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反派疯起来连自己的白月光都不要了 >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你帮帮我

第44章 第四十四章你帮帮我

        今天是周六,  电影院里的人特别多,现在还不到开空调的时候,大家都穿得挺厚的,  举着『奶』茶,  抱着大桶的爆米花,  空气中弥漫着暖洋洋的热闹。

        “想吃什么?”

        苏蔼指了指收银台旁边的『奶』油味儿爆米花。

        顾羿过去买,  他神情温柔闲散,  跟收银台的小姐姐说着话,不管别人有没有红了脸,  他身上始终带着不动声『色』的漠然。

        顾羿把手里的爆米花递苏蔼。

        电影快要开场了,  他们刷了票进场。

        《阿凡达》是很久之前拍摄的科幻电影,剧情紧凑,  题材新颖,  特效真实酷炫,  评分和口碑都很好。

        苏蔼看过这部电影,  看过好几遍,但他仍然看得很认真。

        男主身体残疾,但理没有。

        但电影已经看过好几遍,  加顾羿在旁边,整场电影两个小时,  苏蔼一直心不在焉,  爆米花倒吃了不少。

        从电影院里出来,  顾羿把打哈欠的苏蔼往自己身边带了带,  “我带你去吃饭。”

        苏蔼伸手弄了弄额前的头发,随口问道:“吃什么?”

        “火锅。”

        苏蔼眼睛顿时就亮了起来。

        火锅店也在商场内,可能是由于新开业做活动的原,店内客人特别多。

        装修风格与山城那边相似,  桌子的红油咕噜噜冒泡,辣椒与牛油的香味在空里飘散,刺激人的感官。

        顾羿带着苏蔼找到一张双人桌,苏蔼擦着筷子,问道:“我记得你不吃辣。”

        “没有不吃,”顾羿否认道,“只是不太能吃辣。”

        “好吧。”苏蔼没跟顾羿一起吃过辣,自然也不清楚对方到底是不能吃还是只能吃一点。

        “你看菜单,我不挑食。”顾羿用他自己的手机扫了码,递四处张望看热闹的苏蔼,笑了笑,眼神柔软随和。

        “好。”苏蔼觉得他还是比较挑的,这点,顾羿清楚地知道。

        苏蔼低头看菜单,还没点几个,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苏蔼。”熟悉的声音。

        “啊?”苏蔼一抬头,就对了许小科的脸。

        接着,他又看见了许小科身后的萧岽。

        校队的人起码来了一半,许小科和祁宣,严长戟和赵钛也来了。

        “巧巧他妈巧巧开门,这他妈也太巧了!”许小科感叹道,边感叹,边拖了把椅子在苏蔼旁边坐下。

        “......”

        严长戟立马伸手死命拽他,“让我坐,你去跟萧岽。”

        “我跟他又不熟,我不去。”许小科说。

        苏蔼看看萧岽,又看看许小科,问道:“你们怎么一起来了?”

        “门口碰见的,萧岽说校队聚餐,听说这家店新店开业所以来了,我是本来就要来的,还是我顾哥推荐的这家店呢,顾哥,你说对不对?”许小科说道。

        顾羿喝了一口麦子茶,点了点头。

        苏蔼也没想那么,往里边移了移,“那一起吃?”

        他一说完,顾羿就几不可见地扯了扯嘴角,萧岽的脸『色』也一下子沉了下来,他还站呢。

        两分钟后,服务员帮他们拼了一条长桌,十几个人热热闹闹地围了一桌子。

        “要吃什么自己点哈,别客。”严长戟扫了码,开始点菜。

        苏蔼依坐到了顾羿旁边,他点完了之后将手机还了顾羿,顾羿看边并没有点多少,问他,“就这些?”

