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对弈江山 > 第三十一章 《神农伤寒杂病论》

第三十一章 《神农伤寒杂病论》

        飞蛇幽谷。

        距那场风波已然过了十几日,飞蛇幽谷早已恢复了往日的安宁。

        只是张神农毕竟上了岁数,经这一折腾,倒是病倒了,张芷月和苏凌衣不解带,寸步不离的照看,总算是病体好了许多。然而,张神农经此一事,早已心灰意冷,自愿让出了神农堂首席的位置,打算就此终身隐居在飞蛇谷中,再也不出世了。

        苏凌和张芷月知道张神农心中不快,苏凌便将他那一世的笑话编成这一世的语言不时讲给张神农,好开解开解他,张芷月也总是吹笛跳舞,让阿爷心中高兴一点。

        杜恒每日山中打些野味,四个人围坐一起吃喝,倒也平静惬意。

        这一日,正是八月十五中秋佳节,四人围坐院中,赏月吃喝,闹了一晚上,张芷月和杜恒先去睡了,苏凌见张神农兴致不减,便留下来陪他。

        张神农一手端着酒碗,眼睛望着天上如玉盘的圆月,眼中忽的迷离忽的忧伤忽的闪动着光芒。苏凌知道他心中有事,替他斟了一碗酒道:“阿爷可是心中有未明之事,不如说给小子听听。”

        张神农似有犹豫,却还是叹口气这才道:“苏凌,阿月爹娘的事,阿月已经告诉你了吧!”

        苏凌点了点头,张神农眼现凄凉,半晌方道:“想我张氏一门,虽然不是什么高门望族,却也可以称得上杏坛妙手,只是,这医术再高,又有何用,前有阿月爹娘惨死四世三公自诩名门清流的沈济舟刀下,后有老朽被小人算计,身陷郡府牢狱囹圄。想我张神农半生飘摇,所作所为,皆为天下病苦百姓,可是到头来落得一个什么结果呢?”

        说罢,猛地喝了碗中酒,神色颇有些激愤道:“原以为世道大乱,乾坤倒悬,我凭身怀高超医术,医不了国,救这天下百姓便是大善,后来虽力不能及,但想着守护一郡百姓,也不负我满腔热血。到头来,赤血炎凉,我如今隐退,远离喧嚣,空有一身医术,却要带进棺材之中了啊!”

        苏凌颇为同情的点点头,想了想有了主意,这才道:“阿爷,我曾说过,我家乡有一隐世高人名浮沉子的,阿爷可还记得。”

        张神农点了点头。苏凌道:“曾经,小子也有过如同阿爷这般心灰意冷之时,便寻了那浮沉子倾诉肺腑,浮沉子曾言,这千般万般之错,不在百姓,不在士农工商,这错只在乱世,这世道天下大乱,有点本事的,不思救民于水火,解围困于倒悬,却各存了私利欲望,争战不休,称王称霸,野心勃勃,乱哄哄你方唱罢我登场,又有几人将家国二字放于心中的?乱世的原罪,便是蒙了百姓良善之心,寒了赤子热血。这天下,这世道病了,已然病入膏肓。”

        张神农闻言叹道:“一语惊醒梦中人啊,到底是高人,浮沉子所言字字金石啊!”

        苏凌趁热打铁,继续编道:“浮沉子告诉我,先古时期,曾有一大贤,原本也是杏林高手,一如阿爷这般想要凭医术救这乱世于水火,奔走于百姓之间,然而到头来,竟也落得一个热血凉薄,寸步难行。这大贤倒是看透了这世间,这天下百姓都病了,还病得不轻,仅仅治愈他们的身体病痛,远远不够,他们的病在于其心、其神、其魂!因而,他终于弃了那医术,著书立传,以先贤之思想,教化世人。先古那个时期,世道风气在他的身先士卒影响下,热血男儿、普劳大众方如梦方醒,在先古建立不朽盛世啊!”

        张神农闻言,眼中流露出向往神色,感叹道:“不知这先贤可是那浮沉子么?”

        苏凌摇头道:“那是先古时代,我等对那个时代知之甚少,浮沉子曾说过,这先贤大名姓周,名鲁,字树人也!”

        苏凌满口胡诌,心中默念还望这位先贤莫怪,要怪就怪那为浮沉子去,自己不过想宽慰张神农的心而已,跟自己可没半点关系。

        张神农满是感慨的点点头道:“苏凌,你可有志向么?不知想不想要学医啊?”

        苏凌点点头,忙道:“我自然是想学医,只是小子不知道有没有那个天赋啊。”

        张神农哈哈大笑道:“蛇衔草、银环蛇、六味地黄丸你都知道,还说你没有天份?离忧山轩辕阁下弟子,何故如此自谦呢?”

