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天选预言家 [无限] > 第115章 楼兰新娘10

第115章 楼兰新娘10

        幽暗的墓室内,  一面墙好像链接了两个时空。

        手贴着手,段易与另外一个时空的楼兰新娘有了触碰。

        其后,几乎是怀着某种强烈的预感与本能,  段易一手拽着楼兰新娘的手往墓室方向拉,  另一手则直接捏住她的面纱往下扯。

        就在这个时候,  他忽然听见了风声。

        狂风呼啸不止,段易从狭小墓室转瞬来到了无垠大漠,  骤起的大风正裹着万里黄沙向他席卷而来。

        风暴之中,他转过身,  第一反应是想拉着新娘逃跑。

        但下一瞬,  新娘挣脱开他的手,然后将他狠狠往前一推。

        强劲的风沙袭面而来,将段易的脸颊割得生疼。

        他感到自己被风抬了起来,整个身体都随着尘沙一起被卷到半空中。

        而就在他以为自己会随着尘暴飞走的时候,  他忽然着了地。

        ——他从无垠大漠跌落,回到了墓室内。

        段易第一反应是怅然若失,第二反应是屁股疼。

        因为他被推出来的时候屁股狠狠磕在了地上。

        紧接着墙面传来“沙沙”的声音。

        抬眼朝怪异声音传来的地方望去,段易看见了壁画上的黄沙正在慢慢地往外溢出,竟然来到了这墓室之中。

        黄沙的流动速度并不慢,  目前只将壁画正下方的地面铺上了薄薄的一层沙。

        但任由它源源不断地从画里流出来,不消多久就会将整个墓室掩埋。

        见状如此,  玩家们难免有些惊惶,面面相觑后,  选择陆续退出这间墓室。

        杨夜走上前扶起段易。“怎么回事?刚才发生了什么?”

        段易如梦初醒般道:“我、我感觉我入画了。我碰了那新娘的手,  感觉她是活的。她的身体有温度。我本来想把她带出来,  没想到我跟着她入了画……我遇到了沙尘暴一类的东西,  然后被她推了出来。”

        闻言,  杨夜多看了他几眼。“你这表情不对啊。感觉你被新娘勾了魂似的。”

        段易皱眉:“我——”

        “我没在开玩笑。”杨夜颇有些严肃,“如果新娘是这个副本的boss,她会些蛊惑人心的本事也很正常。我们看壁画的时候得小心点,别意外中招。”

        “倒不是她会什么邪术。我只是莫名……一看到她,就有种很熟悉的感觉。”段易呼出一口气,揉了揉眉心,再看向那不断冒着砂砾的壁画,“话说这壁画到底——”

        想到什么,段易往外跑去。“走。咱们再去仔细看看从‘喜堂’里带出来的那堆东西。”

        ·

        那日段易他们爬过那段白骨洞,到达了被布置成喜堂的墓室,看到了三具白骨,并捡到了包括画具在内的很多东西。

        因为带出来的很多,他们还来不及一一细看。

        如今壁画出现这么奇怪的现象,他们便决定仔细翻看一下那些死人生前留下的东西,看能不能找到什么线索。

        邬君兰先拿出一个背包,正是那装有画具的包。

        从包里找出了许多画笔、颜料一类的东西,邬君兰抖落了一下这包,又抖出几幅卷起来的画。来不及细看这些画,她先把背包从里到外整个翻了一面。

        邬君兰做这些的同时,杨夜在翻另一个背包,段易则捡起了地上的一幅画查看。

        摊开这幅画卷,居然是一张画着佛像的草图。

        而这草图上画的不是别人,正是四大金刚中的一个——手抱琵琶的东方持国天王。

        心里升起一股奇异的感觉,段易听到邬君兰说:“我刚看这背包外面的线脚有些奇怪,猜测里面有暗层。结果没想到,是有人在里面绣了字。这些字连起来像是……一首童谣。”

        童谣?

        具有通关暗示性质的童谣总算出现了吗?

        段易立刻走到邬君兰跟前,这便看到了那首童谣。

        “克劳斯·帕奇,画上门插销,坐在炉子和纺车边上;拿起一杯茶,把它喝光,然后把邻居们叫进来。”

        “画上门插捎?”段易不由皱眉,“这个副本果然跟画有关系。”

        ——画上门插捎,请邻居进来……然后呢?这画出来的插捎,难道能把邻居们锁住?

        这个时候不远处传来了东方羽的声音:“那间墓室里,沙、沙子流得越来越多了!”

        闻言,段易跑到吊起来的墓门下往里面一看,果然,楼兰新娘出嫁的那张壁画所在的墙面上,有越来越多的沙子涌了出来,现在墙面周围地面上的沙子已经非常厚,基本已经能淹没人的脚背了。

        现在摆在大家面前的一条路是——想办法把联通两个墓室的墓门合上,这样里面的沙子就不会溢到营地墓室,继而把所有人掩埋。

        但这样做的后果是,那间有四幅壁画和七具棺材的墓室、外加白骨洞链接的那个喜堂会彻底被风沙淹没,玩家们再也无法探索那里面的秘密。

        那这意味着,他们也许没办法通关,只有在这营地等死。

        段易大脑飞速转动,顷刻间想到什么,高声问:“有没有人会画画?”

        站出来的人是2号高个子姑娘,也是段易猜测的本轮守卫。

        她举了一下手道:“我学画画的。我大概可以。需要我怎么做?”

