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反派佛子带飞剧情 > 第023章 人没多好(搞事不少)

第023章 人没多好(搞事不少)

        凌瑶只觉眼前一晃,  秦书臻就被掐住脖子提起来,一激灵,立马冲上去,  一边去扯玄真的胳膊一边尖叫:“师叔你干嘛!?”

        但玄真比她高一个头不止,  他手臂高举,凌瑶根本够不着他的手掌。

        双脚离地的秦书臻拼命抓挠脖颈间的大掌,  却徒劳无功,脸已经涨得通红,  眼看开始翻白眼――

        凌瑶情急,  跳起来,  抱住玄真胳膊,  隔着僧袍狠狠咬下去!

        贝齿入肉。

        脑中纷杂絮语瞬间如洪水褪去,清新淡远的幽香袭入神魂……玄真浑身一震,  眸中红光飞快消逝。

        待看见眼前场景,他立马松开秦书臻、甩开凌瑶,疾退数步,胸膛急剧起伏,  仿佛遭受了重大刺激一般。

        凌瑶、秦书臻顿时摔成一团。

        凌瑶手臂还带伤呢,这一摔,疼得她龇牙咧嘴。

        秦书臻也刚从濒死之中解脱,  捂着脖颈大口呼吸、拼命咳嗽。

        凌瑶顿时顾不上自己,  迅速爬起来,扶住她,  紧张问道:“怎样?有没有受伤?”

        秦书臻摇头,  靠在她怀里,  唇色发紫,手脚哆嗦,  浑身软得跟面条似的。

        这是缺氧状态。

        凌瑶迅速检查了下她脖颈,赫然多了圈血痕,可见玄真是真下了力气的……若非秦书臻是筑基修士,这一把下来,她怕是已经没命了。

        凌瑶暗自心惊,抬头看向数步之外的玄真,对上一张透着茫然的俊脸。

        半垂的深眸已然恢复,方才的红光,仿佛只是她的错觉。

        她下意识喊了句:“师叔?”

        玄真几不可查地震了震,缓缓抬眸,向来古井无波的深眸,仿佛蕴着许多情绪,细看之下,又什么都没有。

        凌瑶怔了怔,小心翼翼开口:“师叔,你怎么了?”

        玄真抬起右手。

        凌瑶下意识戒备地盯着。

        玄真仿佛毫无所觉,右手成掌,竖于胸前,微微低头,道:“方才贫僧遭功法反噬,出现入魔之相,失控伤人,两位施主见谅。”

        眉目沉静,语调平和,丝毫没有方才掐人脖子的疯狂姿态。

        秦书臻犹自虚弱,只戒备地看着他。

        凌瑶也诧异非常,下意识重复了句:“功法反噬,呈入魔之相?”顿了顿,她大惊,“师叔你练功走火入魔了?”

        玄真垂眸:“……是。”

        凌瑶,秦书臻对视一眼,后者依然戒备,前者却已经放松了不少。

        她想了想,问:“师叔,你这发作……有什么征兆的吗?方才吓死我们了。”

        玄真静默片刻,答道:“方才提气太急,击杀妖兽后,又骤然见血。”

        凌瑶信了。她担心不已:“天啊,那以后怎么办?能医治吗?”

        玄真轻声:“贫僧正是为此前往慈心谷。”视线扫过她沾着血迹的伤口,眸中戾气隐隐闪动。

        他闭了闭眼,强行压下那些蠢蠢欲动的念头。

        凌瑶丝毫不察,只惊喜道:“啊?!你也要去慈心谷?怪不得在这里遇上……那正好,接下来我们一块儿走――”

        恢复些许的秦书臻闻言,急忙扯了扯她袖子。

        凌瑶转头:“怎么了?”

        秦书臻神情惊惧中带着几许戒备。她看了眼玄真,压低声音,吞吞吐吐道:“师叔既已走火入魔,方才……他若是与我们一道走,会不会……”

        玄真垂眸,半声不吭,尾指却微不可察地动了动。

        凌瑶被秦书臻提醒,回忆起方才境况,也是心有余悸。她连忙看向玄真,认真又直白地问道:“师叔,你这毛病能压制吗?万一赶路期间你再发作怎么办?你修为这么高?我们可阻止不了你啊。”

        玄真右手握拳,扯动胳膊上的咬痕,带出丝丝痛意,又有隐隐……他急忙收敛心神。

        凌瑶俩人只看到他缓缓抬起握成拳的右手,立马紧张后缩。

        玄真顿了顿,右臂横在胸前,垂眸,淡声道:“若是贫僧再犯,咬上一口,应当可以醒来。”

        凌瑶&秦书臻:“……”

        这特么是在开玩笑吧?!其实是指,疼痛能唤醒他的神志吧?

