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贵妃有个红包群(清穿) > 53、第 53 章

53、第 53 章

        虞娇弯下腰平视他:“在照顾弟弟妹妹们之前,你要先照顾好自己呀,虽然你是哥哥,但你有小情绪时不用憋着,有时候你不说,我们怎么知道你难过呢?”

        胤礽愣了愣神,抱住虞娇。

        虞娇让婉宁也过来,并?对她说:“婉宁也是如此,你对弟弟妹妹来说你是长姐,可?在额娘和你皇阿玛这里,你永远都是小孩。”

        在门口听了一会儿墙角的康熙走来,一手一个把他两抱起来。

        “皇阿玛?”他两齐声喊。

        康熙在门口站了许久,虞娇说的话他也听见了。

        要说他心里没点想法,那是不可?能?的,好歹是宠了这么久的女人,他又?将其?视作妻子,可?她却更在意孩子们一些。

        只能?说人都是贪心的,拥有了一件东西后就想要更好的,康熙一开始觉得虞娇贤良淑德,为皇后的不二人选,现在他又?想虞娇可?以不那么贤良淑德,偶尔也能?吃吃醋。

        康熙暗自摇头?,罢了,真心换真心,他相?信总有一日?虞娇也会对他付出十成十的真心,他们都还年轻,还有大把时间可?以相?处。

        “婉宁,朕对你这么好,你却只想着你额娘,看来日?后朕也没必要派人去搜罗厨艺好的厨子了。”康熙吓唬婉宁。

        婉宁一偏头?:“就算皇阿玛要给我好吃的,我也不会改变主意的!额娘是天下最最最最好的额娘,我永远和额娘在一边!”

        “嘿。”康熙磨牙,这个崽大了,不好吓唬了。

        他又?看胤礽:“那你呢?你站朕这一边还是站你元额娘那一边?”

        胤礽左右为难,他想了想:“我站婉宁姐姐这边!”

        这下他两边都不得罪了吧?胤礽悄咪咪看康熙。

        康熙又?被气着,婉宁那个妈宝,胤礽站婉宁这边不就是站虞娇这边吗?

        “亏朕平日?对你们这么好,你们竟喜欢额娘多于喜欢皇阿玛。”康熙半开玩笑半认真的说。

        虞娇让康熙把这两个娃放下,又?轻轻锤了他一下:“您又?在说胡话了,方才这两个孩子会难过还不是因为您?他们两要真只在乎我,也不至于在景仁宫抹眼泪了。”

        康熙在两个崽身边蹲下,跟他们说:“你们额娘说得对,等你们有了更多的弟弟妹妹,朕有时可?能?会注意不到你们,但你们可?以主动?找朕,和朕说你们的心事,不用憋在心里,暗自委屈。”

        康熙自己是吃过苦的,小时候他阿玛额娘不在身边,好不容易回宫了,阿玛又?对他的四弟百般宠爱,甚至说出“和硕荣亲王,朕之第一子也。”

        他受这些委屈时,无处诉所,无法诉说,现在他成为帝王了,他不希望他的孩子也受同?样的委屈。

        康熙留在了景仁宫用晚膳,之后又?陪着两个孩子玩跳棋。

        夜深了,两个崽到了睡觉的点,一个个都困得不行,不停的揉眼睛。

        “你们困了就去睡,揉眼睛不卫生。”虞娇把胤礽的手拉下来。

        两个崽乖乖去睡觉了,康熙却没有要走的意思。

        虞娇在觅禾的伺候下洁面?,她擦干脸上的水,提醒康熙:“皇上,今日?是妹妹们入宫的头?一日?,您该去她们那的。”

        康熙张开手让人为他更衣,“晚去一天也无妨。”

        那些妃子是为了稳固朝中势力才纳的,人都进宫了,也跑不掉了,早去晚去都一样。

        康熙无所谓,虞娇也不再劝,洗漱一番过后就睡了,睡的还挺好。

        翊坤宫

        宜嫔看似平静,手帕上的皱痕却暴露出她内心的焦急。

        一太监进来,跪在地上行礼。

        “无需多礼,你可?打听到什么?”宜嫔问。

        太监不敢看她,小声说:“回宜嫔娘娘,今夜皇上去了元贵妃娘娘那,怕是不会翻牌子了。”

        元贵妃?

