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1章 狂士楚歌

        说完,敛衽欲起。

        县令连忙站起身,与县尉一同避退行礼:

        “恭送令君(侍中)。”

        在低头行礼的时候,县尉突然想到了什么,对还未离开的荀彧道:

        “厚颜请侍中留步。今日有一事,不知如何衡定,恳请侍中支招……”

        荀彧依言停下:“愿闻其详。”

        县尉便将祢衡的事完整地说了一遍。

        尽管祢衡在登记案牍之前另说了一件重要的事,有足够的分量让县尉“秉公执法”。可县尉自知官职低微,顶上不管哪个官员跺一跺脚,他都心惊胆战,又怎么敢冒着得罪曹操的风险彻查此案。

        之前为了打发“瘟神”,他答应得飞快,此时想来却有些许后悔,不得不鼓起勇气,向荀彧打听风声。

        荀彧听完县尉的话,眉峰逐渐聚拢,如同一副因为滴了水而洇开的山水墨画:“竟有此事?”

        县尉本就有几分忐忑的心思,见荀彧皱眉,立马想岔了,以为荀彧对他接下祢衡报案的行为存有不满。

        仔细一想,祢衡以前也对荀彧喷过“毒液”。荀彧出身名族,年少有为,却被祢衡说成“只有一张脸好看”,这样的贬损,对于重视名望的名臣士子而言无异于对面吐沫,换个脾气差的,都能当场一剑把祢衡戳死。

        县尉怕自己无意中因为祢衡的事得罪荀彧,立即撇清干系:“祢生言语无状,迟早有这么一遭。只是下官负责城中治安,若不理会祢生的申诉,恐怕说不过去……”

        荀彧何等通透,只一眼便知自己方才的表现让县尉误会了。

        他没有急着替自己解释,只郑重肃容道:

        “据法不阿,更不移于情。法者,不因人而异,不因时而改。无论祢处士是怎样的人,是否被他人所喜——平白遭此灾祸,蒙受不公之事,便是不该。县尉能一视同仁,为他申冤做主,正是公义之举。”

        县尉羞愧得红了脸,明白自己错估了君子的胸襟,一拜再拜,嗫嚅道:“得侍中此言,下官羞愧难当。觍着老脸再问一句,昨日祢生击鼓辱骂司空……”

        荀彧制止县尉的歉礼,抚慰道:“二事不可混为一谈。不管司空对祢处士有何看法,对于此事,皆不过‘秉公执法’四个字罢了。县尉只需谨记职责,恪公守纪,绝不会得司空怪罪。”

        郑平不知道府衙的后堂正有一个“自己”得罪过的大佬在帮“自己”说话。他走出府衙后,没有叫车,而是打着“摸索地图”的心思,散步似的往东城走。

        刚才在府衙的小小发作,不过是他计划中的一环,本就没指望能一口气说服那位胆小怕事的县尉,让他为自己尽心竭力。

        但他把握着分寸,放饵给县尉咬。最后那句不轻不重的揶揄,既不会让县尉真的恼羞成怒,又给他安了心。

        至于县尉之后会不会请示曹操,这就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了。

        郑平找到卖吃食的市,买了点填肚子的主食充当午餐,思绪飞转,想到了原主的姓名。

        原主姓祢,名衡,字正平……这个字倒是与他的姓名发音相近。

        引起郑平关注的倒不是这个与他有缘的“字”,而是原主的姓。

        祢。

        根据他的知识储备库,他可以肯定:从古至今,除了祢衡以外,似乎没见过第二个姓“祢”的。

        有关“祢”这个姓氏的文字记载,唯独只有一个“祢衡”。

        如果是姓氏变更、族群失传,现代没有姓“祢”的人倒是可以理解,可为什么古代也没有?