        未等俩人细问,玄真已放下胳膊,抬脚走向左前方。

        凌瑶此刻已经放松不少,只看着他行走,秦书臻却非常紧张,捏着法决,打算一有不妥就……

        玄真已走至目的地,俯身,伸手,捡起某样东西。

        凌瑶眼尖,看出是一粒铜色珠子――是玄真日常不离手的那串桐藤念珠!

        她心中诧异,想起方才那一幕,连忙四处巡视,果真看到那条细绳……就在她一臂之外。

        她松开秦书臻,探手去捡。

        细绳比针线粗许多,边沿已经磨得有些发白。绳上还残余些许灵气,说明非普通绳子,如今却磨成这般模样,可见是经年旧物。

        “师姐。”秦书臻挨过来,眼神戒备地看着玄真,没注意到她这一动,袖子刮过凌瑶伤口,“真要――”

        “嘶!”凌瑶疼得缩了缩。

        拾捡念珠的灰色身影顿了顿。

        秦书臻急忙退开些。

        凌瑶举着手上的胳膊朝她嚷嚷:“我靠疼死了,快给我清理伤口上药!”

        秦书臻“嗯”了声,抓住她胳膊,运起凝水术法――她顿住,下意识看了眼玄真――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下意识看过去,许是因为,方才被掐时,正好在给凌瑶清理伤口?

        濒临死亡的阴影犹在心头,秦书臻手指轻颤,开始给凌瑶清理伤口。

        凝聚而成的灵水落在伤口上,刺得凌瑶又“嘶”了一声。

        玄真盯着草地的双眸浮过一层血雾,他连忙捏紧念珠,稳下心神。

        只听秦书臻小声道:“师姐你忍忍,上了药就好了。”

        凌瑶龇牙咧嘴:“没事,你搞快点……等会我就把那只玩意给烤了补补!”

        秦书臻微微放松些,见伤口清洗完毕,遂翻出伤药,打算给她擦上――

        枯枝断碎声在其身后响起。

        秦书臻手一哆嗦,小药瓶瞬间松脱下落。

        眼看就要砸到自己伤口上,凌瑶顿时惊得大叫:“啊啊啊快――”

        然后便看见小瓷瓶已悬停于半空。

        清冷声音同时在秦书臻身后响起:“秦施主身上亦有伤,凌施主这边交给贫僧吧。”

        秦书臻虽说已冷静了许多,可方才的窒息感和濒死感犹在,一想到罪魁祸首竟在身后,她瞬间白了脸,立马松开凌瑶胳膊,连滚带爬躲到凌瑶身后。

        凌瑶:“……”

        不过,玄真的话也提醒了她。她连忙扭头去看秦书臻脖子,方才那圈红痕已肿了起来,看起来更为吓人。

        她连忙道:“师妹你赶紧擦药吧,我这伤口自己来就行了。”

        秦书臻抚了抚涨疼的脖颈,还待说话,那瓶悬停在凌瑶胳膊上的瓷瓶便飞至她面前。

        玄真淡声道:“秦施主,请吧。”

        “额、好!”秦书臻急忙点头,紧张接下,拔开药瓶,边戒备着玄真,边给自己抹药。

        凌瑶确定她自己够得着,便坐直身体,伸手摸向自己储物袋――

        玄真却上前两步,站在她左手边,然后单膝跪地,低声道:“贫僧帮你处理吧。”

        凌瑶眨眨眼:“……哦。”顺势摸出药瓶递给他,同时毫不客气将伤口往他跟前伸,“呐。”

        玄真自己拿出一个婴儿拳头大小的铜色木盒,道:“用贫僧的药吧。”

        凌瑶也不嫌弃,收起自己的药,随口问了句:“你这什么药?我们慈心谷的药物也不差吧?”

        玄真没有吭声,目光缓缓落到她受伤的胳膊上。

        刚被灵水冲刷过的伤口犹沾着水滴,混着血色,衬肌肤雪玉莹白,红白交错,竟有股妖魅般的艳丽。

        玄真恍惚了下,眸中红光一闪而过。

        【鲜血配美人,美哉!美哉!】

        【啧,冰肌玉骨,比旁边那位小姑娘也不差什么呀!】

        【可别乱说话,这小姑娘才是秃驴的心头好!】

        【宝贝疙瘩受伤了,和尚心疼坏了吧哈哈哈~】

        【还差点把人师妹给杀了,这迁怒的劲儿,哪里像个和尚,这袈裟脱了罢!】

        ……

        凌瑶见他不吭声,只跪在那里半天不动,不解道:“师叔?”

