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外星人穿越到地球 > 11、无休止的攻击

11、无休止的攻击

        目睹姥姥在眼皮底下摔跤,尹托整颗心悬于半空不由得咯噔两下,同时间意识到出了大问题。

        一着急脑子里啥也顾不及多去计较多去思考,他不耽误几大步飞也似的疯跑回去,“姥姥,您咋的不小心些呢?我不跑了,现在就站您面前让您出气。”

        可此时此刻,李.志芳已处于昏迷状态,她趴在坝子没了声音。

        胡克穷蹲着身子,他搀扶李.志芳,双手伸前去反复尝试几下都是个力不从心未能如愿。

        当看到尹托出现在他的背后,立马松开老伴大声指挥道:“你力气大,快些把你姥姥抱起来查看下具体情况,由我负责打电话叫下镇上的救护车。”

        先前挖坝子的事情似乎抛到九霄云外被彻底遗忘。

        显然,即使不被忘记又能怎么样呢?目前形势早已注定先得想办法救人。

        尹托不含糊手脚利索,他抱起姥姥放到大门外用以乘凉的椅子,随即单凭肉眼翻来覆去查看发现前额及侧脸位置有两处轻微擦伤,再是右手腕关节骨头出现较为明显的撕裂迹象。

        该怎么处理呢?

        首先想起前面受伤以后悟出的疗伤办法,尹托尝试着暗自调整好呼吸从体内向外面发力,几缕微不可查的无色亮光,直接通过他的手指渗透到姥姥肌肤。

        几秒时间转眼即逝,无色亮光先汇集在李.志芳右手腕关节处的骨头,自带灵性开始修复受损的骨质和骨膜,最后是周边外围的血管及其它组织。

        反观李.志芳仍旧是先前昏迷状态没丝毫苏醒的意思,但脸庞神情浮现出享受的样儿。

        尹托从旁看过去自然是越发高兴越发干劲十足,再加前面已有为自己疗伤的经验,很快掌控主动权,一处处根据受伤程度的不尽相同,全富有针对性的小心翼翼的修复起来。

        大约耗时分把钟的样子,他浑身虽累成个汗流浃背疲惫不堪,却是满满成就感很爽很舒畅。

        旁边坝子,胡克穷费尽九牛二虎之力好不容易联系好镇上救护车,他转身快步到大门外摆放椅子的位置,看几眼满是焦急的询问:“尹托,你姥

        (本章未完,请翻页)

        姥没事情吧?刚醒过没?”

        “依我看应该没啥大问题。”尹托不藏私,单手擦下额头汗渍给出自认为准确的判断。

        从实际情况着手分析真像那么回事儿,他刚才不光努力给姥姥修复了几处伤,还暗地里自作主张不遗余力的悄悄给姥姥浑身气血做了次全方位疏通。

        非要认真了说,他觉得姥姥的现有身体相比原先起码强壮了好几倍。

        预估准确没出现错误,在他转身同胡克穷讲话的时候,李.志芳已恢复意识睁开两只眼睛。

        视线里,李.志芳首先看见头顶天空的蔚蓝色,紧随其后发现自己躺在椅子,左侧边沿挨着站着浑身上下都欠揍讨打的人儿。

        前面摔跤倒地的镜头重新返回脑海之中,她又是个火冒三丈怒不可遏。

        不管三七二十一,她用力从躺的椅子上蹦起身来,直接扬起两个拳头朝尹托打过去,“你个背时娃儿,刚害我不小心摔了跟斗,今天趁我跑得动非要打死你不可,不然将来真没人管得了了。”

        真是个好心得不到好报活该受气。

        尹托急了眼,迈开两条腿向侧面闪电般的胡乱逃窜。

        远后,他停下脚步站在路中间满脸委屈的回头,一副无奈是些心有不甘的反驳道:“姥姥,刚刚要不是我把您身上的伤治好,现在恐怕还处于昏迷状态没醒呢?恩将仇报不行的。”

        “你话里意思你是神医,我应该烧香祈福感谢你的大恩大德。”

        李.志芳听到国际笑话似的彻底无语,“你真当我三岁小孩子哄啊哈,我看你病得不轻应该看医生,满口胡言只怕鬼都不会相信你的吹牛调子。”

        “你安分些好不好?”

        又瞧见老伴抓起坝子上泥巴投掷尹托的人,胡克穷看不下去出言阻止,“尹托擅自乱挖坝子的做法虽不对头,但你刚才摔倒在地,确实是人家把你抱到椅子上的,半天时间没能缓过劲儿,这足以证明你的现在真心老了,那副身子骨经不起折腾。”

        “这还不是尹托招惹出来的。”

        李.志芳不服气,她反口指责自己老伴,“你

        (本章未完,请翻页)

        天生就是个不成气拖后腿的东西,对于眼前的是非问题不帮忙教育尹托也就算了,还尽讲我这不好那不好。”

        “我内心出发点不都是为你好吗?”

        胡克穷苦着脸略显底气不足的为自己竭力做辩护,“看不顺眼讲几句不就得了,喊打喊杀的真要摔出个好歹来谁替你负责?一旦磕到碰到还不是你自己倒霉遭殃。”

        显而易见的事情,刚才尹托蹲着给姥姥疗伤,在他眼里看来那些动作无法同疗伤挂钩。

        脑海深处,他早已认定自己老伴出现昏迷状况单纯岁数大,一时半刻没能缓过劲儿,讲到摔跤身体肯定没受伤,总之老伴的快速苏醒和尹托没半毛钱关系。

        仔细想下获得如此效果也不足为怪。

        单从认知水平谈事儿,尹托的疗伤手段颠覆掉想象太过匪夷所思。

        对于胡克穷所经历的人生而言,哪里敢去相信。

        尹托明白隐藏其中的道理,也清楚自己没有办法解释超越常人范畴的能力,但事实摆在眼前依旧有必要替自己说明下,从而证明自己无辜没有乱胡来。

        无视两位老人夹枪带棒没完没了的争论,更加不愿提及自认为有功又难以讲清的疗伤话题。

        一浮现刚挖坝子的种种真实想法,尹托自顾自大声说:“请你们先相信我好不好,我挖坝子是嗅觉感应到底下藏有大量的银子,现在不挖已经挖了,让我再挖几公分不就真相大白了吗?”

        而此时,胡秋兰开着车紧赶慢赶总算回来,她把车停在不远处路口,一离车看见自家房前坝子里堆积如山的泥土,整个人顿时气炸气哭。

        啥也顾不上了,她哭天喊地朝自家房子疯跑,“我上辈子做了何种缺德事儿,今生才会有个尹托来折磨我呀?老天爷啊!还要不要我像个人样子好好活下去?常年累月省吃俭用刚弄好坝子,又让我跑去哪里攒钱填补眼前造成的损失……”

        李.志芳听闻声音扭过头,丢开老伴手指尹托是副余怒未消的拼命拱火,“你回来的正好,我倒要看你现在如何收场,不听我的话,好好的水泥坝挖坏岂止损失钱。”

        (本章完)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25995/1232292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