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医女倾城:邪王,一宠成瘾 > 第1616章 从中作祟!

第1616章 从中作祟!

        “自然是不知,若是知了还用得着问?莫不是丽妃以为,这宫里头人人都像你一般,喜欢装模作样不成?”

        随着失忆前的事情想起的越来越多,赵婉兮也便愈发的从容不迫。

        到底是经历过大风大浪过来的,跟初时的局促不同,现在对上欧阳华菁这个女人,即便对方贵为西岐公主,也完全不带半点儿忌惮的。

        不仅姿态气度雍容大气,便是连周身的气场,也让人不敢小觑。

        越是这样,就越是让一心认为她只是在虚张声势的欧阳华菁记恨不已,偏气势上又盖不过去,呕的都要吐血。

        一口银牙,更是被咬的“咯咯”作响。

        干脆扯开了伪装,豁出去的模样。

        “不错,太皇太后那边,的确是我过去禀告的,但那也是你这个皇后先犯错在先!如此便报复于我,你即便是不惭愧,难道就不怕此事传出到前朝,再引来一个容量小气,不堪端坐后位的名声么?”

        “原来前朝这些事儿,也是你在从中作祟?”

        闻言,赵婉兮这才恍然大悟。

        难怪久居慈心宫,纵使对着宫中大小事儿了如指掌也鲜少过问,除非是要紧了才出面的太皇太后,这次这么快就忍不住,在不分青红皂白的情况下,便找她谈心了。

        感情是背后有个煽风点火的啊?

        还有前朝那些个咬着她不放的言官朝臣们,原来是被人打过招呼了。

        但……身为西岐的公主,欧阳华菁什么时候,又有这么大的能耐了?

        竟然连朝事都能插手的地步?

        眉眼一敛,赵婉兮瞬间就清晰地嗅到了一股子类似于阴谋的味道,心下凌然,面上不动声色。

        只不痛不痒道:“如此说来,丽妃这嘴,委实快了一些,有碍于胎教。皇上疼你,让你留在自己宫里头安心修养,倒也是出于一片关怀好意了。”

        别的讽刺倒还罢了,偏偏就那一个“疼”字,就跟一巴掌抽在了欧阳华菁的脸上似的,那是火辣辣的真疼啊。

        被赵婉兮一再刺激,加上七决的事儿,还有心底的惶恐,欧阳华菁情绪有些崩。

        她脾气原本就不是很好,为了达成所愿,一直以来不得不死命地忍着。

        可惜这前前后后不到一个月的时间,所遭遇的变故实在是太大,差点就完全压垮了她。

        此情此景下,却是再也按捺不住,眼神一厉,就不管不顾地朝着自己的腰间摸去,等并没有摸到熟悉的灵蛇鞭之后,才略略有些清醒回神。

        看着赵婉兮的眼神,却依旧还是恨不得食其肉喝其血的狠绝。

        “来日方长,往后的路到底如何,眼下可还没个定数呢。皇后娘娘,可千万要走稳了,莫要一个不慎,给摔了。”

        一字一句,咬的极重。

        就好像在她齿间的压根不是话语,而是赵婉兮这个人一般。

        恼羞成怒之下撂狠话这样的事儿,赵婉兮见得多了,也没打算放在心上,只是跟欧阳华菁对视时,见着对方那股子势在必行的架势,十分不舒服。

        都已经落到了这种地步,而且依着冷君遨的手段,欧阳华菁彻底失去所有的利用价值,让西岐完全抛弃的下场,指日可待。

        所以,这人说这话,到底哪里来这么大的自信?

        心下诧异,面上却也没有露怯,依旧是笑的风情万种。

        “丽妃且放心,本宫,一定会的!”