        玄真瞬间回神。

        凌瑶仿佛想起什么:“哎,你是不是又在纠结什么男女授受不亲?你要不乐意,我自己来也行的。”说着还试图收起手,真打算自己来。

        玄真飞快扫了她一眼,食指一弹。

        清凉无形的灵力瞬间爬上凌瑶胳膊,轻柔但强势地将她手臂缚在半空,丝毫动弹不得。

        凌瑶:“……”就不能手扶一下吗?死和尚是不是有洁癖?

        不对啊,方才他掐秦书臻的时候,掐得挺痛快的……

        不等她想清楚,就看到玄真揭开铜色木盒,露出里头浅碧如玉的膏药,还有淡淡清香飘溢而出。

        凌瑶顿时回神,惊呼道:“是万玉膏?”

        她见过。

        上一世,女主曾被妖兽所伤,伤势严重,男主立马拿出万玉膏为其治疗,南清锐非常体贴地在旁边解说,指出这是极为珍贵的上品灵药,光是珍贵的上品灵植便用了十数种。小小一盒子,在外面能卖出数百块上品灵石……顿时让女主感动不已。

        ――啧,虽说南清锐是在给男主助攻,但这么看来,此人还挺碎嘴的。

        大老爷们这么碎嘴,一看就不是良配。

        凌瑶吐槽完毕,再想到方才秦书臻拿出来的丹药。那是她们从慈心谷里带出来的好药,也不差,在外头能卖几十块中品灵石呢……可跟这万玉膏一比,瞬间被比成渣渣。

        故而,凌瑶这份惊呼,是真心实意的,甚至带上几分柠檬味!

        她酸味十足道:“师叔,没想到你身为佛修,竟然如此阔绰!!”和尚不应该是穷得响叮当的吗?

        玄真仿佛丝毫不意外她认识万玉膏,只道:“只要修为足够高,许多东西便唾手可得。”

        凌瑶忿忿:“师叔,我有理由怀疑你在显摆!”

        玄真半垂眼眸,掩下其中柔光,轻声道:“倘若疼了,便说一声。”

        “……你真打算用万玉膏啊?太浪费了吧?”凌瑶不敢置信,“这可是生白骨肉死人的上等灵药!”

        旁听的秦书臻忍不住停下手,探头探脑去看,想看看传说中的万玉膏……但玄真杵在那儿,她对方才之事仍心有余悸,便没敢往前靠了,只远远瞅上一眼,权当开个眼界。

        玄真没理会,只温声回答凌瑶:“伤药便是为治伤而存在,有何浪费可言?”

        凌瑶:“……不愧是佛子,大度!”

        玄真不吭声,骨节分明的长指往药盒里一按,直接刮出一大坨万玉膏――

        这一坨少说要数十块上品灵石。

        凌瑶心痛不已:“这药死贵了,师叔你的手轻一点啊!!”

        玄真毫无所动,沾着万玉膏的食指轻轻拂过她手臂上的血痕。

        凌瑶只觉一片清凉舒润之感传来,伤口处的刺痛立马平缓些许,还有柔和灵力从伤口处慢慢沁入肌肤。

        她下意识盯着伤口。

        方才四道血痕几乎划过整个上臂,皮肉绽开,可怖至极。

        玄真糊了一大坨万玉膏在其中一道血痕上,那道血痕竟肉眼可见地开始收拢、愈合,除了有些痒痒,并无任何不适。

        凌瑶惊呆了:“不愧是几百灵石一点点的上品灵药,太厉害了吧!”眼看玄真还要再刮膏药,她连忙阻止,“够了够了,我这么点皮外伤,用了多浪费啊。”

        玄真低语:“治伤要紧。”说着,再度刮出一大坨万玉膏,往她伤口上糊。

        凌瑶:“……”行吧。反正不是花她的钱。

        为防心痛,她移开视线,四处乱看,然后慢慢收回,偷偷打量玄真。

        玄真平日清冷淡然,加上五官线条颇为凌厉,难免有几分孤高凛然之态。

        现在凑近了看,才发现他的皮肤也是白皙水嫩,看起来跟二十多岁的小年轻似的。

        毕竟是锻体淬身的修者,皮肤真好啊,模样真帅啊……哎哟,睫毛好长啊!

