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重生后我回苗疆继承家业 > 第143章 第 143 章

第143章 第 143 章

        “啵啵,  啵啵啵啵!”

        干瘦青紫鬼爪悄无声息消失在浓重灰雾后,刚才发生的一切恍如错觉。但提灯鬼王愤怒焦急的叫声将巫嵘拉回现实,他嗅到一股淡淡的怪味,  像是腐烂的臭肉被烤焦了似的,  难以言喻。

        另一边提灯鬼王身上璀璨白光渐渐熄灭,  整个鬼王却比初见的时候更黑了一圈。提灯鬼王一挥手,那些从手电筒里掉落出来的白色光点回到他的手中,  凝成一盏提灯。

        提灯是过去欧洲的风格,黑色金属上镂刻着华贵的花纹。水晶罩里面是一根纯白无瑕的蜡烛,  还未点燃。

        这盏提灯很小,  但将它拿在手中的提灯鬼王气势飙升,再没人会注意到他邋遢狼狈的外表,翻滚升腾的鬼气在他背后凝成六七米高的鬼怪虚影,瘦瘦长长的,  像放大的提灯鬼王,又像一根巨型的蜡烛。

        提灯鬼王晃了晃手中的灯,白蜡无风自燃,在提灯中散发出并不非常明亮的光芒。但当白蜡燃起的瞬间,提灯鬼王背后的虚影也骤然亮了起来。宛如满天星光同时坠落,  在浓云密布,鬼气雾气弥漫的昏暗战场上,  突然有了光。

        这是比鬼火更冰冷,也更明亮的光芒,  强有力的驱散了周围的浓雾,  照的满是积雪的大地白晃晃的,  隐没在雾气中的怪物也终于现了形。

        巫嵘起先看到的,  是一只青紫色的手臂。只有四根手指,  尖锐的指甲上染着黑红污渍,仿若血迹。那手臂上长满了又粗又硬的,脏污纠结到一起的黑毛。小臂处的黑毛突兀短了一截,隐约露出腐朽溃烂的皮肤。这是刚才被提灯鬼王灼伤的痕迹。

        但巫嵘望去时正看到被烧焦的黑毛脱落,新生的毛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生长出来,转眼就再看不到半点伤痕。

        这是僵尸?

        光线黯淡下来,不复之前那么明亮。但刚才白蜡燃起的瞬间鹅毛大雪变为小雪,雪片不再那么密集遮挡视线。灰雾也完全散去。只见半空中爬着一个庞然大物,它好似人形却四肢着地,浑身生着厚厚的黑色硬毛,比野兽的毛发还要浓密,尤其是从头部到胸口的位置,长着狮子似的黑硬鬃毛。

        提灯鬼王之前画出的形象还是美化版,这怪物只有脸上没毛,露出青紫僵硬的皮肉。上半张脸上全是肉褶,如波浪般起伏,将眼睛挤得就剩个黑缝。下半张脸却松松垮垮的,两颊像是个各坠了个口袋,看起来诡异可怖,毛骨悚然。

        最骇人的是,它身上没有半点鬼怪的威势,除了那有些腥气腐臭味外没有任何能让人感觉到的气息,明明存存在,却又像不存在似的。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巫嵘戒备警惕,却发现那头怪物的注意力全在那六七米高的明亮虚影上。它畏光似的眯起双眼,探过头去,用那向上纵起的朝天鼻细细嗅闻。这个动作让巫嵘莫名有些熟悉感。忽然一阵冷意靠近,巫嵘回神,发现是提灯鬼王不知道什么时候绕到了他的身边,熄灭了手里的提灯,看了巫嵘一眼后警惕望向怪物的方向。

        此刻它被光柱完全吸引,试探伸出青紫手臂,作势要恶狠狠拍向光柱却又在下一刻收回,动作迅捷快速无比。提灯鬼王已经熄灭了自己的提灯,那巨大光柱也渐渐暗淡下来,天地又变成灰蒙蒙一片。见到这一幕怪物突然发出一阵刺耳如夜枭的哭声,比指甲划过黑板的声音更尖锐难听。

