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抢了男配就跑真刺激[快穿] > 第133章 末世黑莲花(8)

第133章 末世黑莲花(8)

        基地新人涌入,  林肃的身边多了不少新的异能者,除了六级风系的成颂,还有一个五级的土系异能者,  名字叫朱朗。

        跟成颂灵活多变不同,  朱朗人生的高猛,  样子有些憨厚,为人很是沉稳老实,  当一个脑子里弯弯绕绕太多的跟一个憨厚老实的人共事,不知不觉很多的事情都堆积在了那个憨厚老实的人头上。

        “朱朗,  帮忙去发一下会议要看的文件。”成颂将一沓文件交给他道。

        换作别的高级异能者被差使这样的小事,  即使面上不会说什么,心里也多多少少会有些犯嘀咕,可朱朗却是好脾气的去了,做完了事还能去问问别人需不需要帮助。

        这样的性子实在有些老好人,  也就是他异能等级高,要不然放在末世一准被人欺负死,也得亏他等级高,整个中央区里能欺负他的也就成颂一个人。

        中央区内的小事被差使的忙碌不断,出去狩猎丧尸的时候又被指挥着冲锋在前,  什么加班,夜里巡逻都是常事,  这样的事情换在谁的头上都挨不住,可是偏偏朱朗都领受了。

        “成先生,  你要是缺助理的话,  我可以多给您安排几个。”王泰认真说道。

        虽然林哥说在中央区内他谁也不用怕,  谁也不会避讳,  但是林哥的……明溏也是六级异能,  万一得罪了这个人,还是会给林哥添堵。

        偏偏成颂的行为有时候太过分,朱朗什么也没有说,可不少人看在眼里也是看不下去了。

        成颂听到王泰的话,转身时笑道:“你觉得我在欺负朱朗?”

        王泰脸色僵硬,他可是一个字都没有提那个人:“没有。”

        “这事你们林哥不反对。”成颂慵懒的站在原地,蓦然呼撸了一把王泰的头发转身离去,“小屁孩儿什么都不懂。”

        他走的潇洒,王泰却是顶着一脑袋的呆毛有些风中凌乱:“……小屁孩儿?”

        “确实还小。”林肃从他的身边路过,打量了一下他的新造型笑道。

        王泰连忙将头发整理下来,看着林肃道:“林哥,这样放任真的好么?”

        “成颂这个人行事有他自己的章法。”林肃说道,那个丧尸跟普通人的行事风格是有些不同,但他如果真的觉得朱朗有问题,或者讨厌他想要除去他,直接引进丧尸潮比什么都快,但他没有,只是在这种鸡毛蒜皮的小事上为难,自然是有他的原因,“你不用去管他,要真的出了什么问题,我来收拾。”

        “好,我明白了。”王泰一切都以林肃的话为标准。

        王泰离开,林肃看了还在忙碌的朱朗一眼,即使是五级的异能者,一直的忙碌还是让他的脸上挂上了汗珠,那人搬着厚重的东西,在汗水流到脸上时,也只是放下东西随手拉起衣摆擦了一下,然后继续搬东西。

        过往的人有人吹了一声口哨:“朱哥的身材不错啊。”

        他的肌肉确实结实的很,一看就是经常做活练出来的,只是不是严格的管理,显得有些过分壮硕了些。

        朱朗憨厚笑了两声:“还好。”

        有人过去帮了忙,那些东西搬起来倒也不是太难。

        脾性好,人缘也不错,一般的五级异能者完全可以让自己在末世生活的十分体面,尤其是在破军基地,这里的各项工作都在复苏的情况下,人们的生活只会比之前更好。

        中央区对于衣着并没有严格的要求,但是这个人却是大汗衫,鞋子虽然清洗的干净,但是长期的磨损已经让它发黄甚至发黑了。

        【宿主,他有什么问题么?】06问道。

        数据分析上这个人并没有什么异变的情况,但普通人都能够对明溏造成损伤,任何有可能存在的风险都要预防。

        【没什么问题。】林肃说道。

        他能够确认没有问题的人,没有问题的概率基本上接近百分之百。

        因为忙碌的工作,朱朗下职回去的时候夜色已经很深,开门的时候小屋内亮着让人喟叹的明亮灯光,一个长相精致可爱的少年正坐在灯光下看着门口。

        看着他,朱朗觉得一天的忙碌都值得了:“江阮,我回来了。”