        “就这些,”苏蔼点点头,店里太喧嚣,他还怕顾羿听不清楚,特意靠近顾羿  ,小声说,“每个人不能点多了,我们十几个人,每个人随便点几个就够了。”

        萧岽在两人的对面,看见两人靠得这么近说话,差点将手机丢进锅子里。

        但顾羿很开。

        或许两个人的时候,苏蔼总是若即若离,甚至尝试要跟自己保持距离。

        但只要有其他无关紧要的人出现,他就是苏蔼最亲密的人。

        无人可以代替。

        菜很快上来了,许小科把『毛』肚按在锅里,嘴里开始叭叭叭,“知道我们学校那条银杏大道么,就是那对情侣,他们回国了,下周要回学校讲课。”

        严长戟将冰粉嗦地吸溜一下,“真的?”

        “真的。”

        “苏蔼,你怎么不说话?”

        苏蔼看了严长戟一眼,“我吃饭不喜欢说话。”

        尤其是吃火锅,话太多的话,容易饿肚子,更何况是跟这群体育生一起。

        其他人都在埋头苦吃,除了萧岽,他一块牛肉在锅里下下烫了好几分钟,也不见他捞起来吃。

        许小科正想提醒他,就见萧岽将牛肉夹到了苏蔼面前的盘子里。

        场面安静了几秒钟。

        男生嘛,大大咧咧,一起吃饭不抢食都算是客了,人夹菜这行为,属实有点奇怪。

        更何况,顾羿还在这儿呢。

        虽然他俩还没在一起,可是他们的关系是众人都默认了的。

        当然也不是说萧岽就不能给苏蔼夹菜,只不过旁边几个看见的人都觉得这不符合萧岽的人设。

        苏蔼也愣了一下,他抬头,“你自己吃啊,不用管我。”

        萧岽板着脸,“太老了,我不想吃。”

        “......”

        萧岽话音刚落,就见顾羿从苏蔼盘子里夹走了那块牛肉,丢进了脚边的垃圾桶,然后对萧岽笑了笑,“不好吃的东西,就不我家酥酥了。”

        萧岽的手指攥紧了筷子,一个字都没说。

        他不想跟顾羿对上,可就是忍不住,他是喜欢苏蔼,但也没有想过去『插』足这两人。

        但这不还没在一起吗?没在一起,也不允许他对苏蔼好?

        以前在西中也是,苏蔼旁边只有顾羿,那时候两个人一个班,什么都绑一块儿也能理解。

        但现在两个人都是大学了,不在一个专业,更加不在一个学院,顾羿还是阴魂不散。

        一顿饭下来,萧岽的牙都快咬碎了。

        他望对面风轻云淡,看起来好像没有任何东西能够影响他,温柔又沉静的顾羿。

        只觉得『毛』骨悚然。

        这个人,是魔鬼么?

        -

        第二天的比赛,申大对铁大。

        铁大本身实力是很强的,但他们很依赖于队长,队长在,他们就所向披靡,队长不在,他们就宛如一堆无头苍蝇,四处『乱』窜『乱』打。

        好巧不巧的是,铁大队长昨晚跟女朋友吵架,两个人互殴,都进了医院,今天无法到场参加比赛,申大有苏蔼跟萧岽带队,打他们跟玩儿似的。

        为知道没有了顶梁柱自己学校必输,铁大来看比赛的人很少,他们校队自己里也清楚得很,打完就跑了。

        [我们申大是老天爷赏饭吃啊!]

        [怎么感觉胜之不武呢?]

        [管他武不武,赢了就行了,又不是我们把他们队长打进医院的。]

        [但是,铁大也不是真的很菜好吧,申大也不是真的没实力啊,刚才打完了比赛,我看见之前在我们学校选拔省队成员的教练在跟我们学校教练聊天。]

        [楼上想要表达什么?]

        [就是,对方好像对苏蔼还是萧岽有那么一点意思。]

        [进省队有什么意思?打两年,退役了,有什么用,你们别忘了,苏蔼高考708,又是传媒学院的,家里又有钱,干什么要去吃打比赛那个苦。]

        [萧岽可以去吧?我觉得他还挺适合打比赛的。]

        [万一人家看的就只是苏蔼呢?]