        只见怪物毫不犹豫抬掌拍碎了最后泛着一点微光的虚影,嚎叫声凄厉惊悚,似笑非笑似哭非哭。紧接着它又皱起了的鼻子,抖着脸颊上的肉到处嗅闻,似乎在寻找什么东西。它是追着提灯鬼王一路来的,意识到这点的巫嵘立刻看去,自己身边雪地上竟然没了提灯鬼王的身影,只剩下他那一身破旧不堪的衣服。

        冷意骤然从脊梁骨窜上来,巫嵘蓦然回头,正对上怪物森冷目光。两条黑缝似的眼中迸射出人似的讥讽轻蔑与兽性凶残,它调转方向,一步步向巫嵘走来。鬼犬王见状立刻咆哮起来,巫嵘第一次听它震动胸膛,从喉咙深深处挤压出低沉吼声,如临大敌。

        非常危险。

        巫嵘右手持刀,左臂背向身后。散去鬼手后他手指弹动,一缕幽微火光悄然出现指尖。

        但就在这时——

        “巫嵘我来帮你了!”

        秦青一声嘹亮叫嚷瞬间吸引了怪物的注意力。而和秦青一同前来联邦特警们也看到了那头怪物。自始至终它没有半点鬼气,再加上从刚才到现在一直都是提灯鬼王的招式,根本没多少人注意到它。现在突然看到全被吓了一跳。

        “这是什么?!”

        这难道是提灯鬼王吗?和想象中的不一样啊!

        只是瞬息的迟疑,秦青最快反应过来。但他才刚抬起唐刀,怪物的血盆大口已逼近到脸前!特制唐刀甚至没撑过一秒,直接被它咬的粉碎!

        好厉害的牙!

        秦青似乎也没预料到,咬碎唐刀的怪物再张开口,纵横交错的獠牙直接咬掉了他的脑袋!

        “怪物松口!”

        一声呵斥,血云卷起漫天腥风凝成血掌印轰然坠落,狠狠拍在了怪物的头上。这一招余威震得大地都嗡嗡作响,血掌印猩红发紫,比之前几次威势翻倍!但当血云散去后,那怪物竟然毫发无损。它晃了晃头,交错利齿一切就搅碎了口中的头颅,利爪穿肉串似的将秦青没了头的腔子穿在指甲上要往嘴里送。

        突然它发出一声愤怒咆哮,只见指甲上的秦青身躯蓦然变成了木头,口中搅碎的头颅也没有半点血肉鲜美滋味,竟全都是木屑!

        “呼,还好老子我保命手段多。”

        真正的秦青嫌空中目标太大,悄无声息落到了雪地上,正在巫嵘身边。秦青丢开只剩小半截刀身的唐刀,认没过几秒它就从被怪物咬断的地方变黑腐烂起来,最终成了一团铁渣。紧接着秦青扯开领口拎出个小木雕挂件来。简陋的人形挂件现状凄惨无比,头断了,身体从上到下被贯穿撕碎。

        “咳咳,咳咳咳。”

        秦青突然咳嗽起来,脸涨得通红,背都佝偻起来,咳得撕心裂肺。鲜血夹杂着内脏碎片般的血块从他口中喷出,染红了雪面。吐了几口血后他才直起身,面庞苍白无比,脖子上出现了一圈狰狞红痕,说话倒是比刚才平稳的多。显然虽然他用替身木雕躲过了致命伤害,但也不是没有任何代价的。

        “操,疼死我了。”

        秦青骂骂咧咧:“这他妈可是我花大价钱搞来的好东西,专给提灯鬼王准备的,谁知道差点折在了这!”

        “我刚才明明看到提灯鬼王了,怎么过来一见是这个丑东西。难道刚才鬼王巨烛是幻觉?”