        坐在那里的少年本是满脸期待,看见他的时候圆圆的杏眼却是微垂了下去,透着几分楚楚可怜的感觉:“你怎么才回来?我等你好久~”

        “事情还没有做完,所以回来的迟了一些,下次我一定加紧。”朱朗哄道,“吃饭了没?我现在去做。”

        “吃了,你早上做好的饭我都加热吃掉了,本来想做好晚饭等你回来的,可是菜刀一不小心擦到了手,一碰水就疼,对不起,我好没用。”江阮垂下了眼角说道。

        “伤哪儿了我看看?”朱朗双手握起他的手,在看到食指上的伤口时小心的吹了吹,“我都说了你别做饭,乖乖在家待着就行,我都给你做好放起来,你就加热了吃就好了。”

        “每天睡醒了吃,吃饱了睡的,这样下去可不是要吃胖了。”江阮缩回了自己的手道。

        “你不胖,太瘦了。”朱朗摩擦了一下手道,“我去给你做点儿好吃的,想吃什么?”

        “我晚上不能吃的。”江阮说道,“真的会胖的,我看着你吃就好了。”

        朱朗憨厚一笑进了厨房,却没有注意到身后的少年拿过一旁的毛巾擦了擦手,看向他的眼睛翻了个白眼。

        朱朗在中央区人缘很好,你来我往的也就有人知道了他有一个已经恋爱一年多的爱人,还是个男性。

        “厉害啊,什么时候让大家都见见?”有人打趣道。

        “就是,都这个时候了,男的女的其实也没有什么妨碍,有林哥在那里摆着,谁也不能嘲笑你不是。”有人拍着朱朗的肩膀道。

        林肃看着他们的嘻笑打闹没有说什么,事实上在末世这样的忙碌之余能够笑闹两下也是生活的调剂。

        成颂坐在林肃一旁的桌子上抛着一枚晶核:“林哥起到了很好的带头作用,但是我还没有见过您的那位爱人呢。”

        丧尸皇的爱人,听起来似乎是个人类。

        他明显有些感兴趣,林肃轻描淡写的瞟了他一眼道:“等他出关了就能够见到了。”

        “希望他出关的时候不会太生气。”成颂笑了一下说道。

        林肃看了他一眼道:“你知道什么?”

        成颂抛着的晶核差点儿掉在了地上,他顿了一下又给抛了上去:“这种事情提前告知就没有意思了,还是要您亲自体会一下才有意思。”

        他既然这么说了,就说明没有什么危险,只是在他看来有趣而已。

        而有趣的人明显跟朱朗这个人相关。

        有人起哄,那边朱朗也是有些扛不住:“他有些害羞,只是个普通人,不像我这么五大三粗的,你们要真是见了别欺负他。”

        “不会,基地可不允许异能者随便欺负普通人,要是真欺负了,林哥先饶不了我们。”有人打趣道。

        “普通人,在哪里做工啊现在?王泰那边不是正在负责一些适合普通人做的岗位,刚好就近安排也行吧。”还有异能者说道。

        在这末世中,除去丧尸最多的还是普通人,基地的修复,田园的种植,中央区的洒扫,一些简单又繁杂的工作依靠的都是普通人来解决的。

        只要不影响正常的运营,林肃也不是很介意异能者们为自己保护的普通人安排在轻松一些的岗位上,当然,前提是普通人不能够依仗有势力就什么都不做,处在同样的岗位上,跟别人都是同样的待遇。