        [楼上好杠啊,子受不了了。]

        [你们有没有发现,今天比赛,观众席上没有顾羿。]

        [顾羿哪儿去了?苏蔼打比赛他也不来?]

        [没看见他来,入场的时候就没看见,可能有事吧,他们经管每天课那么。]

        [但今天是周日啊,周日上什么课?]

        [学霸的周日跟我们的周日,可不是同一个周日。]

        [......闭嘴。]

        此时此刻的医院急诊走廊,抢救室的门开开合合,家属和医务人员进进出出,走廊的椅子坐很病人的家属,有的神情焦急,有的却是呆滞。

        一端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穿着球服的男生是跑过来的,外边随便穿了件外套,男生长得精致,吸引了不少人的视线。

        苏蔼到了抢救室的门口,看见了一旁的徐萍,过去叫了声徐阿姨。

        徐阿姨答应了一声,便开始唠叨起来,“你们这些孩子,火锅哪是能随便吃的,又油,又辣,还好你没事,要是你也进了医院,今天比赛还要不要打了?”

        苏蔼低头,乖乖听训,直到徐萍念叨完,苏蔼才敢抬头,往抢救室里边看了看,问道:“顾羿哥哥怎么样了?”

        “没事,急『性』肠胃炎,吊两瓶水就好了。”徐萍说道。

        苏蔼点点头,跟徐萍一起到后边椅子坐下。

        过了一会儿,苏蔼语悠悠地问徐萍,“徐阿姨,你为什么不跟江女士一起创业啊?”

        徐萍笑得很坦然,苏蔼看见她眼里没有匡严所形容的半点意气风发,像一口沉寂已久的井。

        “创业风险很高的,我不喜欢冒险,”徐萍慢慢说道,随后又笑了,拍了拍苏蔼的肩膀,“阿琬是你妈,你一口一口一个江女士,小心挨打。”

        “江女士听起来比较年轻嘛。”苏蔼忍不住跟徐萍撒娇。

        男孩子眼睛亮晶晶的,连睫『毛』看起来都是亮晶晶的样子,明媚又阳光。

        徐萍里一软,有些羡慕江琬,顾羿从小懂事,安静又话少,像苏蔼这么撒娇是从来都没有过的。

        “医生怎么说的啊?”苏蔼又问徐萍。

        他现在在长辈面前还是那个又乖又软的苏蔼,又变成了之前高中那会儿的样子。

        徐萍说没事,“说是因为饮食不当,吃了刺激『性』食物,刺激到了肠胃。”

        苏蔼点着头,本来还在想顾羿是上哪里吃的刺激『性』食物,想到一半儿,突然意识到,最刺激的食物应该就是昨天的火锅了吧。

        顾羿是典型的申城人,吃不了辣,口味清淡,这点苏蔼是清楚的,昨天去吃火锅,苏蔼还以为顾羿也是凑热闹想尝尝鲜,没想到对方根本就不能吃辣,尝鲜也不行。

        苏蔼压根就没往顾羿是为了让他开这边想。

        抢救室不能进去家属,顾羿输『液』大概要输到晚七八点,苏蔼跟徐萍在外边坐到下午四点多的时候,顾非楠来了。

        对方西装革履,裤管笔直,皮鞋铮亮,他走到徐萍面前站定,轻声问道:“怎么样了?”

        徐萍笑了笑,摇摇头说没事。

        苏蔼低头玩手机,抽空叫了声顾叔叔。

        顾非楠神手『揉』了一把苏蔼的头发,视线却投往徐萍身上。

        苏蔼余光看见,徐萍搁在膝盖的手指攥了攥。

        徐萍长得很漂亮,比起江琬如兰花似的恬静优雅,徐萍的面容甚是明艳动人,五官都特别精致艳丽,她化了妆,放大了这些优点,坐在苏蔼旁边,像一个漂亮的大姐姐。

        不少人路过的时候都会往她身看。

        顾非楠蹙眉,眼神不赞成,“小羿进了抢救室,你还有思化妆?”

