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山海求真 > 番外 梦境三 出剑所为何故

番外 梦境三 出剑所为何故

        时空静止在了这一刻。

        碧云涛脚下现出一片黑色的阴影,阴影中走出一人。

        “真是狼狈啊。”

        那人身上被黑色迷雾萦绕,语气却很轻佻:“你老爹脏腑受了伤,两天后气郁而死,你家阿姆受不住打击,也活不过旬日了,你信仰的神灵被你侮辱,再不会降下赐福,村里人会把你当作灾星,把你赶出去。这个结局是我从命运长河里窥见的一角,你还满意吗?”

        “你以为顺从他们,站着不动就可以当做什么都没发生过吗?”

        碧云涛脸色涨红,由羞愧变为愤怒,向他叫喊:“你懂什么,他们,他们都有法术的,会杀了全村人的。”

        那人混不在意,反倒戏谑道:“所以你只敢对着我大喊大叫,对他们你连声都不吱一个,哈哈哈,真是笑死人啦。对着伤害你的敌人妥协,对着无害的旁观者愤怒,还要我对你感同身受,这不可就是——废物中的废物么!哈哈哈哈!”

        “你少说这种风凉话,如果我有你的力量,我早就——”

        “早就什么?”

        那人扯着嗓子故作疑问:“早就冲上去拼命?你可真会说笑话,这样吧,以后当个满口妄语的小丑好了,小丑界的祖师爷也不失为一代宗师啊。”

        “你———”

        碧云涛再也没有忍住,气愤,痛恨,羞愧化为沸腾的赤焰燃穿胸肺,从双目中透出血色的焰光,白玉般的竹剑悍然刺出,抓着剑柄的手是红色的,剑尖也是红色的。

        面前之人左腹被刺穿后却笑得愈加欢快,甚至有些扭曲,他抹起一把血,放在嘴边舔舐,形似癫狂,“不错不错,就是这样的味道!只有这样的决心,才能挥舞复仇的剑。”

        他俯身在碧云涛耳边,用阴测测的嗓音说道:“去吧,我的力量全借给你,在愤怒中重生,然后——在正一教的追杀下绝望的凋零,这不正是你想要的么?”

        黑色的人影随着话音落下,粉碎成酥,如碎叶般飘散,仿佛从未存在。

        “走得掉吗?”

        碧云涛冷哼一声,竹剑大方光芒,如月色流淌,破碎的黑色又被聚拢为一处,化作人形,串在剑上,那人惊愕的对上一双冰冷漠视的眸子。

        “你———”

        这哪是一个年幼稚儿的眼神。

        少年饶有兴趣的问道:“这就是魂宗的迷心纵念之法?纵念术确实有点门道,气氛调节的不错,只是这迷心的幻境也太粗糙了吧,一个个的连个相貌都看不清。”

        “还是说,阁下的法力已经虚弱至此,对我的记忆只能压制而无力改动,不对,比我想的应该更糟点,你连我的佩剑都遮掩不住了,看来你已经无力查看我的记忆,只能任由它自行衍化成者梦境。”

        “既然如此,那你刚刚说的把全部力量借给我,我可就当真了,劳烦把秘籍原本背一下,我自己学就可以了。”

        被串在剑上的人也恢复原貌,是一个面色苍白,略带妖媚的男人,他笑道:“你是什么时候看破梦境的,我可以确定,你的确陷入到执念当中了。”

        碧云涛微笑着拧着剑,血沫流淌,“破绽太多了,你一直在提复仇,想把我往上面引,可惜六十年过去,我连我父母长什么样都记不清了,我这柄竹剑是后来制的,早就不是原先那把了。”

        他抓起另一柄泛黄的竹剑,轻轻捏碎,“还有就是我一直没信蚌神娘娘——”

        “是那副画!”那人笃定地打断了他。

        “厉害厉害,不愧是境界高于我的宗师人物,一眼就瞧破了,您这样的高手总不能拿些次品糊弄我吧,摄魂夺魄迷心纵念这几门魂宗真传我没指望,但其衍生的神通总要留几门吧,伤了和气多不合适。”

        碧云涛一脸笑意,毫无尴尬之色,一缕淡白色云烟蛛丝般附在剑身上,向上蔓延。

        那人也不生气,笑道:“我看你变化为鱼偷窥我和正一道斗法时,神韵气象都齐备了,只是七魄明显还是人身七魄,所以露了破绽,我这里有本幽附经挺适合你,正巧你很快逃命就用的上。”