        凌瑶仿佛发现新大陆般,盯着他的睫毛不放。

        纤长的睫毛轻微颤动,配着他那有些狭长的半垂眼眸,竟仿佛有股温柔缱绻之感……

        凌瑶下意识抬起未受伤的右手,伸出指尖,试图戳过去――

        玄真突然侧头,然后起身。

        凌瑶的手顿时尴尬地停在半空。

        玄真宛若未觉,阖上桐木盒,道:“好了。”

        凌瑶迅速收起右手,看向自己左臂――四道抓痕竟已愈合大半!!

        不愧是昂贵的万玉膏,贵的很有道理啊!!

        正感慨呢,铜色药盒被递到了面前。

        凌瑶茫然,抬头。

        “收着。”玄真挪开视线,漫不经心般道。

        凌瑶连忙摇头:“算了,用一次已经很奢侈了,师叔你留着吧。”

        玄真:“贫僧还有。”

        凌瑶:“……”行吧,几百年的老前辈,果然是有点家底。她只迟疑了下,便爽快接过来,厚着脸皮道,“那就谢谢师叔啦!”

        玄真轻“嗯”了声,转身,继续去拾捡方才散落的念珠。

        凌瑶爬起来,想起什么,忙扭过头,对上秦书臻有些疑惑的目光。

        “师妹?你擦好药了?”

        秦书臻回神,看了眼慢腾腾捡东西的玄真,道:“早就擦好了。”她都擦好半天了,师姐那四道抓痕,需要擦这么久吗?

        凌瑶没听出她话里含义,凑过来,仔细打量她脖颈,然后松了口气,道:“已经好多了。”

        她们慈心谷的药也不差呢,这种勒出来的淤痕,擦个药,不到半天就能消退。

        秦书臻“嗯”了声,问她:“等会――”

        凌瑶却站了起来,道:“那我去帮师叔捡佛珠。”不等她答话,欢快地奔向玄真,“师叔我来帮你。”

        玄真顿了顿,没有拒绝,还提醒道:“循着灵气找。”

        他的念珠本就是用上品桐藤制作,又经受了三百余年的佛经洗礼和捻动,灵力自然非比寻常。

        凌瑶“嗯”了声,弯腰低头,在杂乱草丛里搜寻扒拉。

        秦书臻盯着一左一右各自翻找的俩人,总觉得有哪里不太对劲。

        很快,十八颗佛珠一颗不落,全部拾回。

        玄真用木盒装好念珠,走向凌瑶,伸出木盒,示意她将剩余念珠放入其中。

        凌瑶看看手里数颗光滑漂亮的桐藤佛珠,想了想,问他:“你这念珠都断了,要不要我帮你串回去?”她歪头,笑道,“我手里有上好的灵蛛丝哦。”

        她原打算炼制一些手串,准备了材料,却遇上剧情开展――接连两世,这些灵蛛丝都没有派上用场。

        玄真似乎有些恍神,静立片刻,才缓缓将手中木盒递过去,轻道:“那便有劳凌施主了。”

        凌瑶接过木盒,将佛珠都放进去,笑道:“不用客气,你不也给我用这么好的伤药吗?”

        想到玄真似乎无时无刻都要捻佛珠,她也不墨迹,直接就地而坐,先将念珠搁在旁边,再翻出储物袋里的灵蛛丝,开始编织。

        玄真:“……这是在作甚?”

        凌瑶头也不抬:“直接串珠子多寒碜啊,我给你编个金刚结。佛门不是有本经典叫《金刚经》吗?传说金刚经能破妖除魔,你以后用这个金刚结串的佛珠念经,肯定会威力加倍,助你破除心魔,保你平安顺遂!”

