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医女倾城:邪王,一宠成瘾 > 第1614章 着实怪异!

第1614章 着实怪异!

        熟悉的嗓音传来:“若是想问朕是个什么态度,何不亲口来问朕?”

        一语起,惊了一殿的人,齐齐转移视线,才发现冷君遨正傲然立在殿门口,一双眼盯在赵婉兮身上,眸底情绪诡谲难测,隐晦万千复杂至极。

        而守在殿门口的两个小太监则是爬伏着以头触地,大气都不敢出。

        私下理智是一回事,见到本人,则又是另外一回事,果然是禁不得念叨,看到视线当中那张脸,赵婉兮神色蓦然一沉。

        一句你来做什么,差点便脱口而出。

        想想,又忍住了,反而顺势起了身,朝着这边恭恭敬敬地屈膝遥遥行了个礼。

        “臣妾,叩见皇上。”

        不过是简单的动作,可一举一动愣是充满了无尽的疏离,看的冷君遨眉头都快拧成个疙瘩。

        大概是心里边实在是不大痛快,冷君遨紧着眉眼大步上前,也没顾及赵婉兮轻微的挣扎,一把拉住她的手,扯着捏在自己掌心里。

        感受到那份实实在在的触感,顺势将人给扶了起来,他眉梢才有了丁点的笑意。

        “皇后不必多礼,让人给你更衣,随朕去趟长菁宫。”

        至于之前的话题,却是半字不提。

        多大的人了,行为举止竟然还跟个小孩子似的,幼稚的可以。尤其是这种固执地非要拉她的手的动作,按着帝王的身份做来,就更加让人忍不住想笑。

        好在,早就看惯了此人的厚脸皮,赵婉兮倒是没怎么排斥,心底甚至还有轻微的熟悉亲近感。

        而提到长菁宫……

        赵婉兮第一个感觉不是吃醋,脑海中只当机立断地生出一个念头来:“莫约那边又出了什么事儿?”

        随即想到去探望冷昱麟回来的石榴说,太子殿下偷溜出去的那日,曾带人逮住了刺杀他的刺客,暗里又有了新的计较。

        抬眸去看,近在咫尺的男人眸底似乎有许多复杂的东西在交织着,让人很难一眼看透。但是具体都有什么,却又没法深究。

        不过是眨眼的功夫,又将他平息了所有,之余一片淡定。

        “怎么?皇后可是不肯?”

        喜欢了他不正经的模样,这会儿半严肃说话,还真觉着……怪异。

        暗暗瞥了下唇,赵婉兮这次可没迟疑。

        “去,为何不去?烦劳皇上松手,臣妾去收拾一二。”

        看这架势,长菁宫明显是有戏看啊,作为一个合格的吃瓜群众,这样的事情,怎么能不去凑热闹呢?

        显然赵婉兮的应允完全在冷君遨的意料之中,见她点头,倒也没有多少意外,只是提到松手,非但压根没有那个意思,反而还握的更加紧了些。

        便是连嘴角,都终于隐忍不住,浮现出了丝丝隐秘的笑意来,整张脸有种雨过天晴的即视感。

        “罢了,既然是朕开口相邀,少不得还要再辛苦一二,亲自动手了。伺候皇后娘娘更衣,想来也不是什么难事儿。”

        赵婉兮:“……”

        这人,脸呢?

        “还是算了,不过是同皇上切磋一二,便有御史台言官说本宫有失妇德贤良,连奏请废后的都有,倘若让皇上更衣再累着您,那我岂不是罪该万死?”

        “无妨,这是闺中之乐,那些个老顽固,他们不懂。”

        “……”

        几日前还是剑拔弩张的两个人,因为关系紧张,阖宫上下私底下甚至都传出了不少的流言来,都在暗自猜测,这琼华宫,是不是要易主儿了。

        一来二去的,就连琼华宫的人,这里头也是慌了。

        然而现在……又是个什么情况?

        两人不过就是说了几句话,语气依旧还是带着阴阳怪气的味道,但是这场面,怎么是怎么看,怎么就让人觉着,分外和谐?

        莫不是集体眼瞎了?