        段易赶紧地上捡起颜料和画笔递给她:“往漏沙子的那幅壁画上画一面墙,看能不能把沙子封住。”

        “什么?你是说?”2号瞪大眼睛,似乎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先试试看吧。”段易道,“这沙子流速并不快。咱们来得及尝试。我陪你进去。一旦遇到什么危险,我一定带出来。”

        “嗯……行,我还算相信你的。”进这副本后,段易做事的靠谱程度,2号也看得出来,当即拿起画笔、颜料、一瓶矿泉水和两个调颜色用的瓷碗走进了棺材墓室。

        2号果然是专业出生,尽管没有在墙上画画的经验,但她跳了一支最大号的笔,快速调了一下颜料后,寥寥几笔便在一大面墙上勾勒出了墙体的大致形状。

        回头看一眼段易,她问:“差不多这么大?”

        “嗯。差不多。”段易重新望向那面墙,双拳下意识握紧。

        2号是沿着沙子溢出的位置勾勒的墙体,而现在这正在被勾勒出来的墙体的四边,恰好把楼兰新娘框在了里面。

        拿着画笔,2号先快速勾出了墙体上的一个个砖头,再换了个颜色,一点点用颜料将墙体砖头、以及各砖头间的缝隙填满。

        如此,楼兰新娘的双脚、裙摆、再到戴着面纱的脸渐渐被成型的城墙所覆盖。

        到最后她就剩眼睛的部位还露在外面。

        画笔上的颜料变得有些干,于是2号弯腰低头,打开矿泉水往瓷碗里倒了点水,再挤了点颜料出来,重新调颜色。

        趁着这个时间,段易忍不住上前一步,紧紧盯着壁画上新娘双眼所在的位置。

        她的世界正被画笔一寸寸遮盖,如今就剩这一双眼睛还能被人看见。

        而就在这个时候,段易看得清清楚楚——他的面纱落了下去。

        同一时刻,黄沙飞起,再从他眼前簌簌掉落,那双如雾如水的眼睛就出现在了段易面前。

        “小天……”

        “小天!!”

        “小天——!”

        段易忍不住呼唤出声。

        恰此时,2号调好了颜料,在段易根本来不及开口阻止的时候,她拿起沾好颜料的画笔又重又快地一抹——那双漂亮眼睛被封上了。

        新画出来的一面墙,彻底封住了楼兰新娘出嫁图。

        沙沙声不见了,因为黄沙已停止倾泻。

        可与此同时……楼兰新娘也不见了。

        他、他是小天吗?

        可他怎么会出现在画上,还成了“楼兰新娘”?

        还是说,这一切都只是因为自己太过想念他,以至于出现了幻觉?

        段易有些怔忡地坐在地上,此刻地上的黄沙已经淹没他的小腿。

        周围不断有各种各样的声音传来。

        “大家进来看,真的没事儿了!沙子停了!被墙挡住了!”

        “这么神奇?画画真的有用?那是不是在这个副本里,我们画什么、什么就能成真?”

        “诶?要不咱们试试,画个食物什么的?没准能吃?”

        “我不这么认为。画出来的东西可以互相作用,但它们无法跟我们现实中的人互相作用吧?”

        “试试不就知道了?……哎,确实不行。你看,我在这墙角画了个包子,我自己没法把它取出来吃。但你看,我画了个小人儿。现在小人儿拿起这包子吃了起来!”

        段易坐着没动,好似听见了这些话,又好似根本没有听进去。

        片刻后邬君兰和杨夜走了进来。

        见段易模样有些奇怪,杨夜伸手拍拍他的肩。“怎么了?”

        段易抬头盯着那面墙,半晌后:“我……我如果再在墙上画道门,能不能打开门后看见他。还是说……”

        ——还是说,这道墙彻底把他覆盖了。

        我、我是不是又让他消失了一次?

        段易握拳的手臂有些发抖,浑身都被冷汗浸湿。

        跟邬君兰对视一眼,杨夜再重重拍了一下段易的肩。“不要掉入副本陷阱。这个楼兰新娘非常不对劲。我刚才找到了那个叫‘老白’的人的手札。你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考古队里所有人都爱上了楼兰新娘。那个喜堂就是老白布置出来的。他给其他人下了安眠药,趁他们熟睡的时候,连夜挖了一条洞,到达另外一间墓室。将墓室布置成喜堂,他将楼兰新娘的尸体带进去,想跟她成婚。可那个时候的楼兰新娘已经是一具干尸了!

        “更可怕的事情还在后面,他的其他队友陆续醒来后,发现了这个洞,于是纷纷爬了过去。这个期间,他们隔着那个窄洞跟老白对话,说他休想独占楼兰新娘。他们要公平竞争。

        “后来有两个打头阵的成功走了进去,可剩下的人都被堵在了窄洞里出不去。你记不记得,我们在喜堂一共发现了三具白骨?”

        杨夜的话渐渐让段易冷静下来。

        回味了一下这个故事,他想到什么。“童谣。那个童谣!‘画上门插捎’、‘把邻居们叫进来’……童谣暗示了这个故事。

        “会不会是——有一个叫老白的人先进了喜堂,为了跟他争抢楼兰新娘,阻止他们成婚,后来有两个人成功跟了进去,剩下……剩下有8个人,则被堵在了窄洞里。

        “8个人在窄洞里,3个人在喜堂里,可他们这11个人通通都出不去了。因为……因为还有第12个人就在这间墓室没进去。他是童谣里那个‘画插捎’的人。他是不是画了一把锁,把所有人锁在了里面?

        “所以,活下来了一个人,剩下11个……全部饿死了。留在窄洞里8个人的尸体,就成了我们看到的累累白骨道?”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70329/3584346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