        “他不做工的。”朱朗抓了抓头发道,“他跟了我都是受了大委屈了,现在不比在原来小基地的时候,我也能让他吃饱穿暖,就不让他出来受这份苦了。”

        “朱哥疼媳妇啊……”有人哄闹道。

        末世中即使有异能者依附,人大多还是要靠自己活着的,除非是像丑丑那样出去会有危险的,或是家里需要有人照顾的。

        像朱朗这样完全宠着的也不是没有,异能者收美人的时候就是宠着的,人有需求,很多事情林肃并不会一味的制止,但这种事情双方都要出自自愿,那么为了生存,林肃并不会去管什么,规则要张弛有度,这种双方自愿的情况连明溏都不屑去理会的。

        自然,像朱朗这样的明显是有情意在里面的,跟那种关系还是不太一样的,那就是真宠成了宝贝疙瘩,捧在手里怕化了。

        他越是宝贝,就越有人起哄,而朱朗脾气好,只能妥协道:“其实他一直也说是要来给我送饭的,我没让他来,既然你们要见,反正也不远,我提前说好了,真不能欺负。”

        “没问题……”

        “保证的,我们只不过是出于自己还是单身狗的愤怒而已。”

        “朱哥还真是恩爱,嫂子也贤惠啊。”

        事情就那么谈妥,朱朗回去时便同江阮说了,那本来待在屋里总是说他晚归的少年有些叹气:“你为什么不让人给我安置在中央区的工作呢?那样我就可以天天见到你了啊。”

        “这不是怕你累么?”朱朗关心道,“你身体不好,应该多休息。”

        “我不累,那点儿累算什么,跟见到你比起来一点儿都不重要。”江阮笑道,“你去帮忙说说好不好?”

        “好,你想去,我给他们说。”朱朗自无不可。

        朱朗将人带来的时候,可爱精致的少年受到了一致的欢迎。

        他带来了精致的点心,一一送去给众人品尝,吃人的嘴软,又有之前朱朗到处帮忙的事情,这里的人自然是没有给什么为难,反而给予了相当热情的欢迎。

        “这点心是真不错,成哥也过来尝尝。”那边有人吆喝道。

        “我就不吃了,不爱吃甜的。”成颂靠在一旁的桌子上笑道。

        江阮向来在哪里都吃的很开,而中央区果然跟他们原本的小基地不一样,到处都是异能者,他软软一笑道:“谢谢大家捧场,其实做的也不是很好。”

        他不笑还好,就这么一笑,之前王破军在时的旧人莫名的就觉得好像在哪里看过类似于这样的笑容,而在想起谁还给他们吃过小点心时,顿时就觉得嘴里的点心不那么香甜了。

        几个人对视,明显都有同样的感觉,他们扎堆而聚,窃窃私语。

        “你们过来干嘛?”

        “能干嘛,一个同样的感觉,这做派完全跟之前明溏一样啊。”

        “朱哥不会像之前那个大哥那样吧?”

        “朱哥也不是那种会强迫人的那种,但刚才那一笑真的让我背后发毛。”

        几个人齐齐点头,毕竟也是共同经历过明溏一边笑的特别纯情无辜,一边把赖哥烧成灰烬的场面的,现在想起来真是有些心有余悸。

        “不过还是明溏好看。”

        “那种你敢评价,不要命了……”

        他们几个人扎堆,江阮有些莫名,可他的视线也只是在那些看起来平平无奇的人身上停留了一瞬,就瞟向了站在人群外跟众人格格不入的成颂。

        “哥,他是谁?”江阮询问着身旁的朱朗道。

        “嗨,那是我们基地的高手,为人平时比较高冷,没事的,不用在意。”有人说道。

        朱朗解释道:“他叫成颂,是林哥的左右手,人什么都上手特别快,你们别乱说。”