        徐萍连忙解释,“我正好跟朋友在外边逛街,接到电话就直接过来医院了,我没想那么。”

        顾非楠眉皱成了一团,“哪个朋友?”

        “小羿初中时候同学的妈妈,正好搬到我们隔壁了,找我出去散散步。”

        一问一答,不像夫妻之间的对话。

        苏蔼抠手指甲,里有点不好受。

        不管顾羿曾经在书里做过什么,徐萍是真的对他好。

        “她们这些人,目的都不太单纯,”顾非楠在徐萍旁边坐下,握住了她的手,“你以后不要随便跟人出去,跟人交往要提前跟我说一声,要是被骗了怎么办?我很担你。”

        顾非楠语气温柔,跟之前面容阴鸷的顾非楠判若两人。

        徐萍点了点头,觉得顾非楠说得也是,“我知道了,以后我会注意的。”

        顾非楠满意地笑了。

        他情不错,才想起来同苏蔼聊聊天,他看见苏蔼身穿着球服,问道:“酥酥还会打篮球啊?”

        苏蔼点头,“去大学了才会打的。”

        “可以,你们这个年纪,适合打篮球,很帅,很吸引女孩子的。”

        徐萍闻言立马嗔怪地看了顾非楠一眼,“你说什么呢?酥酥跟我们小羿……”

        顾非楠的表情顿了顿,随即又变得十分自然,“我知道,开玩笑呢。”

        苏蔼假装没看见顾非楠眼里那一闪而过的不赞成的情绪。

        他看了看时间,说道:“要不顾叔叔您和徐阿姨先回家吧,我在这里等顾羿哥哥就行了。”

        顾非楠刚想说话,被徐萍打断了,“那怎么能行?今天回家住,等会跟我们一起回家。”

        她说完,怕苏蔼又拒绝,于是便又说:“阿琬前天还跟我说想你了。”

        提起江琬,苏蔼的就软了。

        但他还是拒绝了,“明天有早课,太早了,周末我和顾羿哥哥一定回来。”

        徐萍还想说话,顾非楠按住她的手,笑意未进眼底,“走吧,周末回家也是一样的。”

        徐萍挽着顾非楠的手臂从急诊走廊出去了,苏蔼在他们走之后才抬起头。

        成熟而又有魅力的男人与明艳照人的女人,怎么看都令人艳羡。

        苏蔼试朝抢救室内张望,顾羿靠在床睡着了,护士正在帮他更换『液』体。

        顾羿那么敏感的人,每天看自己母亲在父亲面前小心翼翼,卑躬屈膝的时候,应该是怎样的情呢?

        医院的停车场。

        顾非楠了车,一直没有启动车子,徐萍系好了安全带,扭头有些疑『惑』地看向顾非楠。

        顾非楠清了清嗓子,才开口说话,“以后不要再在两个孩子面前提以后的事情了,嗯?”

        一般这种时候,徐萍都是盲目服从顾非楠的要求的,但今天她没有。

        “我能听听理由吗?”

        顾非楠语气慢条斯理,“苏蔼学了传媒,他家里也没有这方面相关的产业,我听老苏说过,他只要孩子喜欢,那这么看来,苏蔼也成为不了顾羿以后路的助力。”

        徐萍看顾非楠的侧脸,张了张嘴,发现自己惊愕得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顾非楠没注意到徐萍的神情,他继续说道:“我们家也并不缺老苏家里的产业,比起他手的财产,我更加想要苏蔼成为顾家的人,成为我们顾家的一份子,但他竟然去学了摄影,唉,挺遗憾的,毕竟我还挺喜欢苏蔼这个孩子。”

        等顾非楠说完,徐萍也终于找到了自己的声音,“学摄影,有什么问题吗?”

        “问题大了,”顾非楠的神情有些轻蔑,“这种专业,只能当当爱好,它能当饭吃吗?不能的,我们这种家庭,去学摄影,跟堕落有什么区别?”