        两个无良的主子相携离去,留下一众懵逼的宫人,反差太大,有点儿接受不能,你看看我我望望你,眼底脸上无一不是疑惑的神色。

        当然了,不管是闹腾也好,亲昵也罢,都是主子们的事儿,还轮不到他们做奴才的来议论,一个个眼观鼻鼻观心,只当自己是个没有感觉的木偶。

        不过心底里,却是个个忍不住高兴。

        做主子的荣宠,做奴才们的,免不了也要跟着沾光,瞅这架势,皇上分明还是舍不得苛责娘娘的嘛。

        不愧是放在心尖上的人,即便是做了再怎么放肆的事情,也照样一笔带过,这一回出了琼华宫,可要好好耀武扬威一番了。

        顺利解除了连日的低气压,琼华宫的宫人们嘴角的笑容,都有些要压不住了。

        跟此处比较起来,长菁宫的气氛,则又是另外一种状况。

        自从和亲进宫,对欧阳华菁来说,这还是第一次听到赵婉兮终于被苛责的消息,何止是不容易,简直都是千年难遇。

        往日里纵使她使尽了手段,也不能离间那两人分毫,不成想这临了临了放弃了,竟然还能有这样一个意外?

        虽然不曾亲眼得见,但是跟冷君遨动手,赵婉兮当时的状况,还是可以猜想一二。

        这等大事,莫说是做主子的,便是连长菁宫的宫女们,也是忍不住喜上眉梢幸灾乐祸,尤其是贴身伺候的几个,就更加别说了。

        “主子,那皇后娘娘不知好歹,这次可是跌了个大跟头,奴婢可是亲眼所见她被太皇太后宣进了慈心宫,出来的时候,那脸色精彩的很呢。”

        “恭喜娘娘贺喜娘娘,等到皇后被贬,届时这宫中,便以娘娘为尊,独占宠爱的光景指日可待,娘娘可要好好赏赏奴才们,也让奴才们沾点儿喜气才是。”

        长菁宫跟琼华宫结缘由来已久,连同宫人们也暗中较劲儿,此刻能落井下石,自然不放过拍主子马屁,好让她高兴的好机会。

        按照就冲着两人结下那么大梁子的架势,以及欧阳华菁誓要做皇后的心,听到这样的话,她本该是兴奋异常才对。

        事实上,一开始,她也的确是笑的得意,一连说了好几声:“赵婉兮,你也会有今天?”

        不过很快,她便又有些心不在焉起来。

        看出她的神情有些不对,春桃也不敢再造次,挥手便撵退了众人,只自己一个独自留了下来。

        “罢了,都下去罢,主子荣耀了,又岂会亏待了你们?先做好分内的事儿才是要紧。”

        完了,又回身倒了杯茶过来,亲自递到了欧阳华菁手上,方才小心翼翼地开口询问。

        “主子……可是有心事?”

        何止是有心事,不问还好,一问起来,欧阳华菁面上的忧虑便更加浓烈。细细地啜饮了一口茶水,交回给春桃去放下了,复朝她招招手。

        “你且附耳过来。”

        “主子?……什么?主子的意思是,怀疑……”

        “并非本宫怀疑,而是近日来,这心里总觉着不踏实。秋杏不也说了,那天晚上,宫里头不太平么?”

        能将七决那样的高手逼到狼狈的地步,还受了伤,应该也不仅仅只是不太平这么简单的。

        “本宫目前尚且还没有真凭实据,但……总有一股子不详的预感。”

        那日七决匆匆来告辞,说要先出宫去,原本也是不错的权宜之计。依着他的身手,欧阳华菁信心不低,想着他或许能够全身而退。

        只是这心里头,总不得劲儿。

        感觉不好,自然也就忍不住回想,他若是万一失手被擒……

        这个念头才刚刚浮现,欧阳华菁右眼皮就狠狠地跳了一下,正准备再叮嘱两句,让春桃出宫去打探七决是否无恙顺利出宫的事儿,一道高亢的唱喝便响了起来。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

        以前的欧阳华菁,时时刻刻最想听到的,就是这道声音,但是心心念念,却经常盼不来。哪知此时终于听到了,想象中的欣喜没有来,整个人反而僵住了。

        一张俏脸隐隐发寒,眸底更是闪烁着尖锐的寒光。虽然没有直接宣出口,可欧阳华菁眉角眼梢那股子蚀骨的恨意,怕是就连瞎子,都能感觉得出来。

        猝不及防地被自家主子突然变脸给狠狠地吓了一跳,春桃脸色一白,及时察觉到了不妥。生怕欧阳华菁失了仪态,赶紧大着胆子在她袖子上扯了一下,悄声唤她。

        “娘娘,您醒醒,快醒醒啊。这会儿可不是发呆的时候,皇上来了。”