        彼时,赵婉兮是真的极有自信,也是真的没将欧阳华菁的威胁给放在心上。直到天崩地裂时,风起云涌时,她才充分意识到了,什么叫做,兔子急了也会咬人这句话真正的含义。

        况且欧阳华菁可不是什么兔子,便是称之为饿狼,也不为过。

        留了殿内两个女人说话,冷君遨先出了长菁宫主殿。当真也没着急离开,缓缓走了几步,便在殿前回廊处的一株合欢树下立定。

        地势相对开阔,并没有闲杂人等。

        抬手打了个响指,几息过后,一道灰色的人影便无声无息地出现在了冷君遨的身后。

        也不说话,半跪在地上,等候指令。

        抬眸扫了眼正在欧阳华菁的陪同下,跨过长菁宫主殿门槛的赵婉兮,冷君遨俊眉冷然,低沉出声。

        “草已经打了,你且去传信给宁舜,让他做好准备,多加留意吧,谨慎些。”

        “……”

        没有回答,听完交代,那道灰色人影点了下头,就照着来时的方式,消失的也无声无息,犹如一阵风吹过,速度快的都要让人怀疑,是不是花了眼。

        跟欧阳华菁闹了个不愉快,完全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赵婉兮也没在意,直接拒绝了对方做戏的模样,踏出了正殿。

        目光下意识地四下扫寻,随着熟悉的身影入眼,眸底浮现出了浅淡的笑意。

        委委佗佗地走过去,没问旁的,开口第一句话便是:“你同刚下那个暗卫,说什么了?

        “出来了?”

        下令归下令,冷君遨的视线可是一直都关注在殿门口那边,故而赵婉兮一过来,他便发现了。

        面色漠然,鹰眼里却全部都是清淡的笑意,那股子打心眼里散发出来的宠溺,虽然没有多么的浓烈,存在感却也是极强。

        对于赵婉兮的直言不讳,他也不生气,仅淡淡牵唇一笑。

        “你都看到了?”

        “嗯。”

        如果没看到,也就不问了。

        没得到直接的回答,赵婉兮眼神闪了闪。

        察觉出对方故作而言他的岔开话题,她倒也不以为意。点点头算作肯定,然后从善如流地换掉了讨论的内容,绕出了另外一个差不多内容的话题来。

        “你适才同欧阳华菁那般说话,可是……因为西岐那人即将要过来的缘故?”

        西岐要来人,而且来的那个人,身份还极为不一般,引得冷君遨格外重视这事儿,赵婉兮清楚。

        而且适才在长菁宫说话,他又口口声声将刺客一事一定要跟西岐扯上关系,显然是在提前做功课。加上适才那个灰衣暗卫,论理,也该是猜了个八、九不离十。

        哪知冷君遨十分熟稔地执起她的手,拉着抬脚朝外走出去的同时,仅是否认。

        “不,”

        “怎么?”

        “是他的人,已经来了。”

        来了?

        明显这是一个让人十分出乎意料之外的消息,乍然听到,赵婉兮神情当即一变。

        来了却不现身,这位西岐九王的行事作风,有些谜啊。再涉及到那人的身份,实在是让人不想多猜,都难。

        抬眸凝视着冷君遨俊美的侧颜,赵婉兮蹙着眉头凝思了片刻,方才恍然大悟。

        “是以,感情你这一趟,是来激将的?”

        对方至而不露,他们找不到人,但是欧阳华菁肯定有能够联系到的法子啊。

        不管怎么说,对于未知的对手,直接将对方拉到明面上,怎么都比一直藏匿,来的让人放心。

        冷君遨故意拿那个西岐暗卫刺客被擒一事在欧阳华菁面前一说,出其不意,定然能够让她手脚大乱。到时候……

        “你这招,可真是够阴的?”

        “我这叫阴?”这点儿程度,又能算得了什么?“兮儿怕不是,对你夫君,有什么误会。”

        牵唇一笑,冷君遨笑的从善如流,就好像听到了什么极美的赞扬一般,半点不介意。甚至还抬手凑过去勾了勾赵婉兮的鼻子,眼底满是得志的局促。

        “朕的兮儿,果然是聪明,真不愧是跟朕心有灵犀。”

        赵婉兮:“……”

        动作熟稔而亲昵,眉眼之间的情意,藏都藏不住。一切自然而然,水到渠成,俨然他们合该如此。

        只是,明明是这么好的感情,前几日,又是为何能起了争执,甚至还打了起来?

        回头想想,那些糟心事儿,好像挺模糊的,也不知道怎么就发生了。

        实在不想一直纠结在那些烦心事上出不来,赵婉兮嘴角动了动,也就没有再提了,不过既然提到了欧阳华菁,那另外一个人,也不能不提。

        “对了,这几日事情多,一时疏忽没顾得上问,那个逐月,如何了?”

