孩从未见过阿爷哭的那么伤心。小女孩也想哭,想要痛痛快快的大哭一场,可是小女孩明白,自己不能哭,自己就算有千种万种悲痛,她都不能哭,因为她还有阿爷要照顾,她整日悲伤哀切,阿爷要怎么活呢?”张芷月喃喃的说着,字字如血,字字如刀,扎在苏凌最柔软的心中。

        这个柔弱的少女,懂事的让人心疼。

        “后来啊,阿爷有些心灰意冷,这个乱世,人心凉薄,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阿爷便来到了飞蛇幽谷,和小女孩过着半隐的生活,除了郡里的穷苦人家找他看病,其他的人他一概拒绝。这个小女孩其实每天都不开心,每天都在思念自己的阿爸阿妈,可是,她只能把这些藏在心里,小心翼翼的将这些情绪全部包裹起来,她强迫自己笑,她强迫自己像往常一样,没事给阿爷吹吹笛子,跳跳舞。小女孩想,或许这样,她和阿爷才会忘掉那些锥心的痛苦吧!再后来,小女孩救下了,一条小青蛇,她会蛇语,才知道这个小青蛇和自己一模一样,阿爸阿妈都被坏蛋害死了。小女孩可怜这个小青蛇,便收留了小青蛇。以后的日子啊,小女孩和阿爷、小青为伴,渐渐的似乎忘记了那些痛苦。其实只有小女孩自己知道,那种摧人心肝的失去,怎么可能忘记,那是铭记到死的感觉啊,多少次小女孩从梦中醒来,望着清冷的月光,一个人低低的哭,她多想她的阿爸阿妈能在月光中走来,哪怕抱一抱她,她还会伸出手,手里是那些亮晶晶的糖果......”

        张芷月忽的看着苏凌,喃喃道:“苏凌,你知道么,那个小女孩就是我,张芷月!”

        苏凌点点头,环抱着她轻声道:“芷月,我知道,我从一开始就知道。”

        张芷月叹了口气,似乎自我安慰道:“那是尘封多年的往事了,其实我真的快要忘记了,只是,我怎么能够忘记!”

        她又看着苏凌道:“苏凌,当我阿爷说你告诉他你被魍魉司的人追杀,我便一下想到了我曾经的处境,所以,无论如何,我都要救你,当年,我救不了我的阿爸阿妈,可是你,我不想放弃,我也从未放弃!”

        “所以,苏凌,你一定要好好活着,一定,一定要好好的活着!”张芷月目光幽幽的望着苏凌。

        苏凌点点头,张芷月轻轻的将头靠在苏凌的肩膀上,似乎十分疲累,轻轻的闭上眼睛,喃喃的说道:“苏凌,我好累啊,我想睡觉,你唱首歌哄哄我吧,就像我阿爸一样。”

        “好,好,唱歌,苏凌唱歌给你听。”苏凌眼中泪光闪动,稍加思索,一首前世记忆中的老歌,蓦地浮现,虽然很老的歌,可苏凌觉得,那首歌真的很适合。

        歌声轻柔,苍凉而动人。

        “流浪的人在外,想念你,亲爱的妈妈,流浪的脚步走遍天涯,没有一个家,冬天的风啊,夹着雪花,把我的泪吹下......”

        泪水再也止不住,夺眶而出。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25988/1236898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