        宜嫔蹙眉,“你没听错?确定是元贵妃?”

        新人头?一日?入宫,元贵妃不劝皇上来她们这就罢了,还把人往景仁宫揽,外头?都说元贵妃待人和善,有宠却不争宠,现在看倒也不是那么一回事嘛。

        “娘娘,奴才听的真真切切的,皇上的确是宿在景仁宫了,其?他小主那应该也知道了。”

        宜嫔压住心中的不耐烦,让芳菲给了他赏银:“你去歇着吧。”

        太监拿了赏银赶紧走了,芳菲回到宜嫔身边,“娘娘,不如让奴婢伺候您更衣吧。”

        有外人在还好,如今只有芳菲在她身边,宜嫔卸下伪装,烦闷地说:“本?宫头?一日?入宫,皇上就不来本?宫这,本?宫明?日?哪还有脸见人!”

        芳菲却笑了:“娘娘,您这是刚入宫,太急切了。”

        她缓缓说:“您想想,没侍寝的又?不只有您一个人,皇上是去了贵妃娘娘那,又?不是去了别的小主那,娘娘您怎么就丢了面?子呢?”

        宜嫔入宫就是嫔位,是这届选秀里的头?一份,博尔济吉特氏也没有她有脸面?,她心里生出几分傲气,颇有些“瞧谁都瞧不上”的架势。

        她可?就盼着一入宫就承宠,接替元贵妃成为帝王宠妃,结果第一日?就被隐隐打了脸,这才急躁了些,经过了芳菲的提点,她慢慢冷静下来。

        “是啊,本?宫才刚入宫,暂时还没必要同?她争,她今日?如此行事,旁的人怕是也恨上了她。”宜嫔捂嘴轻笑。

        芳菲附和:“元贵妃盛宠在身,莫说刚入宫的小主们了,那些个有老资历的妃嫔们心里头?对她应该也有不少意见,娘娘先稳住圣宠,再结交其?他妃嫔才稳妥。”

        “嗯,你说的有理,既然新人都入宫了,皇上没道理天天去元贵妃那,只要他来本?宫这,本?宫就没有输。”宜嫔野心满满,她既入宫,就定要得到帝王的独一份宠爱!

        宜嫔静心等着,比她位份低的看她都没有动?作,也不敢轻举妄动?。

        康熙先在虞娇那宿了三夜,又?去昭妃、仁妃、惠嫔处各歇一天,直至第七日?,才开始翻新人的牌子。

        宜嫔作为这几个人中位份最高的那一位,康熙自然先翻了她的牌子。

        获了宠的宜嫔可?谓是春风得意,康熙给她脸面?,第二日?又?翻了她牌子,她现在走路都带风。

        宜嫔聪明?,她并?没有掩饰自己的得意,她就差没在脸上写?“我人傻,爱嘚瑟”这六个字了。

        其?他宫妃看她这样,逐渐放下对她的戒备,觉得这宜嫔人是傻了点,有时候说话欠了点,但她没脑子害人啊!