        前前后后,那个本该忠心于冷君遨的替身暗卫,可是惹出了不少的事儿,加上欧阳华菁今日的态度,赵婉兮总觉着有异。

        而且心底那股子不安感,始终都不紧不慢地刺激着她的神经,总让她有种,似乎要出事儿的预感。

        听她突然提到逐月,冷君遨的眼神不其然地闪了一下,敛紧了背在身后的双手,拿拇指跟食指摩挲了几下,才含糊不清地应了一声。

        “嗯,暮四正让人看着他呢。”

        “那就好。”

        既然逐月还在控制当中,那她心底的不安,就不是因为此人。得了冷君遨的答复,赵婉兮这才稍稍压下了心底的担忧。

        眼见着气氛正好,一扫两人之间往日的不愉快,也就定了定神,将上官玉姝的事儿,跟冷君遨一一道来。

        明知此事对方定然一早就知道了,也还是再次复述了一遍,当是她的一个态度。

        耐心听完之后,冷君遨果然半响没有吭声。重新牵着赵婉兮默不作声地朝前走,穿过走廊,假山水榭,差不多都已经绕过了大半个御花园之后,才终于施施然出了声。

        “这件事情,随你处置便是。”

        “……”

        就给出了这么一个答案,很难吗?需要这么半天才回答的?

        眉眼一怔,赵婉兮差点就没忍住吐槽,还没等开口呢,冷君遨那厢语气却是又蓦然一变。

        “不过……”

        “怎么了?”

        “听闻你传召了郎中令?兮儿,凡事其他涉案人员,一经查证,全由你做主处置,唯有那个任全,给朕留着他,还有用。”

        “有用?”

        那样一副尊荣,且能力还明显并不出众,甚至是如此玩忽职守的郎中令,还能有什么用?

        这跟冷君遨一贯的行事作风,相差也实在是太大了。

        听到这话,赵婉兮心底怪异的感觉顿时油然而生,眼带不可置信的幽光,直往冷君遨身上瞄,俨然一副想要看穿,他是不是被什么奇怪的东西附身的架势。

        看来看去,人还是那个人,并没有被人冒充,只唯独眼底的幽深低沉,让人一点儿都看不懂。

        这人做事,一向狠戾而滴水不漏,这一次……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在瞒着我?”

        绕了一圈,这个问题,又回来了。

        差不多刚刚问完,赵婉兮便感觉到,握着自己的大掌,悄然收紧了力道,好不容易侯到冷君遨再度出声,却是答非所问。

        “兮儿,你可……信我?”

        “……自然是信的。”

        “无论何时,何地?”

        “你……没事吧。”

        好端端的,怎么就突然拐出了这么诡异的话题?

        被问的一头雾水,赵婉兮干脆停下脚步,一脸慎重地望过去。与此同时,冷君遨也适时松开了她的手,眉宇之间,一股子冷然的凌厉,悄然浮现。

        “此事关于朝政,南麟祖训,后宫不得干政,皇后莫不是忘了?”

        “啊?”

        后宫不得干政?

        可是这前前后后的,她干政的事儿,还少么?连战场都上过,始终跟这个男人并肩作战共同进退,前前后后付出多少,这会儿跟她说,不得干政?

        冷君遨此刻的表情,并不陌生,在面对欧阳华菁的时候,大部分时刻,就是如此这般。

        眼下对她竟然也这样了?

        乍然之下,赵婉兮还有些懵。

        明明前一秒还好好的,怎么说变脸就变脸了?她明明没有惹着他……等等。

        一念及此,赵婉兮心下忽有所感,侧眸望去,果不其然地就在不远处的台阶下,看到了几个静立着候命的人。

        皆是一身官服加身,朝臣无疑。

        原来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被冷君遨带到了朝阳殿,想到自己现在的处境,赵婉兮垂眸望着自己已经被松开的手,一抹失落悄然爬上心头,眉心也直抽抽。

        这一幕,冷君遨虽然没有直视,但是眼风也扫到了一二。俊颜上随即滑过一抹复杂的隐忍,出口的声线却有几分微凉。

        “来人,送皇后回宫。”

        “不用了,臣妾告退。”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2875/1689386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