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这是病,得治[快穿] > 第95章 第 95 章

第95章 第 95 章

        宋舟顺着他说:“嗯,  没关系。”

        他对房门施了一个小法术,确保不会有别人突然进来,拉过一个凳子坐在奚宁对面:“我昨晚说的话都作数,  不过我从来没有教过别人,  如果有什么不清楚的,  少爷只管问我。”

        奚宁拉高毯子,盖住捏着尾巴尖的手,  点头:“好。”

        他不知道宋舟和他的导师相比,哪个更厉害一些,  但宋舟总比自己强了不少,  而且也是雷系魔法师。

        奚宁正襟危坐,很希望宋舟再给他看一些雷系魔法。

        而宋舟说他基础太差,上午只教了他一些最简单的脉络梳理,这些都是导师曾经教过的,  奚宁虽疑惑却还是认真听着,发现宋舟所讲与导师当初的有些差异。

        宋舟为了避免引人注意,没耽搁太久的时间,临走时让奚宁自行练习。

        他明面上还是一位侍从,下午跟着里恩去打扫房间和院子。

        奚宁近来生病,  管家早已帮他向导师请了假,近期不用去上课,  奚宁在房里研究着宋舟教他的方法,尝试过后发现体内的魔力运转对比从前,  当真有些不一样。

        后来的几天宋舟继续教他一些别的,  奚宁的天赋本就不差,  现在跟着正确的引导,  短短时间内就有了明显的进步。

        换做以前,  奚宁早就兴奋得不能自已,这时候却只勉强开心了片刻,嘴角便慢慢往下压。

        宋舟没有骗他,他真的能教自己,那以前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是他的导师,还是当真像宋舟说的那样,是他父亲的授意。

        奚宁隐约有一些猜想,他强迫自己冷静,替埃文寻找着合适的借口,也像是在安慰自己,可落差太大,奚宁心里十分难受。

        他闷闷不乐,宋舟猜到他的心事,在一旁靠着桌边沉默,突然伸手抓住奚宁的尾巴尖,握在手心轻轻捏着。

        奚宁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慌忙转身想扯回尾巴却扯不动,迅速脸红:“你干什么……”

        他最近和宋舟天天待在一起,彼此都熟悉了许多,奚宁也不怕他,绷着脸道:“放手!”

        宋舟不放,手臂搭在椅背上垂眸看着奚宁:“你的尾巴很敏感?”

        “什……什么?”奚宁刚问了一句,宋舟用指尖在尾巴顶端轻轻刮了刮,奚宁呼吸一滞,颤声道:“你快放手……”

        他身体更加奇怪了,奚宁蜷起双腿整个缩在椅子上,没什么力度地瞪着宋舟。

        宋舟这才松了手,重复刚才的问题:“那你为什么脸这么红?”

        奚宁抱膝在椅子上喘息,片刻后站起来想离开房间,宋舟闪身拦住他,不依不饶道:“问你呢。”

        “而且你答应了我的,只要我教你法术,你就让我摸尾巴……”宋舟死死挡在奚宁面前,弯腰凑近:“忘了?”

        奚宁身体僵硬,低着头道:“没忘。”

        “说话要算数,对不对?”

        宋舟当时可没说过要摸多少次,这几天耐心等待着时机,但现在见奚宁委屈的样子,又心软了。

        他对着奚宁的额发轻轻吹了口气,柔声道:“算了,今天不欺负你。”

        他嘴上说着不欺负,还是伸手揉了一把奚宁头顶的耳尖。

        被宋舟这么一闹,奚宁果然没空想别的,他甚至不敢靠宋舟太近,提防着对方又拉他尾巴,或者自己控制不住再次缠住他的手。

        这几日奚宁依旧会咳出鲜花,每次都是不一样的种类,原先那位医生中途来过一次,询问了些情况后匆忙离去。

        除了喉咙有时会痒不太舒服,奚宁身体并无其他异常,他渐渐不再担忧此事,反而觉得是不是得了另一种病,否则他怎么会一碰到宋舟就起奇怪的反应?

        奚宁想归想,自身魔法的学习倒不耽误,他悄悄从一阶魔法师升到了二阶。

        他突破了新的等级,宋舟暂时不再教他新的东西,让他先复习巩固一下。

        -

        奚宁抽空去藏书阁的时候,不再带着里恩,而是带上宋舟一起。

        他已将宋舟当成真正的老师,总是有许多问题问他,宋舟无一例外,全都耐心回答。

        而且宋舟似乎真的不要其他的报酬。

        藏书阁里很安静,没有别人来打扰,宋舟就坐在奚宁旁边,在奚宁看书的时候悄悄伸手。

        奚宁往旁边挪了一些,忍不住道:“别动手动脚的。”

        他和宋舟熟悉了之后,近来都和他这么说话,宋舟也不生气,这时候他却垮下脸,冷淡道:“好,那不教了。”

        奚宁愣住,不知道该说什么,茫然地看着宋舟。

        宋舟心下烦躁,他原以为奚宁喜欢他,相处久后发现奚宁除了对他脸红,再没别的反应,平时还会刻意避开他的触碰。

        这不是宋舟预想的发展,他又道:“你不愿意,那就算了。”

        奚宁有些慌乱,他环顾四周,压低声音问:“你怎么总是……”

        他不明白宋舟为什么对他的尾巴这么执着,有什么好摸的呢……

        宋舟靠近一些,也学着他低声道:“不摸尾巴也行,你过来让我抱一下。”

        奚宁更加不理解,但为了继续让宋舟继续教他,抱一下也没什么。

        他先问道:“那你不能不教我。”

        宋舟“嗯”一声。

        奚宁慢慢挪过去,属于宋舟的气息逐渐靠近,他明明还没有碰到宋舟,脸上却开始发热。

        他大着胆子抱住宋舟,忍着羞涩:“好了吧?”