        “提灯鬼王来了。”

        巫嵘嫌他吵,简短道:“就在你脚底下。”

        秦青下意识低头一看,就见自己脚下踩了一团乱糟糟的旧衣服,还被他刚吐的血染红了,看起来脏的要命。他我操了一声,厌恶把这堆脏东西踹开,又用雪去蹭鞋上的脏污。蹭着蹭着,他动作慢了下来。只见被秦青踢开的雪层下面,有面圆形的,油光水滑的蜡板。

        奇特的是,这蜡上面竟然还长了一团团的黑色毛发,看得人简直心生不适,十分想把这些黑毛刮下来,留个干干净净的蜡板。秦青这个人手欠,还真又掏出一把长刀。他刚挑起一撮毛,整个人就僵在那里,凝固住了似的,到最后打了个哆嗦,轻手轻脚又把那搓毛盖回原地了。

        他该是看到了提灯鬼王藏在浓眉下的眼睛。

        提灯鬼王化成蜡藏在雪里逃避怪物追击这件事,巫嵘刚才脱离危险时就想到了。看提灯鬼王这丝毫没有鬼王派头也要躲避追击的架势,天上这怪物恐怕棘手的很。事实也确实是这样,被替身人偶欺骗的怪物愤怒发了狂,猛虎扑食般杀向联邦特警们。

        之前为了跟上秦青尽快赶来,他们大多都是驱使自己的鬼飞过来的,在天上到底是比地上要不熟练一分。几个人当场逃跑溃败,但大多数人毕竟有刚才抗过几次鬼潮的经验,电光火石间飞快联手要和怪物对抗。但没有任何用。

        怪物就像鲨鱼冲击沙丁鱼群般凶猛撕碎了防线,冲的联邦特警们如天女散花般分散坠落,一时间血如雨下。好在当重伤的几个联邦特警们落地后,怪物并没有追击。它似乎对地面上的猎物无感。觉察到这点后其他几个还在空中拼命逃窜的联邦特警们也咬牙一搏,拼着受伤也要落地。

        很快的,雪地里横七竖八或躺或站十几个联邦特警。而天空之上,陈血手和怪物终于迎来了正面的冲击对抗。

        血手猩红恐怖,煞气十足,却不能伤到怪物半点。血能腐蚀掉怪物的毛发,但转眼它就能再长出来一批。被纠缠的烦了,怪物暴躁愤怒咆哮起来。竟不再愣头愣脑莽撞冲杀,反倒停下来,冷眼看陈血手的举动,细缝般的眼中迸射出阴狠凶光。

        有灵智,又比寻常鬼更难对付一分。

        巫嵘密切关注战局,发现就算是之前一掌灭一波鬼潮的陈血手面对这怪物都有些无计可施,它那身坚皮黑毛比钢铁更要坚硬,寻常手段无法留下任何伤口。陈血手那几掌拍下去,除了留下几个不轻不重的印子外完全没有作用。

        “他想把怪物引到东边去。”

        秦青道:“那里是临时指挥所。”

        为了对付这头追在提灯鬼王身后的怪物,周局长等人早有准备。

        “我觉得咱们还是快点走。”

        那头怪物似是觉察到了什么异样,又开始暴躁疯狂怒吼起来。它有一条钢鞭似的长尾,甩起来时搅动风云。狂风裹挟着雪沫漫天飞舞,刚清净些了的天空立刻又变得昏暗灰蒙蒙的起来,如同傍晚。狂风掀起地上的积雪,盖的联邦特警们满头满脸都是,有瘦的还差点被掀飞。

        “我看上面那是头畜生。”

        巫嵘旁边有鬼犬王挡着,掀飞的雪全灌到了秦青那里。他头发眉毛全成了白色,雪还灌进了领口里,冻得他龇牙咧嘴:“畜生发起疯来,可比人鬼厉害多了。等一会安全区外恐怕得闹个翻天覆地。”

        鬼可粗分为人鬼和畜鬼,平日里他们打的大多都是人鬼,就提灯鬼王这样的。畜鬼很少见,因为畜生的灵魂和人不同,是残缺不全的。残魂不能成鬼。除非像鬼犬王这样有别有用心之人将其他被虐犬的怨念灌注到它身上,以怨念聚魂成鬼的,或者用一些其他残忍手段炼畜成鬼,否则基本不会出现。