        苏凌老脸一红,总不能说他有度娘,只得道:“那也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小子对这医术虽不能说不懂,但真的如寻常人差不了多少。”

        张神农笑道:“我已然老了,经这许多事,已下定决心,决计不再踏出这飞蛇谷半步了,我有意将我满身医术传给你,你将来继承我的衣钵,怎样?再者你对阿月的心我也是知道的,到时候你跟阿月便在这南漳郡中救济百姓,也可富足度日,你看如何?”

        苏凌先是一怔,眼中划过一丝不易觉察的难色,郑重道:“阿爷您传我医术,是抬举我,我心中自然是欢喜的不得了,只是......”

        张神农一捋胡须道:“只是?只是什么?”

        苏凌郑重道:“阿爷的医术我可以学,但是却不想成为谋生的手段,小子方才说过,只救一人,如何能救天下?这医术学了,我想着定有救人的时候,只是小子如今虽然微末,但是小子还是想去这天下闯一闯的。”

        张神农并不意外,淡淡笑道:“那阿月怎么办?你若想去这天下走一遭,阿月怎么安置?你若是不娶阿月,却让她如何自处?你也知道阿月是认定了你的!”

        苏凌脸色一暗,半晌方道:“这个......小子也还未想出万全之策,但是给小子一些时间,小子或可能想出来法子,只是,眼下有一要紧事,我想这才是阿爷应该去做的。”

        张神农叹息了一声道:“也罢,只是希望你小子莫要负了阿月啊,你说一说,什么要紧事啊?”

        苏凌道:“著书!”

        “著书?”张神农有些吃惊,疑惑道:“老朽不过一介杏林,又不是大儒,虽然中过举人,但也不会写什么好的文章,怎么要著书呢?”

        苏凌忙道:“倒不是让阿爷写些文章,而是小子想到,阿爷也感叹您一身医术无人继承,恐失传了,所以想传给我,只是,小子在这一途到底如何,还未可知,所以小子有一个大胆的想法,不如阿爷在这谷中著书,写一部医书出来,这医书上可写世间所有药材所用之妙法,亦可写世间伤寒杂病如何救治之法,人有寿限,书可传千秋万代,这也是救世之法啊!”

        张神农静静的听着,眼神逐渐热切起来。

        苏凌又道:“阿爷,您授我医术,也需时日,小子有天份最少三个月,若不成器,也要一年半载,才能初窥门径,不如白天您教我,晚上由小子从旁协助,专著医书,岂不两全其美。这些日子说不定我也能想出娶阿月和闯天下两者兼顾的法子啊!”

        张神农心中已然惊涛骇浪,忽的站起身来,鼓掌大笑道:“大善!大善!苏凌,若此医书能成,却是一件天大的好事啊!咱们说干就干!”

        说着,竟来了万种精气神,颇有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架势,几步走进屋中,取了纸笔,在院中石桌上铺了,朗声道:“苏凌,掌灯!”

        “好嘞!”苏凌再不耽搁,取了蜡灯,将石桌方圆照亮。

        一老一少,在烛光下的身影,蓦地高大起来。

        “可这医书的名字叫什么好呢?”张神农一时之间,犹豫不决。

        苏凌稍加思索道:“阿爷,您名神农,又写的是天下伤寒杂病,不如就叫......”

        “《神农伤寒杂病论》!.......”

        张神农和苏凌哈哈大笑起来。

        但见张神农略微思考,顷刻之间笔走龙蛇:“大晋南漳张神农曾遍历山河江山,历人间至亲多杂病缠身,药石无用,凄凄切切,摧人心肝,余乃怪当今居世之士,曾不留神医药,精究方术,上以疗君亲之疾,下以救贫贱之厄,中以保身长全,以养其生。但竞逐荣势,企踵权豪,孜孜汲汲,惟名利是务,崇饰其末,忽弃其本,华其外而悴其内。皮之不存,毛将安附焉?卒然遭邪风之气,婴非常之疾,患及祸至,而方震栗;降志屈节,钦望巫祝,告穷归天,束手受败。赍百年之寿命,持至贵之重器,委付凡医,恣其所措。咄嗟呜呼!

        世间凡夫走卒,贫苦饿殍者众矣!晋立国以来,传至当今圣人安帝,世人因病患死亡者,十又七八。感往昔之沦丧,伤横夭之莫救,乃勤求古训,博采众方,虽未能尽愈诸病,庶可以见病知源,尽余绵薄之力,舔为功德......”

        多年以后,世间医者多读《神农伤寒杂病论》,皆感佩于心,泣涕当哭。

        这本《神农伤寒杂病论》,成了医者们神圣不可亵渎的经典。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25988/1236898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