        宋舟只说了抱一下,奚宁正想退开,宋舟按住他的后腰将他整个拖过来抱在腿上,在他耳边语气复杂道:“难道你为了学这点东西,什么都愿意做?”

        奚宁挣脱不开,感觉被他碰过的地方在发烫,又怕被人看见:“你先放开我……”

        “不放,”宋舟收紧手臂,捏着奚宁的下巴让他与自己对视,“下次让你脱衣服,你是不是也愿意?”

        奚宁结结巴巴道:“为、为什么……要脱衣服?”

        宋舟盯了奚宁一会儿,又很想笑,低头蹭了蹭他的鼻尖,手上力道不自觉放松了些:“当然是因为喜欢你。”

        奚宁第一次和他贴得这么近,大脑一片空白,没怎么听清他说的话,再也受不住用力推开他,拿起斗篷逃也似的离开了这里。

        宋舟没追上去,先前莫名的怒气已经完全消失了。

        他把桌上的书拿去放好,才慢悠悠地回去。

        -

        在藏书阁里抱过奚宁一次之后,宋舟老实了许多,不再提奇怪的要求,只是有时会目不转睛地看着奚宁。

        奚宁反倒觉得自己的症状更加严重,时常在宋舟的视线下就能默默脸红,和以往接触时的感觉似乎差不多,又有些细微的区别。

        他这日又咳出一朵红色的花,小小的不知是什么种类,宋舟拿过他手里的花,放进自己的衣兜里。

        奚宁喝了口茶润喉,不自在道:“你拿我的花干什么?”

        “我喜欢。”

        宋舟靠在椅背上,又用那种说不出来的眼神看着奚宁。

        奚宁就坐在他对面,放下茶杯轻轻踢了他凳子一脚:“你别老是看着我。”

        “不能看?”宋舟挑眉,“脾气越来越大了。”

        奚宁抖着耳尖,又踢了一脚:“不能!”

        宋舟椅子纹丝不动,转着手里的花瓣低声道:“好好说话,别撒娇。”

        奚宁顿了片刻,抬高音量:“谁……”

        这时里恩在外面敲门,喊道:“少爷,医生过来看您了。”

        宋舟已经起身站好,里恩带着医生进来,奚宁以为医生今日也是照例来为他检查身体的,医生却脸色焦急,让里恩和宋舟两人先出去,他有话对奚宁说。

        等到房间里只剩他与奚宁两人,他拿出一张皱巴巴的纸递给奚宁。

        “少爷,我查到了一些资料,可能与您的病有关。”

        奚宁打开那张纸,纸张有些年头了,边缘泛黄卷起,上面写着许多看不懂的符号。

        医生解释道:“这上面是东方某个国家的文字,上面记载的正是一种奇特的病。”

        他翻译这些文字费了不少精力,他告诉奚宁,他或许得了一种能吐花的病,这种病的起因与来源非常神秘,纸上也没有多说,但写下了能够解除病症的方法。

        奚宁仔细听完,觉得不可思议,他从未出过远门,怎么会染上来自其他国家的病?他问道:“什么方法?”

        医生说:“很简单,只要让您喜欢的人愿意与您亲吻,就能彻底治好。”

        奚宁震惊道:“这……”

        医生也知道非常匪夷所思,但这是他能找到的,唯一的线索了,他将纸上的内容全部重新念了一遍给奚宁听,并叮嘱他:“必须在三个月之内用这个方法,否则病人将不治而亡。”

        送走医生后,奚宁努力消化着这个信息。

        就算医生说的是真的,他到哪里去找喜欢的人呢?

        宋舟被支使去做别的事了,里恩进屋来给奚宁添茶,奚宁出声问他:“里恩,你有喜欢的人吗?”

        里恩摆好茶壶:“现在还没有,少爷为什么这么问?”

        “没什么,就是……”奚宁端起茶杯,“想知道喜欢一个人是什么感觉。”

        里恩想了想,回道:“我也不太清楚,不过隔壁院子的查斯,每次碰见他的女神,总会脸红害羞,跟喝醉了酒似的。”

        奚宁听见他后半句话心里一惊,他在宋舟面前,不就是这样吗。

        他小心翼翼问道:“心也会跳的很快,喘不过气?”

        里恩点点头:“应该是的。”

        -

        宋舟打扫完院子回来,见奚宁神色恍惚地坐在椅子上发呆,桌上还放着一朵花,应当是他才咳出来不久的。

        他一靠近,奚宁回神迅速坐直,紧张地看着他。

        宋舟疑惑道:“怎么了?”

        他捡起桌上的花,随口问道:“医生今天怎么说?”

        奚宁摇头:“没说什么。”

        宋舟并未多想,医生每次过来都没什么实际的进展,他捏着花瓣查看,袖口处突然传来动静。

        他抬眼看去,奚宁表情纠结,不敢看他,又努力做出严肃的样子:“你愿意亲我一下吗?”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70350/3584421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