        “朱哥就是厚道啊。”有人感叹道。

        江阮端起了一碟糕点,笑道:“既然是哥他的同事,也应该处好关系,让他一个人待在那里看起来好受排挤,我去让他加入大家吧。”

        他径自离开了人群,端着糕点的盘子站在了成颂的面前笑道:“成哥,别一个人站在这里,吃点儿糕点,大家交个朋友。”

        远看觉得这男人身材样貌都是不错,近看才发现这张脸十分儒雅,带着几分玩世不恭的气场,比之那头猪不知道好上多少倍,就是好像在哪里见过一样。

        成颂低头看了他一眼,事实上他不是第一次见这个人,但这个人给他的印象很深刻,一个白莲花吊着一个傻子玩,而傻子什么也察觉不出来的在那里当牛做马,任劳任怨,却不知道头上的绿帽子戴上了多少顶。

        成颂对于这种人的面子是一点儿也不想给的,事实上他也有这个权利任性,即使看起来很不合群,可他什么时候跟普通人合过群?

        他直接没搭话,冷笑了一声从原地走开,只留下江阮一个人站在原地有些前所未有的尴尬。

        即使是高手,这样的态度也足以让江阮心中升起火气,但越难攻克的,才越证明身边没有人,只有攻克这样的男人,他才能成为别人眼里被仰视的存在,而过来劝他的人的态度也证明了这一点。

        “好了,都跟嫂子你说了,他可不好接近。”过来劝的人其实也有些莫名,因为成颂平时是不太跟他们亲近,但是说话做事不至于到这么没礼貌的地步。

        朱朗拍着江阮的背道:“他就是那个脾气,江阮你别在意。”

        “怎么会?”江阮笑道,“就像你们说的,高手都是有脾气的嘛,没关系,也许他还不是很能接受我的突然加入,等以后在基地来往的多了,熟了就好了。”

        “对对对,就是这个理。”旁边的人笑道,“还是嫂子大度。”

        而旁边那几个扎堆的人却是一阵的窒息:“说话也像。”

        “嗯,就是那种感觉没跑了。”

        “嘴上说着我不气,我很弱小,我很无辜,其实转身就烧死你。”

        “emmmm,一个已经够了,再来一个可能顶不住。”

        “你们几个嘀嘀咕咕在说什么呢?快过来。”有人吆喝道,

        那几个人齐齐扭头,彼此心照不宣的将这话压进肚子里打算什么也不说,然后笑呵呵的走了过去,却没有注意到成颂似笑非笑的看着他们,眸中明显一副看好戏的模样。

        ……

        林肃的房间里明溏正在耍赖:“哥哥,亲亲完,抱抱完才能走,要不然一天都会想你的。”

        林肃在他额头上亲了一下,又拥抱了一下道:“好了。”

        “好敷衍,要亲这里。”明溏挂在他的脖子上点着自己的嘴唇,笑的甜度爆表。

        少年的睫毛很长,这么凑近的扑扇,就跟在老虎爪子前不断来回纷飞的蝴蝶一样,落下来了,吸引注意力了,又跑掉了,然后趁老虎不注意又落了上去。

        林肃低头吻上了他的唇,给了他一个深吻后抬头摸着他的脸颊道:“好了,我该走了,乖乖在家待着。”

        “嗯……乖是肯定乖的……”明溏看着林肃衬衫的领口,手指摸了上去道,“昨晚的印子都没了,我想留个新的。”

        异能者的身体素质不错,伤口恢复自然是比普通人快上很多,除了那些不可恢复的疤痕,像是吻痕这类小的痕迹,即使很深,用不了多长时间就会消散了。

        自然晨起的时候林肃脖子上被又抓又咬的痕迹一点儿也没有了。

        “留吧。”林肃单手解开了扣子道。

        明溏本是凑的极近,那极为干净的下颌线和好看的喉结映入视线,视觉冲击不是一般的大,他直接咽了一下口水,粘乎乎的道:“哥哥,你帅得我都要合不拢腿了。”