        她们把目光放在了其?他人身上,宜嫔在宫里混的如鱼得水,没半分不适应。

        在这些新进宫的秀女当?中,康熙去宜嫔那的次数最多,宫里形式变了一番,在康熙留宿的日?子里,虞娇还是占了大头?,一个月最少也有十三四日?,其?次便是仁妃和宜嫔,各有三四日?,昭妃、惠嫔那康熙就是不留宿,也会经常去坐坐,其?他贵人常在答应,康熙按心情去。

        虞娇对这些倒无所谓,仁妃和宜嫔却争斗了起来,她两每日?都要掰手指算,她两中到底谁侍寝的日?子最多。

        今日?你截胡我,明?日?我反击你,她两斗得厉害,学堂要开学了,虞娇忙着学堂的事,没工夫管她们,便叫昭妃来了一趟景仁宫。

        虞娇让昭妃盯着她们,“她们要斗就斗,也算是打发一下时间了,只要不闹出些腌臜事就好。”

        昭妃欣然应下,留在景仁宫吃了顿火锅,回宫后摩拳擦掌,仔仔细细地盯着仁妃和宜嫔,确保她两不会闹出大事。

        学堂的学生名单在建福宫修缮完毕后送到了虞娇手里。

        想给自家女儿报名的王爷、宗亲、大臣有不少,可?符合年龄要求的女孩却不多,最终统计出来,能?进入学堂的,也只有三十人。

        由?于这三十人中,有些人已?经习了不少字了,有些年龄稍大却大字不识一个,虞娇决定,不按照年龄分班,按照她们的文化水平分班。

        这里的习字指的是满文,在这个时期,除非家里刻意教导,或是有亲戚出身蒙古,否则她们不会主动?学习汉字和蒙文。

        虞娇亲自给她们出了一套题,批阅过后把她们分成了三个班。

        她们水平参差不齐,如今最重要的是识字,女夫子也找到了三名,桌椅之类的杂物内务府打造好后,送去了建福宫。

        一切都准备好之后,皇家学堂正式开学。

        开学这日?,胤禔和胤礽央求康熙,给他们放了小半天的假,让他们有时间来送婉宁和静宁。

        虞娇给她们缝了两个小书包,她们爱不释手,背在背后就不想拿下来。

        胤禔和胤礽看见了,感到深深的嫉妒,连连说虞娇偏心,只给婉宁和静宁书包,不给他们。

        虞娇早猜到他们会这样说,把给他们准备的书包也拿了出来。

        他们这才作罢,喜滋滋地拿着书包里外翻看着。

        “婉宁,还记得额娘昨晚和你说了什么吗?”虞娇问。

        婉宁和静宁一起说:“要和同?学们好好相?处,虽然我们是公?主,但我们也不能?欺负别人。”

        她两平时也不会打骂宫女,虞娇叮嘱了一次后就不再说。

        头?一日?入学,虞娇与?她们一起来到建福宫。

        宗室格格和大臣们的女儿已?经到齐了,没有额娘陪在身边,小一些的有些害怕,纷纷同?与?自己认识/相?熟/有亲戚关系的人站在一起。

        章佳舒舒的年龄是这些人之中最小的,可?她的胆子却是最大的,她一会儿走到这边安慰这个,一会儿跑到那边去哄那个,忙的不行。

        建福宫的武嬷嬷一直在观察她们,见状把章佳舒舒的举动?记在心里。

        “元贵妃娘娘到。”

        “给元贵妃娘娘请安,给大公?主请安,给五公?主请安。”她们向虞娇等人行礼。

        “不必多礼,都坐吧,武嬷嬷再去上些茶点来。”虞娇一点架子也没摆。

        虞娇和善,她们心里稍稍松了口气,一个个端着茶杯小口喝茶。

        “入了学堂后,你们就是一体的,要团结友爱,互帮互助,在学堂里说话时也可?以用‘你、我’,本?宫只给你们定一条规矩,在学堂内不许用身份压人,若被本?宫发现有人欺压旁人,定会将其?开除。”虞娇不欲吓着她们,但该说的话还是要说。

        她们来时也被父母叮嘱过,不要惹是生非,眼下自然没有不应的。

        荣宁在延禧宫里赖了许久,于是来的迟了些,进门时正巧听见虞娇说这句话,她轻轻笑了笑。

        这话也就说着好听,若婉宁真拿身份压人,元贵妃估计也只会说婉宁几句,她们是公?主,生来就比旁人高贵几分。

        荣宁向虞娇行礼,“给元娘娘请安。”

        虞娇让她和静宁婉宁坐在一块。

        荣宁坐在婉宁身边,同?她打招呼:“大姐姐、静宁,你们身体可?好了?”