        这也就意味着同级别下,畜鬼比人鬼强。天空上这头畜鬼身体像兽,脸却像人,不知道是吞噬了多少人的生魂才凶恶成这幅模样。就连五星的提灯鬼王见了它都得望风而逃。

        “你们回去吧。”

        巫嵘摇头:“我等傅清。”

        “你……”

        秦青看他的目光变了,有些复杂,像是想说什么又欲言又止,到最后有点吃味的感叹一声:“你对他可真好。”

        没想到巫嵘竟然是这么痴情的一个人。

        秦青心情复杂,想到考核那天上午,他们排队测验的时候,就巫嵘一个融阴阳结契的。更奇了怪了的是巫嵘还是阴性一方。当时他还想笑话,说是那个大傻子这么年纪轻轻就把自己叼死在一棵树上,放弃了大好一片森林。正是因着这个想法,考核后他难得主动去找了找这个叫巫嵘的人,和他聊了会,想看看他到底特殊在哪……

        好吧。

        想到这,秦青忽然哽了哽。

        巫嵘确实挺特殊的,能包容他跟他在一起的傅清,也绝对是用情深了。要是他秦青找这么个每天吃他假发,美瞳,皮草,化妆品的败家对象,这日子可不能过了。回头等傅清来了,他可得仔细观察,好好看看。回头也找这么个包容心强的对象。

        不知怎的,秦青打了个寒噤,他搓了搓手臂,怀着淡淡的愁绪跟巫嵘告别后就走了,路上还踢起了几个陷在雪窝子里的人。暴君赶羊似的赶着他们一起走了。

        秦青走的正是时候,没过两分钟就听天上那怪物暴怒咆哮,凶悍突袭间万道红光拔地而起,如捆仙锁般将它四面八方全都困住。狂风不止,红绳上金铃叮叮作响,竟有几分道意。锋利兵器伤不到怪物,但这无数结成阵法的红绳却绝妙诠释了什么叫以柔克刚。

        一时间任凭怪物横冲直撞,凄厉怒吼,都无法摆脱阵法分毫,最后倒反被红绳拖到了地上!

        “好个孽畜。”

        老天师满头是汗,和年轻天师分盘腿一东一西坐在雪面上,阵法两边。陈血手久久无法将怪物引到目标点,他们也不能干等着。还好有凌云宗师在,这等阵法才能以他为核心,挪到这里。饶是有凌云宗师承下了七成的压力,剩下的三成让老天师和年轻天师两人分担,也颇有些吃不消。

        “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年轻天师喃喃,随着怪物一次次凶悍冲撞妄图突围,他脸色越来越难看,面色苍白如纸。到最后一口咬破舌尖,凭舌尖血才继续撑下去。咬紧牙关,年轻天师望向阵法北侧的凌云宗师,却看他此刻也紧紧盯着怪物,一向温和的脸上没了笑容,神情分外凝重。

        “阿弥陀佛,果然是你。”

        道一声佛号,苦禅大师缓步来到了阵法面前。那怪物即便被暂时镇住了也凶悍至极,它霍然冲向苦禅大师,掀起一阵腥风。它四爪着地时足有三个成年男人叠加起来那么高,冲到苦禅大师面前就像一座敦实的小山将要倾倒,最后一刻才被阵法束缚住,发出如婴儿啼哭般刺耳叫声。

        这诡异叫声听得人气血上涌,恨不得用手捂住耳朵。但离怪物最近的苦禅大师却一动不动,他看向怪物的目光并不像他人那般厌恶忌惮,反而有几分悲哀温和。他放下念珠,手掌翻转,掌心向上。

        “扎西多齐,你还认得我吗。”

        扎西多齐?

        在场众人一愣,对这个名字很陌生。倒是老天师觉得耳熟,反复念叨几遍,忽然失声道:“扎西多齐,扎西多齐,难道是它?!”