        他向来有什么说什么,就算没有都能够捏造出一些什么出来,这么直白的说话,林肃扣住他的后颈道:“要留快留。”

        “哼,多留几个,让你不能在外面乱勾.引人。”明溏一边碎碎念,一边在他脖子上种草莓,种的不亦乐乎。

        “我从来没有过。”林肃低头说道。

        “好了,种出了一个爱心的形状。”明溏满意的看着那里的痕迹,欣赏了一下后伸手将他的衣扣扣好遮住,“太完美了,不能给别人看见。”

        “走了。”林肃轻勾了一下他的鼻尖后转身离开,只留下明溏一人站在原地摸着鼻子,半晌后喃喃道:“撩输了。”

        下次一定赢回来。

        林肃不在,明溏老老实实的开始进行修行,为了榨干……不是,为了基地的和平而努力修行。

        他既然说了异能等级不到七级不会轻易出来,就是不会轻易出来,林肃到了中央区域最中心的楼层,之前的旧人打量他身边没有人时齐齐松了口气。

        幸好那小阎王没在。

        会客厅中仍然热闹的很,只是在看到林肃时,一群人连带着反应,皆是过来问好:“林哥好。”

        “林哥早上好。”

        “林哥昨晚睡的好么?”

        “林哥…”

        一群人很是恭敬,之前的老人是因为见识过他隐藏的实力,也是被他的能力征服,现在的新人虽然大多是因为权势,但是也知道林哥是整个基地中最不能得罪的存在,而因为各方面的消息,林肃的实力被传的有些眼花缭乱,有人说他是难得一见的高级异能者,才能让成颂这样的异能者臣服,也有的说他是低级异能者,不过是借了势,但不管哪种都足以让所有人敬畏。

        人群如同摩西分海一样散开,江阮本是被人声吸引,十分好奇他们口中的林哥是谁,然而在见到男人的第一面,他就觉得自己的视线好像无法从他的身上离开。

        他生的很俊美,从眉梢到嘴角好像都恰到好处,他的步伐和身姿稳重又从容,即使这么多的人看着他,跟他恭敬的问好,他也有一种上位者从容又温和应对的感觉,权势在身,却温柔而谦和,这样的人才是江阮想象中能够站在自己身旁的人,而不是这个五大三粗,只会直来直往,没有一点儿礼仪教养的猪。

        成颂也走了过去,恭敬道:“林哥早上好。”

        他微微弯腰,唇角勾起了一抹看好戏的笑容。

        这抹笑容逃过了其他人的视线,却没有逃过林肃的,而在看到江阮的那一刻,他突然明白了成颂之前的所作所为,朱朗确实是有些傻。

        “林哥早上好,这是我……”朱朗试图介绍,却被江阮压下了手道,“林哥,我叫江阮,我是朱朗的朋友,您好,很高兴认识您。”

        “朋友?!”朱朗明显有些愣。

        朋友和男朋友一字之差,其中的差别可就出来了。

        “是朋友啊,我们从小到大不是最好的朋友么?”江阮脸上笑着,内心里却有些着急,像这样的男人要怎么可能会去触碰下属的人,一旦确认了关系,他就什么机会也没有了。

        朱朗恍然大悟,哦了一声道:“是从小到大最好的朋友。”

        “原来是你的朋友,那就好好招待吧。”林肃看着朱朗道,“今天的事情比较多,这里收拾完了以后还是要忙起来。”

        林肃见过太多思慕的眼神,当然知道刚才的解释是怎么回事,出门前刚刚被叮嘱,当然不能给别人留下任何可以遐想的空间。

        “是,是林哥,我知道了。”朱朗连声应道。

        “嗯。”林肃转身离开,期间并没有跟江阮进行单独的交流,也让他看着林肃的背影暗自捏住了拳头。

        他刚才好像有点儿太急了,那个人完全没有对他留下好感,怎么办?