        “这么久过去了,我们已?经完全好了。”婉宁回她。

        荣宁仔细瞧了瞧,发现她们脸上没有留疤,她说:“种痘好像也没有那么可?怕,我瞧着你们脸上一个痘印都没有。”

        婉宁敷衍地笑笑:“有额娘日?夜陪着我们,种痘确实不可?怕。”

        荣宁与?婉宁一问一答,场面?有些尴尬,好在虞娇没同?她们多说什么,告诉了她们分班情况后,让她们去各自的教室。

        教室分为天、地、人三等,像婉宁、荣宁这样,已?经学过不少东西的,就去了天字班,静宁学的少些,被分到了地字班,而那些基本?什么都不懂的,就得去人字班了。

        静宁没想到自己要与?婉宁分开,她有些害怕,拉着婉宁不肯松手。

        婉宁抱了抱她,说:“静宁,咱们昨夜不是说好,就算不在一个班也要坚强、努力,而且昨日?额娘也说了,每月都会有进行一次测试,根据测试成绩进行班级调换,你这个月好好跟着夫子学,下月说不准就来天字班同?我一起了。”

        静宁把眼泪擦掉,从包里拿出虞娇给她们备的消食片,“婉宁姐姐,你把这个拿着吧,你包里的那些可?能?不够。”

        婉宁有些小尴尬,她轻咳一声,把消食片又?放回静宁包里,“我胃口好,不需要这些,你拿着才是最好,学习累人,越累吃得越多,你若吃撑了,就吃上一两片,千万要照顾好自己的身子。”

        她两在这依依惜别,荣宁看不下去了,打断她们:“不过是上课的时候不能?见面?,等下了学你们不还可?以待在一起吗?”

        静宁抽噎着:“你不懂。”

        荣宁一噎,甩手走开,边走还边说:“我是不懂你们两在想什么,但我知道再不进教室就要迟到了。”

        听到这话,婉宁先把静宁送去了地字班,又?匆匆来到天字班。

        虞娇给她们寻的夫子皆是思想开明?,幽默风趣的女子,天字班的夫子姓尤,见婉宁是最后一个到的,她笑了笑,“大公?主来的晚些,不如您先来给大家做个自我介绍如何?”

        自我介绍这一环节是虞娇告诉夫子们,让她们务必要做的,刚入学,学生们认识的人很少,自我介绍可?以帮助她们快速了解对方。

        婉宁、荣宁、静宁是公?主,这里没人不认识她们,但她们做自我介绍,可?以拉近她们与?其?他学生的距离,让其?他学生更有勇气与?她们接触。

        “好,那便由?我先来吧。”

        婉宁落落大方:“我叫婉宁,最喜欢吃好吃的,最喜欢的人是我额娘,我也不知道我的成绩算不算好,大家若有问题尽管来问我,只要我会我都会帮助大家。”

        尤夫子带头?为她鼓掌,“很不错,大公?主坐到三公?主身边去吧。”

        婉宁对她颔首,去到荣宁身边坐好。

        下一个上台的是荣宁,她虽有几分紧张,也还是顺利完成了自我介绍。

        有她们带头?,其?他人的胆子慢慢也大了起来,自我介绍时还说了不少自己的糗事,逗得大家笑的合不拢嘴。

        光是自我介绍就花了小半个时辰,这一环节结束后,尤夫子又?说现在她们要选出一个班干部。

        “班干部是什么?”婉宁举手问。

        “班干部就是帮着夫子管理班级事务,收发作业的人员。”尤夫子向她解释。

        尤夫子又?说:“现在各班学生都少,我同?其?他夫子商议过后,决定每个班选出两位班干部,一位是课代表,专门负责同?学们的作业,一位是班长负责管理班级,调节同?学们的关系,可?有同?学自荐?”