        “你是丹拉哲布寺的护寺神獒,西玛嘉措的扎西格。”

        面对凶暴疯狂,面容可怖的怪物,苦禅大师很难过,声音微颤:“不该是这样的。”他反复颂念经文,呼唤扎西多齐的名字。渐渐地那怪物似乎听懂了似的,不再愤怒咆哮。它低下硕大的头颅,肉瘤似的鼻子嗅嗅,仿佛在辨认对方的气息,离苦禅大师越来越近。

        “苦禅大师,当心。”

        凌云宗师忽然开口,语气冷厉,再没有半点温和:“它早就不是之前的护寺神獒了。它现在是被大天坑污染,比天鬼更邪恶的怪物。”

        “吼!”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刹那间,怪物猛地向前扑去,满口獠牙外翻腥臭血红。只是有红绳束缚,它最近距离苦禅大师仍有一指的距离。它眼中露出一抹人似的讥笑,不顾一切继续向前。红绳深深勒进它的皮肉里,绳上的铃铛如烙铁般滚烫发热,烫的它皮肉发出烧焦的腐臭味。

        但与此同时,红绳阵法被它牵扯到极致,边缘几根红线崩开。年轻天师更是吐出了一口血,脸色青一阵红一阵,默念道德经也无法稳定心神。

        “撑不住了!!”

        轰!

        怪物脱困仰天咆哮,鞭尾横扫搅动的天地震颤。阵法崩溃造成的反噬震得年轻天师连吐几口血,老天师精气神亏损像是瞬间老了几十岁。怪物冲着安全区的方向狂奔数十米,堪堪被凌云宗师和苦禅大师联手拦住。

        “不能让它靠近安全区,它要吃活人!”

        战斗激烈至极,大地震颤浓云漫卷。大团积雪被抛上天际又被狂风裹着肆虐战场。七星剑清越铮声与诵经声,鬼哭狼嚎声合为一体,配乐是怪物令人不寒而栗的咆哮。眼看再次被拦住,它干脆啸叫一声,抖落身上厚毛。瞬时裸露的皮肉上满是触目惊心的腐烂伤痕,但转眼又被新长出的毛发覆盖。

        而那抖落下来的漆黑脏污毛皮卷起地上积雪,霎时间又变成头两三米的怪物。几次三番下来场上瞬间多了七八头小一号的怪物,各个都有不俗的实力。人类方从以多敌少一下子调转了占据,除了苦禅大师和凌云宗师联手对付主体外,其他人每人拦下一头,甚至是两头怪物,顿时疲于奔命。

        至于那两头往安全区外,鬼域边缘跑去的怪物。他们力不从心,无法再管。倒是凌云宗师于激战中预料到了什么,焦急频频向那个方向望去,手中的攻势更凌厉起来。

        *  *

        “你认识它吗。”

        巫嵘正向着与安全区相反的方向走去。提灯鬼王还是融成白蜡盘的模样,像扫地机器人似的跟在他后面,低调在雪里潜行。巫嵘也不管它,用契约去问情绪异常急躁的鬼犬王:“它是头藏獒。”

        怪物的原身是头藏獒,都说十狗一獒,它生前可能是獒王,气势比鬼犬王都要厉害,身上缠着的怨念杀意也更重更肮脏。巫嵘能把鬼犬王身上怨念剥离下来,但是对上怪物就不可能。它是真吃过人,还吃过不少。那些人的怨魂和它纠缠在一起,永远无法分开。

        巫嵘觉得鬼犬王可能认识这头鬼獒,就像它之前叼来小灵犬,恐吓猫崽时一样。它们这样的鬼畜不多见,实力顶尖的更少,该是都有来往。

        但鬼犬王传递给他的,却是憎恶痛恨,外加一些忌惮的情绪。

        难道是仇敌?

        巫嵘转身,正对上两头悄然尾随而来,虎视眈眈的凶残鬼獒。提灯鬼王终于不再隐藏,蜡盘变化,长成人形。一星光点凝成提灯,被他拿在手里。提灯鬼王站到了巫嵘身侧,不远不近,一人一鬼两獒呈三角之势。

        凛然寒风扫落,恶战一触即发。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70223/358434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