        事实上周围的人也对江阮刚才的话有些疑虑,能够进入中央区的人怎么可能没有什么情商,只是之前江阮以朱朗爱人的身份自居,这里的人看在朱朗的面子上也会给他面子,现在他这种强势撇清关系的举动,就让人觉得有那么些不太对味。

        那些视线有些如影随形,让江阮的心越发下沉,他咬了一下下唇,拉住了朱朗的手臂道:“哥,对不起,我刚才不想让你的领导觉得我只是一个依附给你的情人,我觉得朋友这样的身份会让别人高看我一眼,对不起,我想错了。”

        他声音中带着些颤抖,似乎还有些哭泣的尾音,似乎刚才真的只是一念之差。

        人都会有很多的一念之差,做错一些事情,有些事情不能原谅,有些事情却似乎还有可以商榷的余地。

        周围人有些人的态度有所缓和,有些人却更看出了苗头不对,可想要提醒时,朱朗已经抱住了江阮轻声安慰:“没事的,没事的,我不怪你。”

        刚才还打算劝的人纷纷退却,当局者自己都愿意原谅,他们也没有什么好说的。

        基地的事情很多,林肃统观全局,虽不算忙的脚打后脑勺,但总归到了饭点也才停下来。

        基地的中央区域可以自己回去做饭吃,也可以在这里的食堂用餐,为的就是节省时间,以及给普通人更多的岗位。

        林肃并不需要进食,但是长期什么东西都不吃绝对会引起别人的怀疑,而且领导人跟下属一起吃饭,更有利于拉近彼此之间的关系。

        他去的时候王泰已经帮忙摆好了碗筷,打好了饭菜,蔬菜很简单,在末世能够每天吃到一样都是很珍贵的,食物中主要能够裹腹的还是主食。

        林肃坐下吃饭,王泰就坐在对面,成颂也过来凑热闹,他还没有进化出味觉,吃东西就是在折磨自己,因此本就打的少的饭,一大部分还进了王泰的盘子。

        “您吃不完的话下次可以少要一些。”王泰认真说道。

        “我用公筷拨的,嫌弃我?”成颂说道。

        王泰摇头:“不是。”

        “本来就个子小,多吃点儿长个。”成颂笑着去呼撸他的头发。

        王泰个子不算特别矮,但是跟成颂一对比就矮的很明显,甚至有些娇小,因为他比明溏还要矮上一些,这话就有些没法反驳,只能顶着一头呆毛欲言又止的看着成颂。

        林肃也不阻止,只低头认真吃饭,然而这里的和谐却让坐在不远处的江阮觉得盒子里的便当有些没滋没味。

        “朱哥,大家都只是吃青菜,我们做了这么多的丸子,可以分给大家吃一些么?”江阮看着林肃那里道。

        朱朗没想那么多:“你能吃饱么?”

        “这么多当然能了,不用担心我。”江阮端着便当盒起身,先是给周围人散了一些,然后在一些人了然的目光中朝着林肃那里走了过去。

        “林哥,这是我特意带过来的丸子,要不要尝一些,里面加了很新鲜的鸡肉。”江阮看着林肃,在他抬头时努力的想要展现自己最为完美的一面。

        他长的这样好,在原来的基地里大家也都很喜欢他,为他争风吃醋的男人更不在少数,这个男人也不会例外,男人嘛,最是吃温柔漂亮这一套的。

        成颂一副看好戏的模样,林肃看了一眼就别开了视线:“我是素食主义者。”

        这样的拒绝干脆利落,连心思都懒得费上半分。

        江阮自然听出了这是借口,轻咬了一下唇看向了其他两人道:“你们要尝一点儿么?”