        “幸好顾羿从小就听话,让我省。”顾非楠说到这里,满意足地笑了几声。

        徐萍里慢慢有些发凉,她一直以为,顾非楠跟她一样,尊顾羿,尊顾羿喜欢的人和事物。

        况且江琬是她最好的朋友,可现在在顾非楠眼里,对方的孩子也不过只是一个没有任何可以利用地方的废物。

        可不爱顾羿,却是真的让徐萍有些忍无可忍。

        徐萍忍长久以来的对顾非楠的服从『性』习惯,说道:“我很喜欢苏蔼,我觉得他跟小羿,我挺看好的,你也不用想得这么极端。”

        顾非楠很久没被徐萍反驳过了,他愣了一下,随即眉间出现隐隐的怒。

        但转瞬即逝,他又变成了儒雅随和的样子。

        “你不懂,不要『乱』说。”顾非楠语气里含有淡淡的警告意味,他十分不喜欢徐萍忤逆他,更何况徐萍已经逆来顺受这么年,乍然的违抗,令他感到不太舒服。

        徐萍还想反驳,被顾非楠看了一眼,她习惯『性』地点了点头。

        内却突然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迷』茫感,她靠在椅子从后视镜里看见自己,有些不太认识镜子里的那个人了。

        -

        苏蔼打了比赛,累得很,玩了会儿手机便靠在椅子睡着了,被叫醒的时候他还以为是顾羿输『液』输完了,一直起身,就看见顾羿举着『液』体站在抢救室门口。

        他旁边的护士在走廊里看了看,顾羿不知道说了句什么,她的视线锁定了苏蔼,护士朝这个头发『乱』糟糟,俨然是刚睡醒的男孩子笑了笑,招了招手,温柔地说道:“你是顾羿的家属?他想去洗手间,你可以陪他一起去吗?”

        苏蔼脑子还没完全清醒过来,但人已经下意识地点了头,接过了顾羿手里的『液』体。

        男洗手间现在正好没人,苏蔼站在顾羿旁边,顾羿站在便池跟前。

        两个人仿佛成了两尊雕塑。

        “你脱啊。”苏蔼无奈说道。

        说完又觉得这句话不太对劲,就又改口,“我是说,你现在可以把拉链拉开了。”

        顾羿这段时间连病,脸『色』很差,苍白得不见一丝血『色』,他甚至都有些站不稳,快要倚靠在苏蔼的身上。

        “酥酥,你帮帮我吧,我现在没有力,头特别疼,胃也很疼。”顾羿眼睫上下扑动像两扇蝶翅,令人看了就忍不住心软。

        苏蔼也逃不过。

        他『露』出为难的神『色』,“这个能怎么帮?”

        顾羿勾了勾嘴角,慢慢说道:“你把拉链拉下来,再把它拿出来就可以了。”

        苏蔼的眼睛慢慢睁大,有些不可置信,“你连这个都做不到?”

        顾羿眨眨眼睛,诚实地摇了摇头。

        “行吧。”刚睡醒的苏蔼,脑子还混沌,他仰头问顾羿,“那我蹲下来?”

        顾羿还没来得及回答他,苏蔼又说,“算了,站也能做。”

        站也能做?

        顾羿眼里出现了零星的笑意。

        苏蔼将『液』体递顾羿自己拿着,他弯腰帮顾羿拉拉链,顾羿举着『液』体,身体自然而然地往苏蔼身靠。

        男孩子穿着黑『色』的夹克,身上的息却温柔又无辜,单纯得有些可怜。

        苏蔼正拉,后颈被覆了一只冰冰凉凉的手,苏蔼被惊得一抖,抬头看顾羿,“你干什么?”

        “撑你,我站不稳。”顾羿面不改『色』,十分淡定。

        “哦。”苏蔼不疑有他,低下头继续捣鼓。

        苏蔼的头就靠在顾羿小腹处,顾羿的手扶在他的后颈,姿势暧昧得令人脸红。

        掌下的脖子柔软得像没有骨头,后脑勺的几茬头发却硬得扎手,顾羿轻轻捏了捏,呼吸就有些了。

        他想『舔』『舔』苏蔼。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75739/3794553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