        一到这种自荐环节,这群小女孩就有些不好意思了,互相?看着,却没一个人上去报名。

        荣宁想当?班长,她见婉宁丝毫没有上去的想法,不禁问道:“婉宁姐姐,你不想当?班干部吗?”

        “我不想,当?班干部好麻烦,有这时间我还不如快点把作业写?了,然后回景仁宫和额娘用晚膳。”婉宁单手撑着头?。

        她就不该问。

        荣宁呵呵一声。

        婉宁转头?看她:“你要是想去就赶紧去呗,再晚就没机会了。”

        “已?经有人上去了。”婉宁偏头?看过去。

        上去的人是章佳舒舒,她清了清嗓子,诚恳地说:“大家好,我是章佳舒舒,我想竞选班长这一职务。”

        章佳舒舒是个热心肠,看到啥事都想上去管一管,她觉得班长这一职务就是为她量身打造的,在底下打好腹稿后,没半点犹豫地冲了上来。

        底下的学生见到是她去竞选,小声讨论了起来:

        “刚刚我想额娘的时候她还安慰过我。”

        “她也安慰过我,还给我糖吃。”

        “我同?她说过几句话,感觉她挺好挺热心的,她来当?班长应该不错吧。”

        教室就这么大,她们再小声,章佳舒舒也听到了一些,听见她们都在夸她,章佳舒舒兴奋地红了脸。

        荣宁下意识咬唇,不知该如何是好。

        尤夫子打量了一圈人,又?等了一会儿,确定没人再上来自荐后,她询问学生们:“既然没人自荐了,那就由?章佳舒舒当?天字班的班长可?好?”

        学生们齐齐回答:“好。”

        荣宁有些丧气,婉宁看了她几眼,说:“你若心有不甘,还可?以去竞选课代表,这是最后的机会了。”

        婉宁话音刚落,尤夫子跟着开始了课代表的竞选。

        有章佳舒舒这个例子在前头?,其?他对班干部有想法的学生有些蠢蠢欲动?,课代表的竞争变得激烈了一些。

        荣宁见状,摇摇头?:“算了,我也不是特别想当?课代表。”

        最厉害的班长她当?不了,当?课代表有什么意思?

        “随你。”婉宁换了只手撑头?,继续看其?他人竞选。

        因为参选人太多,投票投不出个所以然来,尤夫子决定,课代表这一职位可?以让她们一人轮五日?。

        如此便皆大欢喜了,搞定了这些事后,也差不多到了用午膳的时候了。

        虞娇专门让人在建福宫开了一个餐厅,午膳所有人都是在一起用,她们排好队,跟着尤夫子来到餐厅。

        静宁已?经在餐厅坐好了,见到婉宁一行人过来,她兴奋的冲她们招手:“婉宁姐姐!”

        她们到了餐厅后,尤夫子就让她们散开了,婉宁快步走到静宁身边,“让我看看你在吃什么?”

        静宁同?她说:“餐厅需要自己打饭,我想等你一起,于是只拿了盘子,没去打饭,婉宁姐姐,咱们现在就过去打饭吧。”

        古代不能?进行彻底的消毒,故而在制定餐盘时,虞娇让人在餐盘底下写?了学生姓名。

        婉宁先把自己专属的餐盘放到位置上,又?拿着食盒和静宁一起去打饭,荣宁在后头?看见了,咬牙跟上她们。

        “婉宁姐姐,这些菜都是由?建福宫小厨房的厨子们做好装盘后,送过来的,我记得你喜欢吃胭脂鹅脯,先拿一盘这个吧。”静宁指着桌上的一盘盘菜说。

        婉宁拿了一盘胭脂鹅脯放进食盒内,又?放了一盘螃蟹馅的小饺,东坡肉、狮子头?也不能?少,婉宁和静宁一连放了五盘菜才收手。

        “这么多应该够了。”婉宁对自己的饭量充满信心。

        静宁和她一起提着食盒:“不够还可?以再拿。”