        他那模样在周围人看来实在有些楚楚可怜,仿佛受了人的欺负和委屈,但那些懂得人却觉得他们林哥这样做才是最对的,明溏虽然对他们很凶,但是对林哥可是粘的紧。

        那个漂亮的很,可是足够凶残,哪里是这个能够对付得了的,两个林哥加起来也对付不了。

        王泰默默护住了自己的盘子:“我的已经够了。”

        成颂吃完了自己盘子里的,直接倒扣了过来起身离开,拒绝的态度更加明显。

        这种情况周围的人目光让江阮有一种他们都在看笑话的感觉。

        下唇咬的有些狠,他看了一眼林肃的侧脸,收拢起情绪笑道:“那对不起,打扰你们了。”

        他们敢瞧不起他,等着吧,等他有一天将这个人拿下了,一定要让他们为今天的嘲笑付出代价。

        他默默离开,倒真是让一些人觉得有些可怜。

        王泰看着林肃道:“林哥,这件事情……”

        那位知道了一定会炸的。

        那是必然的结果,林肃自然是知道的,他并不在意江阮如何,如果这个人只是孤身一人,根本就进不了这里,但是他身边还有朱朗,那个老好人平时忙忙碌碌,什么都肯做,自己却穿的吃的不怎么好,如今看来全都堆砌在这个人身上了。

        想要将人赶走,林肃却没有想要波及到无辜的人,那就要将他们区分开来,让他自己睁开眼睛看看他宠的是什么样的人,如果那个时候他还是心甘情愿,林肃自然无话可说,只能两个都驱逐。

        而现在的问题是这白莲花感兴趣的人是他,要让人看清楚,总不能自己下海,要不然还没有等让人看清,家里的小粘人精醋海都能闹的翻腾起来。

        “等他出关再说。”林肃说道。

        那小磨人精应该也快收官了,而茶艺文化的学习者一般也会对白莲花的行为举止研究的相当透彻。

        事实上明溏收官比林肃想象的中的还要早上很多,说好的是晚上给惊喜,他却是中午就已经完美的跨进了七级的门槛。

        异能再升,跟以前又有天差地别的感受,如果提前去见,那个男人见到他会是什么表情呢?

        怀揣着这样的期待,明溏兴冲冲的进了最中央的高楼,这里多了很多新的面孔,但因为出入的通行证和一些旧人在,并没有人敢拦住他的去路,只是那样出色的样貌仍然引来了不少人的关注。

        “那是谁?”有人实在惊艳不已。

        “那是林哥的那位,别多看。”知道的人提醒道。

        被提醒的人只以为林肃知道了会生气,却没有想到这样纯良漂亮的外表下藏着相当凶残的一面,毕竟一般人也不会那么想。

        明溏打量着这里新的变化,靠近林肃办公的地方心情竟是难得的紧张,他逮住了一个认识的人问道:“林肃在里面么?”

        那人本是看着办公室的地方,转头看见明溏的时候却是吓得差点儿从位置上蹦起来:“明,明哥,您怎么来了?”

        明溏看着他的神情若有所思:“我为什么不能来?”

        他看向了周围过往的人,同样在他们的脸上找到那抹微妙感时,调整了一下面部笑容从容又优雅的朝着林肃的办公室走了过去。

        看着他笑容的人齐刷刷的吞咽了一口唾沫:“……”

        林哥,完了!

        虽然他们林哥不会做什么,但是这种真的很像被捉奸。

        【宿主,您的醋包上线了。】06尽职尽责的提醒道,并且举起了自己的摄像机。

        “林哥,朱哥说您最近特别的忙,这个茶是我亲自晾晒的,去火效果特别的好,是我们家不外传的秘方。”江阮在旁边放着杯子道。

        杯子里泡着菊花,在和平时代并不怎么珍贵的菊花茶,在末世当真是稀有品,林肃瞟了一眼道:“嗯,我对菊花过敏。”

        他起身去取文件,江阮愣了一下,露出了温柔的笑意道:“林哥,您要取什么,我帮您就好了。”

        门被从外面推开,明溏露面的那一刻直接朝着林肃冲了过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挂在了他的身上道:“哥哥,有没有想我?”