        自从上次搜宫之后,皇上就再也没在大白天来过。尤其是那一次闹得很不愉快,还死了心儿,她就焦急不已,生怕自家主子再触怒了圣颜。

        春桃故意提“皇上”两个字,也是存了给主子提个醒儿的意思,至于逐月,因着来的比较隐秘,反而没有什么人知晓。

        声音就在耳边,而且袖子还被扯着,欧阳华菁总算是没有彻底沉沦到自己的情绪里头去。

        随着俏脸上的怨怼慢慢退去,她意识回笼,双眼才刚刚有了焦距,就见殿门口冷君遨跟赵婉兮两人已经进来了。

        且还当众牵着手,跟传闻中皇后娘娘就要失宠遭贬,甚至是打入冷宫的流言,没有丝毫关系。

        顾不上去探究其中的猫腻,念及到时间已经来不及了,回神之后的欧阳华菁不再迟疑,连忙起身紧着几步迎了上去。

        而她原本还平坦的看不出任何痕迹的小腹,已经很明显的大了起来。

        “臣妾参见皇上,参见皇后娘娘,不知皇上跟皇后驾临,有失远迎,实在是失礼。”

        为了昭显出对皇子龙孙们的看重,且女子怀孕辛苦,一般妃子身怀皇嗣,都会暂时免了跪拜,以示对她们的看重。

        欧阳华菁这里,冷君遨自然是没有那个心,不过太皇太后精明睿智,倒是出了这个头,特意嘉许她可以不跪。

        仗着这个恩典,数次见到冷君遨,欧阳华菁还真就只是矮下身子,膝盖金贵的很,绝不落地。

        对赵婉兮,那就更加别说了。

        这会儿,倒是教人诧异起来。

        偏她本人的脸上,又看不出什么猫腻,只有淡定。

        “还请皇上皇后恕罪。”

        不仅跪了,还不顾自己怀孕的辛苦,跪的端端正正的,让人挑不出丝毫的错儿来。

        唯独有些不太确定的就是,赵婉兮似乎看在,在跪下去的那一瞬间,欧阳华菁眼角的幽光,让人很值得回味儿。

        狐疑地看着小腹已经凸起,人却恭恭敬敬地跪在地上的欧阳华菁,赵婉兮总觉着好像有哪里有些不太对劲。

        那种感觉,十分的怪异。

        又不好肯定,下意识抬头,就去看冷君遨的表情,哪知这个也是同样四平八稳,一副压根没有察觉出任何不妥。

        拉着赵婉兮的手不放,一直到两人在上首的椅子上坐下了,冷君遨这才挥了挥手。

        “丽妃身怀有孕不易久跪,辛苦了,起来吧。”

        冷君遨的冷漠,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往日这么说话,欧阳华菁早就一腔怨气了。

        此刻大概已经习惯,竟也没有多余的表现,只是依言动作,被身侧的两个宫女搀扶着起了身。

        等她在下首的椅子上坐下,冷君遨复又开口。

        “丽妃怀孕辛苦,朕听奏报说,你身子不适?故而携同皇后过来探望一二。”

        “多谢皇上关怀。”

        前段时日,欧阳华菁为了争宠,可是闹出了不少的事儿来,此时她倒是淡定,适时垂下眉眼遮住了眸底真实的情绪,淡然道:“多谢皇上关怀,劳烦皇上跟皇后辛苦走这一趟,是臣妾的不是。”

        言语的同时,抬了头,目光定定地看过去,直视冷君遨的眼,让人测不出深浅。

        “只是臣妾仅奏请开了库房取那些药材,没有要麻烦皇上的意思。”

        “嗯?”

        欧阳华菁这话,听着着实怪异!

        眉头稍稍一动,始终没有出声的赵婉兮若有所思,诧异地望过去,却跟对方眼神撞了个正着。心头将将一跳,欧阳华菁补充一句。

        “皇上日理万机,臣妾断断不敢无端扰了您。”

        话说的好听,但是语气却是骗不了人的。这么明显,就算是让人假装没有察觉到,都不可能。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2875/1683747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