        荣宁不知道要吃什么好,跟着婉宁她们拿了不少,同?她们一起坐下。

        “你怎么拿了这么多?”婉宁和静宁惊呆了。

        她们两加起来拿了五盘,荣宁一个人就拿了五盘,加起来十盘菜,怎么吃得完?

        静宁有点着急:“趁现在还没吃过这些菜,你快放回去一些,这么多你吃不完的。”

        荣宁感到莫名其?妙:“吃不完就赏给宫女太监,实在不行倒掉也行,放回去干嘛?”

        “可?现在没有宫女太监呀。”静宁无奈。

        婉宁指了指挂在墙上的,由?康熙亲自题写?的四个大字:“勤俭节约”。

        “皇阿玛把这幅字挂在这里,就是不希望我们浪费食物,荣宁,你还是放回去几盘吧。”婉宁没压低音量,坐在附近的学生们都听到了这句话。

        她们看了看自己桌上的菜,又?看看那副字,默默地将自己没动?过的菜放进食盒里。

        身边的人都这样做了,荣宁也只好放三道菜回去。

        婉宁见她可?怜兮兮的,与?静宁商量了一下,邀请她:“你来同?我们一起吃吧,这样你又?能?尝到不一样的菜,又?能?避免浪费。”

        荣宁把自己的盘子往婉宁她们这边推了推:“谢谢。”

        吃过饭后休息一阵,下午便开始上课了。

        虞娇给她们安排课时,特地将骑射课安排在了下午,建福宫周边开辟了一个小的马场,夫子们带她们去了那跑马。

        骑射也有专门的夫子教,婉宁好动?,一下午玩的开心极了。

        有些学生却出了状况,骑马时大腿会与?马背马鞍摩擦,她们皮肤嫩,骑了没一会儿腿就红了。

        章佳舒舒骑过马,对此也有准备,她对其?他学生们说:“下次骑马前用些棉花棉布垫着,会好很多。”

        婉宁和静宁也发现其?他学生不舒服,从她们的小书包里拿出虞娇给她们准备的药。

        “这药治疗擦伤很有效,涂上去时也不疼,你们去室内擦一擦药吧。”

        药里掺了极少的灵泉水,见效很快,学生们抹上后就不疼了,章佳舒舒把药瓶还给婉宁,“多谢大公?主。”

        婉宁拍了拍她的肩膀:“不必叫我大公?主,叫我婉宁就行。”

        “婉宁。”章佳舒舒乐呵呵地唤了一声。

        腿上的擦伤没什么事了,夫子们却也不打算教她们骑马了,尤夫子让她们一个个排队站好,先绕着马场跑了一圈。

        荣宁没锻炼过,跑了两步就喘不过气了,其?他人也没好到哪去,最后只有婉宁、静宁、章佳舒舒、还有体质好练过骑射的学生坚持下来。

        “为何我要学这些,我是公?主,平日?衣食住行均有人伺候,出门有轿子马车,我干嘛要遭这样的罪。”荣宁忍不住发牢骚。

        其?他没坚持下来的学生有一部分在心底默默赞同?她的话,她们不是公?主,但也是锦衣玉食的养着的,平日?里哪用得着跑步?

        婉宁扶着静宁在马场上慢慢走着,听到荣宁的话,她回怼了回去:“跑步是为了让你的体质增强,并?不是让你受罪,你不想跑可?以不跑,以后别后悔就是。”

        作者有话要说:这是昨天的万更。

        卡文卡了一天,决定放飞自我了,以后想写啥写啥,没顾虑了。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77260/3855620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