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渡佛 > 第85章 第八十五章

第85章 第八十五章

        “师父?”身为主持大弟子的佛修低声问,  似乎在奇怪他师父为何站在院门外面,而没有走进院里恭贺那位洛姑娘突破结丹期。

        明明他们过来的原因就是这个。

        青云寺主持往后退了两步,直到自己的身影完全隐去。

        他别开眼,  看着雨后初晴的蓝天,  微微眯起眼。

        “……佛祖既然垂怜世人,  为佛门送来一位佛门之光,又为何要让他渡最难渡的情劫?”

        “这到底是幸,  还是不幸?”

        主持低低自语,声音轻到他身边的大弟子都没听清。

        等大弟子又喊了一声,  主持才回过神来,  他摇摇头:“因果际遇,谁又能说得清呢。”转头看向他的大弟子,平静道,“无静,  我们回去吧。”

        了悟突然抬眼看向院门方向。

        竹林形成的影子拉长,风动竹子动,于是影子也跟着胡乱摆动。看上去没有任何异常。

        了悟往后退开一步,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问衡玉:“天色还早,  要陪你下山逛逛吗?”

        “那等我先沐浴一番。”衡玉说。

        沐浴过后,衡玉换了身红色的长裙,  袖口内翻成黑色竹纹,便在妩媚中添了几分干练。

        她撑着素净的油纸伞,  与了悟一道走下山。

        来到寺庙门口时,  慈眉善目的青云寺主持轻轻朝他们点头致意,  直到看到他们的背影逐渐消失在他的视线里,  他方才长叹一声。

        -

        酒楼二楼。

        衡玉和了悟坐在窗边,  桌子上泾渭分明摆着四道菜,两道素食两道肉食。

        她已经吃得差不多,托着腮听下方的人唱黄梅戏。

        听了一大半,衡玉突然想起一曲非常耳熟能详的黄梅戏《梁山伯与祝英台》。

        她的身体往后靠,懒懒倚着柱子,侧头看向正在喝茶的了悟,将《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娓娓道来。

        “英台不是女儿身,因何身上有环痕?”

        “耳环痕有原因,梁兄何必起疑云,村里酬神多庙会,年年由我扮观音,梁兄做文章要专心,你前程不想想钗裙。”

        “我从此不敢看观音。”

        说到这里,衡玉屈指扣着桌面,笑问了悟:“你知道梁山伯为何不敢看再观音吗?”

        了悟沉吟片刻:“大概是……他问心有愧吧。”

        但凡看一眼观音,梁山伯做文章不专心。

        前程尚且未定,他已然动心。

        话音微顿,了悟就猜到她这么问的原因。

        他现在与这曲黄梅戏里的故事有些相似,佛道就是他的未定前程,而他已经动心。

        他抬眼看她,那双眼睛如早春山溪般澄净——身为凡人,这曲黄梅戏里的主人公其实可以轻易寻到双全之法。

        衡玉似乎没注意到他的目光,下巴微点表示赞同:“我也是这么想的……”

        “洛主。”了悟突然出声,几乎有些失态地打断她的话,引得衡玉错愕看他,“若梁山伯难以两全,你觉得他该选些什么?”

        衡玉眸中似乎又着泠泠水色,但再一细看,此时她眼中的冷淡是前所未有的浓郁,面色同样平静到极点:“自然是前程。”

        “观音就是一场美梦,若是难以两全,梦就该醒了。”

        了悟几乎有些艰涩地开口:“……若他偏要勉强呢?”

        衡玉的长睫覆盖在眼睛上,轻轻颤抖:“都说了难以两全,还能如何勉强?我想闭关巩固修为了,我们回去吧。”

        回去的路上,两人都没有再开口说些什么。

        了悟刚开始还和她并肩走着,慢慢地就落后了半步。从他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她小半边侧脸。

        他以为,两人之间经历过那么多事情,她的想法会慢慢改变。

        可原来——是他天真了。

        她明明,与他越来越亲昵。

        却又无比的,近乎让他觉得残酷的,清醒着。

        所有的亲昵,都起于情劫和内门任务;最后也将终于此——这就是她想要提前向他预警的。

        一走进厢房,衡玉就把门甩上,挡住外面那人的目光。

        她的背脊靠着门板,微微拧起眉,许久都不言语。

        过了好一会儿,她才微微启唇,大口喘起气来,似乎只有这样才能续上自己的呼吸。

        半晌,衡玉抬手,摸了摸自己的眉骨:“面相变化是吉兆吗?”她自嘲一笑。

        -

        突破结丹期出关,衡玉原本想陪了悟几天再重新闭关巩固修为的。

        结果她心血来潮,非要把《梁山伯与祝英台》的故事复述给了悟,反倒坑了自己。她现在压根不敢见他,那双漂亮温和的眼里但凡染上悲伤,就会让她觉得莫名愧疚充满压力。

        没等衡玉走到蒲团上盘膝坐下,外面突然响起一阵脚步声,然后声音越来越近,停在了与衡玉一门相隔的地方。

        了悟把手覆上木门:“你刚出关,过两日再闭关巩固修为吧。”

        “过两日和现在也没什么区别。”衡玉想给他开门。

        “不用开门了,就这样说话吧。”了悟温声道。

        “……好。”

        了悟这才回答她刚刚的问题:“就当是陪贫僧。”

        “……好。”衡玉垂眼。

        “那贫僧就先回去了,你早点休息。”

        等到门外的脚步声逐渐远去,衡玉才走到床塌边直接躺下。

        她懒得再想些什么,脸朝着床里侧,扯过被子蒙住自己,尽力沉沉睡过去。

        第二日,天还灰蒙蒙的,衡玉就睡醒了。

        她没了困意,直接起床梳洗。

        推开窗想换气时,才注意到对面的厢房烛火跳跃,火光将了悟的剪影投照在窗纸上,他坐在窗边手捧经书,手大概是撑着脑袋的姿势。

        “了悟。”衡玉喊了一声。

        几秒后,那道剪影动了起来。

        然后,紧闭的窗被人推开,夜色里,衡玉几乎看不清他的身影。

        她只能听到他问:“睡醒了?”

        衡玉点头,想起他看不到,连忙出声应了句:“是的。”

        “你还没睡吗?”她又问。

        “还没,在看些书。”

        了悟瞥一眼那本封面正面朝上的杂书。

        他以往很少接触这些杂书,只是听她说了那曲黄梅戏,发现她的兴趣爱好有些广,突然就对这些杂书升起几分好奇。再加上他心里存着事毫无困意,就不知不觉到了现在。

        “那快睡吧。”衡玉说。

        了悟沉默片刻:“……贫僧在看杂书,洛主若是无事,要不要过来一起看打发时间。”

        衡玉先是惊讶他会看杂书,又仰头望了望天色,这个点看杂书?

        罢了,看什么不重要。

        衡玉也不回答,直接开门穿过院子来到他的屋子前。

        了悟帮她开门时,非常自然地牵着她:“进来吧。”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70362/358434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