        究其原因,无非只有两种可能——

        其一,“祢”这个姓氏确实是古代一个十分小众的姓氏,族群不多,在历史上留下雪泥鸿爪的唯有祢衡一人。

        其二,“祢”这个姓氏……其实是个伪姓。

        换而言之,祢衡这个名字——极有可能是原主的化名。

        想到这,郑平不由哑然失笑。

        如果“祢衡”这两个字真的只是原主起的假名,那么……这个少年确有几分轻狂。

        根据古时之人的称谓,“父”代表亲生父亲,“考”代表死去的父亲,而“祢”……则是指宗庙中供奉了牌位、接受子孙跪拜的亲父与嗣父。

        单从字面意思上理解,若是把“祢”作为假姓,大概可以解读成“我是你跪拜的爹”、“给你爸爸行礼”……结合原主的脾性,还真有几分可能。

        再加上原主箱箧中一些不可能出现在寻常人家的宝物,对于他的身份,郑平多少猜到了几分,只不知那张写了“祢衡”大名的通行证(传书)是怎么拿到的……

        正想得出神,郑平突然感到衣裳右摆传来一阵拉力。

        低头一看,只见一个六、七岁左右的垂髫小童正抓着他的衣摆,昂着头,面无表情地望着他。

        恬然从容的神态不免一僵,郑平与那小童大眼瞪小眼了许久,见对方仍然拉着他的衣摆,却是一句话也不说,郑平沉默许久,将视线落在手上吃了一半的蒸饼上:“……你想吃?”

        小童没说话。

        郑平犹豫了一息,指向不远处的饼摊:“你松手,我再买一个给你。”

        小童终于动了,却是微微摇了摇头,仍然直勾勾地盯着他。

        从郑平的视角看来,小童的目光似乎直盯着他手中啃了一般的饼……郑平没想到这孩子对自己吃了一半的饼竟爱得如此深沉,便掰去自己咬过的部分,把剩下的那部分递给他。

        小童没有接。

        郑平眼中的疑惑渐浓。

        “不是这个……?那你在看什么?”

        小童仍然没有说话。

        郑平忽然想起“造物主”曾与他说过:当与孩子沟通时,最好蹲下身与他们平视。这样既能表现出自己的友善与尊重,又能让他们卸下防备,主动打开心扉……

        当然,原句最后还有一段“不要用惯常的刁嘴巴对付他们,你会把他们吓哭,不会说话就给我闭上嘴”,已经被郑平自动忽略,还给了对方一堆垃圾话作为回敬。

        见眼前的孩子仍执着地仰望着他,郑平曲膝半蹲,学着亲和力极强的好友,用自己最大的耐心,温声询问道:“怎么了?”

        小童仍然没有说话,却拿小手摸了摸郑平脸上的淤青。

        郑平来不及遏制眼中的惊讶,就听旁边传来一个粗粝的怒叱:

        “好你个祢衡,不但四处欺辱他人,竟连我痴傻的侄儿也不放过!”

        孔融一直在关注这对父子的表现,自然也发现了二人之间一瞬间短暂的眼神交涉。

        他瓮声瓮气道:“我记得方才郗侍中说过:若由你来阐述,未免参杂过多的偏向之意。郗侍中既然有这样的心思,为何又中途插了嘴,表示你的偏向之意?郗小郎再过两年便可及冠,非无知儿童,他与正平方才开始对峙,还未说什么,你便替他答了,竟不知今日落水的到底是小郎还是侍中?还是说——他的所作所为、一言一行,皆出自你的授意?”

        孔融也是气得很了,字句犀利,连表面功夫都不愿维持。

        本章共2段,你正在阅读(第3段)

        本章共2段,你正在阅读(第4段)

        本章共2段,你正在阅读(第5段)

        本章共2段,你正在阅读(第6段)

        本章共2段,你正在阅读(第7段)

        本章共2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2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

        本章共2段,你正在阅读(第3段)

        本章共2段,你正在阅读(第4段)

        本章共2段,你正在阅读(第5段)

        本章共2段,你正在阅读(第6段)

        本章共2段,你正在阅读(第7段)

        本章共2段,你正在阅读(第8段)

        本章共2段,你正在阅读(第9段),,网址    ,: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70359/3580923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