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外星人穿越到地球 > 10、针尖对麦芒

10、针尖对麦芒

        今天问题明摆着无需赘述,李.志芳内心远不是表现的样子就此罢手,而是觉得自己岁数大,很多事情面对晚辈想管也管不了了,唯有背后先询问清楚再考虑其它。

        毕竟,整件事情还没搞清楚弄明白,她不想单凭自己是非观,先入为主在此胡乱指责尹托的人。

        这取决于尹托遭遇大灾难刚从鬼门关捡条命,再加昨日体内那些怪毛病痊愈以后,当前处于观察状态无法预判好与坏必须谨慎处理不出纰漏。

        最重要的,反而是想管也得人家愿意听啊!

        先拿胡秋兰说吧!李.志芳在私底下早已阐明观点,她不希望女儿把尹托单独留在家,一句既简单又非常真实的话怕出事情。

        可反复唠叨的结果呢?从头到尾人家两个耳朵全听不进去,还嫌烦嫌啰嗦。

        对于尹托擅自动手挖房前坝子的事情,李.志芳脑海里有本账不显糊涂,真要没顾忌莽撞插手管的话,弄得有好有歹的到时候又找谁为自己评理去?八九十岁的老龄人哪里经得起瞎折腾……

        眼前事情不管多重要先打电话问清楚再慢慢说,她好不容易返回到家里,一进屋顾不上和老伴打招呼,先几大步走到角落拿起手机,再以最快速度翻出存的号码拨通女儿电话。

        无需人与人之间的客气礼让,她开门见山直接凶道:“尹托动手在家里挖坝子,讲你找人信迷信,对方发现房前坝子底下藏有不干净的肮脏东西需要挖起来丢出去,这种操作你事先有没想过挖松屋基会导致房子坍塌?真没其它解决办法?”

        “妈妈,你和我气冲冲的讲啥呢?尹托即使没事做也不可能随便乱挖自家坝子呀?”

        劈头盖脸挨训斥的胡秋兰,她应答完似有所悟又赶忙更正道:“尹托满嘴胡言纯粹撒谎,你和爸爸快些抄家伙跑前去恐吓阻止下,水泥坝挖坏以后又要花很多钱才能弄好的,咱家原本就缺钱不可以任凭脑袋发烧瞎胡来……”

        谁料她嘴里话仍在往下讲述着,对方懒得听硬生生强制掐断了连线。

        这下彻底搞好,她算是六神无主急红了眼,也顾不上四周围投递过来的怪异目光,自个儿收起手机慌忙起身离开靠近玻璃窗的座位。

        在车里径直向前走几步,她同开车的

        (本章未完,请翻页)

        司机说:“我家里出点事情不走了,先帮忙停下。”

        司机没搭腔,却听话的把中巴车停靠在边沿位置,随即启动按钮打开车门。

        只是几步走下中巴,胡秋兰拖着行李箱环顾下左右疾驰而过的车,她嗅到茫然拿起手机给尹托拨打电话,未曾想忙碌来忙碌去反复好几次都是无人接听状态。

        为何会变成这样子呢?

        真是个奇了怪了。

        先设法拜托熟人就近找辆车开回家去看看再说。

        刚才电话中母亲摆明和我发脾气。

        前面决定单独把尹托留在家,那也是迫于现实做出的无奈抉择。

        哎,现在整出个远超预料的奇葩事情,谁又愿意看到啊?

        看样子,唯有听从母亲建议把尹托带出门去。

        口袋里面原本就没有钱,又得想破脑子省吃俭用替自家子女花冤枉钱。

        我家养儿养女怎就如此不省心不容易呀?

        ……

        手里手机拨打出去的电话通了,胡秋兰赶忙停止满脑子乱七八糟的想法调整下呼吸,她望了望旁边庄稼地开口咨询,“你家用来出租的车有没有人开走?我眼下有事借用下行不?”

        “在我家门口后面停着的,自己前来开嘛!”毛杜中内心似乎非常喜欢听别人借车的电话,他充满磁性的男中音从手机那头传出显得很敷衍很随意,又不丢失人的诚恳厚道。

        今天的胡秋兰,她倍感焦躁的忐忑之心早已丧失掉以往细腻,听不出掺杂其中的好坏,只知道紧随其后又迫不及待的说:“租金问题老规矩吧?你不能涨我价的。”

        “我老家和你挨着算是早不看见晚看见的几个熟人,我哪敢不长眼睛坑你嘛!”

        毛杜中倒是不磨叽,他直接性很爷们的打开窗户说亮话,“你只管前来大胆开车,我到时候尽可能多给你实惠,毕竟熟人熟事的还要长期打交道。”

        听着高兴,但胡秋兰认知里并没觉得有啥优惠。

        为了急着赶时间,一看原有租金的价格没啥变化顿觉省心省事儿,她说:“我在你家附近相隔不远,最多十分钟到你家门口开车。”

        然而事件始作俑者尹托的人,自从被姥姥无意中发现他在挖房前坝子,迅

        (本章未完,请翻页)

        速调整既有策略不管挖起的泥土,直接讲速度挥舞铁锹把泥土堆放在坑边即可。

        相对于周围普通男人,他力气比较大,又恰似台机器很快很精准的向下挖出几公分。

        只是手脚再快也赶不上姥姥背后带着姥爷气势汹汹折返的速度。

        隔老远,李.志芳手里挥舞着木棍子就冲尹托大声吆喝起来,“该死的混账东西,今儿个非要亲自打断你的手和脚,看你私下还敢乱搞破坏不?全天下都没有你这种败家子挖自家坝子的。”

        先停止干活,再扭头向声音望过去。

        尹托视线里出现姥姥恼怒到极致的恐怖神情,自然不敢硬碰硬蛮干,一丢手里铁锹朝另外的方向爬出坑,独自瞄准两块菜地边沿的羊肠小道夺路而逃。

        远后,他感觉安全了才回头说:“姥姥,您不要生气,我这是为您能过好日子在努力挣钱。”

        “你为我努力挣钱?”

        李.志芳心底下越发有了火,“一块好好的坝子,让你三两下工夫硬生生整出个窟窿,如今问题全落在我头上,我哪里背得起你扣的黑锅?”

        自始至终都尾随在后面,胡克穷流露出的神情举止显得不慌不忙。

        当他意识里察觉自己老伴浑身气到了极点,立马开腔劝解道:“发啥脾气嘛!胡秋兰生养的儿子,让胡秋兰自己等下慢慢操心,吃闲饭要有吃闲饭的觉悟。”

        “你个老家伙就是缺心眼儿。”

        李.志芳胸腔里未能散发出去的火气顿时转向老伴,“你少讲两句没人会把你当成个哑巴,尹托身体刚恢复就开始瞎整,长期下去岂不彻底乱套。”

        胡克穷仍旧老样子不急不躁做解释,“胡秋兰不是马上赶回来了吗?你在急啥呢?”

        在远处的尹托,两耳听着姥姥姥爷为自己吵嘴有些难为情,他出言阻止,“不要争了,我实话同你们讲吧!今天挖坝子单纯是嗅觉感应到下面藏有银子,只想挖起来改善下目前的拮据生活。”

        “你竟然还有脸和我们继续撒谎瞎胡闹。”李.志芳再次气炸气晕了头。

        手持木棍子向尹托迎面投掷去,未曾想情绪激动手臂挥舞过猛,她倾斜的身躯没如想象般控制好重心,整个人结结实实摔倒在坝子。

        (本章完)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25995/1232292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