        声音软软的,听起来很甜,就是怎么咂摸都是酸不溜秋的。

        林肃下意识将人接好扶稳,连步伐都没有后退一步,低头问道:“你不是晚上……”

        “我只是想要提前给你一个惊喜。”明溏抱上了他的脖颈,旁若无人的亲了一下,“惊不惊喜?”

        虽然很酸,但是酸甜的口感也很好,林肃嗯了一声:“惊喜。”

        “哥哥,最爱你了。”明溏跟他蹭了蹭脸,侧过头的时候却好像才看见站在一旁脸色乍青乍白的江阮道,“哥哥,他是谁啊?你新请的清洁工么?”

        江阮生的可爱,样子也是上乘,杏眼会给人一种特别楚楚可怜的感觉,穿的也相当好,从哪里看也不像是清洁工,偏偏这样的样貌比上明溏的却是输了不知一筹,倒显得明溏好像是很认真的在问询。

        江阮当然知道林肃有一个爱人,只是传说中那个人还跟过基地的前老大,一听就不是什么干净的,而他跟朱朗名义上在一起,那个男人却是到现在还没有碰他,这样一对比,那个人即使据说长的很漂亮,也是高下立见。

        但真的见到人的时候,江阮才知道长的很漂亮是一种什么样的概念,他被完完全全的比下去了。

        他收紧了手指,垂下了眼尾轻声道:“我不是清洁工,哥哥怎么能这么说我?”

        长的漂亮又怎么样,还不是一个人尽可夫的,男人都喜欢干净的。

        他的声音透着委屈,楚楚可怜的模样让明溏一下子就有点火大。

        人在看到类似的人的时候很多的时候并不是一见投缘,而会觉得……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傻.逼。

        明溏现在就有这样的感觉,那样做作的表情,故作柔软的语气,给男人楚楚可怜感觉的眼神……都是他以前用过的套路。

        江阮给了林肃这种暗示,明溏转头将头埋在了林肃的肩膀上哼哼:“哥哥,我只是很好奇你的办公室里会出现其他人,所以才问了一句,他就这么误会我,我太委屈了,哄不好的那种~”

        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小样,跟他斗还嫩着呢。

        林肃抱着明溏坐在了一旁,托着他的脸颊道:“好了,不难过,为了闲杂人等难过不值得。”

        这是直接连清洁工都算不上,直接就是闲杂人等了。

        江阮恨的咬牙,却因为林肃难得的温柔神态对坐在他怀里的明溏羡慕的几乎要发疯,他带着哭腔,眼眶都红了:“我没有~~”

        偏偏林肃没看他,正打算将人直接赶走的时候,明溏却是用一根手指按住了他的嘴唇,明显还没有演够,他扭头道:“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不应该误会你的身份,真的很抱歉,但是你到底是什么人呢?能告诉我么?”

        江阮并没有上工,就像林肃所说,只是属于闲杂人等,但他又是朱朗的爱人,拿着朱朗的通行证同样通畅无阻。

        江阮觉得自己遇上了同类,这人果然是靠心机手段上位的:“您为什么非要揪着这件事情不放呢?就不能放过我么?”

        遇上高段位的了,明溏明显就有了兴趣,委屈巴巴的依偎进林肃的怀里,头枕在他的胸膛上道:“哥哥,我真的知道错了,糖糖知道错了,你让他别误会我好不好?”

        “不是你的错。”林肃很是配合,低头的是温柔,抬头的时候看向江阮却很是冷漠,“你这次是拿了朱朗的通行证进来的,是我们规则的疏漏,下次请不要妨碍公事,出去。”

        直男的威力就是这么的巨大。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69891/3584344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