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山海求真 > 第三章 心流的忌讳

第三章 心流的忌讳

        月色幽明,树影婆娑。

        风祥云默然不语,他年华正茂,还未曾想过垂暮的那一天。

        老者先开了口,说道:“我观你运使功法时颇有扼制之意,是这法门有什么碍难之处吗?”

        武道中流传这样一句话,所谓交剑知心,意思是两人比试,在招式相交的那刻就能感受到彼此的心意,风祥云方才的神念交锋窥察到了老者的心念,而自身的心念也被看破。

        风祥云不经意地把搭在肩上的手拿开,眼神望穿火焰,露出回忆神色,“我七岁那年,云江城接连三个月的震雷,时有骤雨,我那时还是搭架子练劲的年纪,经常被淋得湿透,将门规矩就这样,,半分情面也不会留的。

        有一日我在校场扎马步被天雷所慑,昏死过去,醒过来后脑海里就被铭刻了一门法诀,名为七玄雷法。不瞒你说,我那时不喜练武,想着将这门法诀练成后打赢我爹,于是越发沉浸其中,功行更是突飞猛进。

        不知何时,这门功法已经开始扎根,不断地化去我的情绪,等我意识到,它已经自行运转,成了我的一部分,不受控制了。”

        “神功天授?”

        “我在各家传说传记中有所听闻,但亲眼见证的倒还是第一次,这是好缘法啊!”

        见他不解,许问寒解释道:“道脉的修行,心境是绕不去的一关,有些修者为了断情绝欲,想出了各种匪夷所思,甚至骇人听闻的法子,有修行略有小成就和子嗣亲缘断绝关系,自号仙凡两隔的;有在山峡之上十几年如一日往河里丢黄金,苦练不爱钱的;我记得还有让妻子任人侮辱,自己在一旁偷窥来消减爱欲的。

        和他们相比,你幸运至极啊,怀着一颗后天造就的清净心,难怪修行进境还压过当年的我一头。”

        风祥云收回目光,捏了捏腰间的伤口,抬起头直视老道,“老先生怕不能理解我当时的心情,我有个同年厌恶武道之苦,被他母亲用木棍驱打进校场的,我犹记他母亲一边哭一边喊着:“等哪天你爹娘死了,你就不用来了!”

        我还认真的想了下这个问题,如果哪天我父兄真的死去,我也并不会感觉悲伤,甚至还有轻松之感,自那一刻后,我突然意识到我自己的情感在被吞噬,渐渐和周围格格不入。”

        风祥云面色平静,显然是早有感触。

        “所以你压制它,限制它的使用?”

        许问寒问道:“但终有一天会积重难返,与其这样提心吊胆地收敛,为何不选择另一条路,拥抱它,最大程度地利用这份机缘,等你修行有成重新生出七情六欲也绝非难事?”

        “因为做不到。”

        风祥云摇摇头,流露出自得之色,“草木有荣有衰,人也有生老病死,但不同的是,人有自由的意志,我是否需要所谓的清净之心,要靠我本人决定,而不是一门功法。

        我也没有必要向一门功法低头。

        我几乎查遍了云江城周边所有的道家典籍,在一个没什么名气的学派中找到这样的理念,他们认为只要将情感定价,世上的一切行为都可以用利益来分析,比如父母对子嗣的爱护,可以理解成父母为了获取某种情感上的满足而做出的行为。

        我虽然并不完全赞同,但可以借用他的方法参考,我每做一件事,就会详细分析我的动机,然后反向推演出我缺失的情感,随着时间推进,我的分析会越发完备。

        而且我并不妄自菲薄,以我的修行进度可谓是百年不遇的天才,运气又好,我已经无法预测我将会成为一个何等伟大的修行者,我会遇到各种修为高深的道派前辈,查阅到珍贵的典籍,甚至有可能获得这本功法原主人的信息,这场争夺我赢定了!”

        许问寒看着神采飞扬,侃侃而谈的少年,默然不语,双目缓缓流下热泪,内心不住感慨:“三十年前,我也如此啊。”

        “那这位未来的伟大修行者,我想你还是需要用你的运气祝福下自己,不要遇到这门功法的创造者吧。”

        老者偷偷抹去泪水,冷水泼去。

        “为什么?”风祥云不解。

        “天下修行法门大致可分为心、体、气,这个你该知道,秦国武道偏近于体,正一道是正统气法,云海宗心流、气法皆有,而你的这门七玄雷法有明显的心流特征。”

        许问寒知道他是秦国武道家族出生,未必会了解那么基础的道脉功法常识,所以耐心讲解。

        “气法和体修撇开不谈,心流有一个严重的忌讳,心流的法门是创始者一生道心的总结,如果你的改动不是涉及它的延申,而是改动它的基础,就会被视为,你否定了创始者的一切,有个词大道之争就是这么来的,你对就意味着他错,就算是过往那些最最仁善的流派,碰到这种争斗,也会抛开礼节规矩,拼到你死我活,没有半点妥协的余地。”

        许问寒说着也不住叹气,“古往今来你知道那些心流宗师手中哪些人的血最多吗?”

        “另一个流派的心流修行者!”

        风祥云还从未想过这个问题,他虽然翻阅过数目繁多的道派典籍,但这种艰险隐晦之处根本不会付诸纸笔。

        “个人修行也不能改动吗?风家传承的虎拳被长空刀圣改为刀法后,都被奉为至宝了,功法不能与时俱进岂不是要被淘汰?”

        许问寒嘲讽般的冷冷笑了,“招式变化有迹可循,可人心变化难测,谁有资格言对错呢,不可相提并论,况且心流功法一直在变化,只不过没告诉你的是,每一个新的流派崛起就意味着另一个流派的消亡。”

        “现在已经文雅许多了,如果你撞见另一个七玄雷法的传承者,他不会第一眼就拔剑杀你,而是会恭敬地向你约时间去论道台论道。”

        “论道台?”

        “对!如果他赢了,你道心破碎,如果脸皮厚到足以唾面自干,还能捡回一条命。”

        “如果我赢了呢?”

        “他会拔剑砍死你。”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46256/2407034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