        那人手指一点,碧云涛就感受到了一团灵光,他随手封住收下。

        这的确适合他,只是有一桩坏处,人身七魄根植于肉身内腑,不像三魂的变化容易遮掩,一旦修行,勾结魔道的罪名恐怕就跑不了了,不过比之他将做的事,也就不足为道了。

        他借用赤裸的美人图引导欲念窥破了针对怒意的幻境,但他深知,那人说的不错,他确实陷入了执念,一道暗藏在心底六十年的执念。

        他压不住了,也不想压制了。

        六十年前,正一道的几个弟子能在他面前伐山破庙,逼着他在神像前尿尿,那时他渴求力量。

        六十年后,他得到了想要的,但又接触到了日渐强大的正一道,被逼着在他们划定的正魔之线上站队。

        “虽有小碍,无伤大局。”

        这是正一道教主给的回复。

        “彻底摧毁一切顽抗的妖魔党羽,横扫一切锢思流毒。”

        这是正一道给当年的活动的定性。

        “碧云涛,你还不出手,难道你要背离正道,勾结妖魔吗!”

        这是他入梦前听到的责问。

        呵,不信你言就有错,不从你说就是罪。当年如此,至今亦然!

        碧云涛心中怦然炸开一条缝隙,眼里剑气冲霄。

        他出剑了。

        胖道士瞪着双眼,看着溅起的血色,无头的身躯软下,跪伏在神像前。

        庙前几位道人神色各异,但心口都有一处致命剑伤。

        碧云涛再不是少年模样,素白道袍,黑发束起,双目锐利,一柄无鞘长剑用枯黄的草绳绑了,悬在腰间,他悠然踏出神庙,有若飞翔在云端的鹰。

        一个书生站在前方。

        “你,你杀了他们?”

        书生浑身血污,瞳孔睁大,惊愕之色转瞬即逝,眼里怒火生。

        “你怎么敢!”

        碧云涛摇头道:“你们的说辞我听够了,现在我说,你听。”

        书生声带震动,喉咙蠕动,却发不出声。

        “你们伐妖呢,算是好事,确实有妖类占据神位血饲,那个蚌神我也不信,砍了和我有什么关系呢?你们灭魔门呢,也不差,这个把我困入梦境的家伙我也想砍。

        “但是,不管你们是善意还是恶意,谁要以大义之名强迫我,我就以大义送谁上路。与我而言,我的心念所在就是大义所在。”

        碧云涛声音很轻,却自有一番坚决之态。

        一声长喝传来,碧云涛冷眼观去,书生渐渐化为虚影,一个年轻俊秀的青年持剑直进,遍布杀机,化若流光向他斩来。

        “可惜,以你的资质,再有十年苦修,胜负还得两说,可你没机会了。”

        “太岳凝玉。”

        碧云涛真气激荡,急速运转下映射出晶莹翡翠之色,他在真气环绕下,双目紧闭,脑海里想的不是对敌,而是六十年来闪过的一幕幕过往,他终究自己踏入了死地。

        碧云涛迎着剑光,双手撑开,合声一撞。

        天地碎了。

        没有山村,没有神庙,只有干涸的河床,一条小舟,和十余具残尸。

        水在天上。

        “我帮你解开了心结,如此你还是要向我动手?”

        舟中人独坐船头,双手托着一个炉子,发髻半散,状如墨洒,肤色白皙,失了几分血色,本是绝色无双带笑妖颜,偏偏生有一副慈和眉眼,一捏指便自有悲天悯人之态。

        碧云涛杀意凛然。

        “阁下如此帮我,真是感激不尽,我听闻九幽之下有极乐世界,阁下法力枯竭,我自当送阁下一程以偿恩情。“

        “剑名,不染尘。”

        他腰间空空如也,剑在天上,鸣声如弦崩,碧云涛奋力一跃,白色身影恍如是映照在空中的残像,逆势而上百丈之高,将一抹皎洁月色握在手中。

        “云瀑乱丛云。”

        天地间多了一根云气凝结的绳索,水流怒号而下,沸声如雷。

        “盛情难却啊。”

        司涵霄无奈的看着身上爬满的蛛丝,这是顺着他在梦境中遗漏的气息追来的,如果用蛮力挣脱,就等同于这股伟力相抗,如果不挣脱,就得硬抗瀑布里暗藏的剑光了,每朵浪花里都可能藏着,他现在可无力分辨。

        所以他脱下了裹着的黑色大氅。

        天上多了一只巨鹰。

        碧云涛早有预料,却仍有不甘,只要再给他一刻钟,就可以克竟全功,但,正一道不会给他更多的时间了。

        他长叹一声,从奔流大势中脱离,身化云烟,向北飞驰而去,只余水势滔滔,黑鹰哀鸣,演化成一场骤雨暴风。

        天变了。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46256/240703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