        玄真怔住。

        【小姑娘竟然为佛子求平安?傻了吧唧的】

        【跟着死和尚这些日子,镇日都是听别人祈福、求开导、求点拨……倒是第一个有人替他祈福的】

        【桀桀桀说明和尚做人失败,还不如当魔自在】

        ……

        玄真垂眸,压下心绪,掀袍落座,莲花盘腿,双手搭在膝上,眼眸半垂,宛如老僧入定。

        神识却忍不住慢慢放出,悄无声息地爬向旁边专心编绳的姑娘。却又不敢逾矩,只轻轻的、小心翼翼地挨着她铺落地面的青碧裙摆。

        柔软衣料散发着几不可闻的浅淡幽香,沁入心魂……

        玄真仿如大梦初醒,瞬间收回神识,急急默诵清心咒。

        凌瑶毫无所觉,只专心低头编绳。

        秦书臻坐在十数步外,看着俩人各自安坐,一如往常,忍不住抚了抚受伤的脖颈――疼痛已经消退,但惊惧却留在了骨子里。

        她看了眼温和淡然的玄真,想了想,还是决定继续留在原地,让师姐去面对玄真……

        另一头,凌瑶快编好手绳了。

        她本就会这些手工活儿,结丹后,所有记忆仿佛都被翻出来重新加固了一番,这些在原来世界学会的东西便愈发清晰。

        区区一条手链绳,她只花了不到盏茶功夫。

        将十八颗念珠串好,打上一个死结,她便将珠串递给玄真,笑眯眯道:“给,要是坏了断了,保修!”

        玄真接过念珠,指腹轻轻摩挲念珠,然后忍不住开始捻动。

        凌瑶盯着他的手指,问:“还顺手吗?”

        玄真顿了顿,飞快扫了她一眼,将念珠挂到腕上,然后单掌执礼,道:“阿弥陀佛,挺好的,有劳凌施主了。”

        凌瑶笑眯眯:“合用就行了!”她伸了个懒腰,站起来,“好了,接下来,该享用我们的豪华烧烤大餐了。”

        折腾老半天,凌瑶的烧烤大餐终于还是搞了起来,虽然只有秦书臻捧场,她也非常开心。

        吃饱喝足,还收获了一只筑基妖兽的皮毛骨头,凌瑶心满意足。

        跑到林子里换了身裙子,确认玄真今晚要打坐诵经后,她便打算睡一觉,缓缓这些天日夜赶路的疲惫。

        秦书臻看她四处晃荡了一圈,最后停在玄真身侧开始倒腾。术法一个挨着一个扔上去,整出一块平整干净的地儿,再翻出厚实的褥子,摆上枕头,然后舒舒服服地躺上去,闭眼休息。

        秦书臻:“……”

        “哦对了。”凌瑶再次睁开眼,朝玄真道,“师叔帮我放个防风防沙的结界,省得我睡着了结界自动撤了。”

        玄真默然片刻,做了个弹指的动作。

        凌瑶笑眯眯:“谢啦!”然后朝秦书臻挥手,“书臻要一起吗?”

        秦书臻看了眼垂眸敛眉的玄真,咽了口口水,摇头道:“不了。”

        就算玄真师叔没有走火入魔,师姐这也太放肆了吧?还挨得这么近?不怕他半夜功法失控吗?

        思及此,她忍不住又往外挪了挪。

        凌瑶丝毫不觉,放松地闭着眼睛,很快便睡着了。

        轰隆声传来的时候,她还以为自己在梦中。

        凌瑶睁开眼,看到玄真、秦书臻都已起身,齐齐望着某个方向,她揉了揉眼睛,爬起来,问:“怎么了?”

        “师姐!”秦书臻连忙跑过来,“那边突然有打架声,不知道是人还是妖兽。”

        玄真扫了眼凌瑶,视线在她粉扑扑的脸颊上停顿一瞬,飞快挪开,再度看回声音方向,缓声道:“那边灵气魔气混杂,不知是不是与前些天日子遇到的入魔妖兽有关……”他顿了顿,道,“贫僧想过去看看,两位……”

        凌瑶一咕噜爬起来:“我们也去。”迅速收拾东西,“等我一小会啊。”

        开玩笑,战力最强的就是玄真,万一他走了之后,有别的入魔妖兽窜过来怎么办?别看她已经金丹了,她真的是脆皮渣渣。

        玄真果真站在那儿不动,等着她收拾。

        秦书臻还在犹豫,凌瑶已经跑过来拽她,朝玄真道:“走了走了。”

        三人运起轻身功法,快速赶往声音所在地。

        渐次逼近,声音愈发震耳,甚至还隐隐看到雷蛇闪动。

        凌瑶心里一咯噔……艹,不会这么巧吧?

        原著曾提及,男主是雷灵根属性,又是剑修,故而他出剑时,总会有雷蛇闪动,震撼慑人。

        当时她还吐槽,这特么就是个天然装逼属性嘛!

        凌瑶看了眼有些紧张的秦书臻,连连安慰自己。不会的,她已经玩命儿似的日夜赶路,六七天了都,怎么着也把男主甩下了吧――

        不对!

        玄真都已经追上来了,那……

        不及细想,前方战斗场景已出现在面前。

        巨大的类熊妖兽抱着一株巨木横扫四方,两名在它面前堪称迷你的人纵跃比划,一道道术法剑招打在它身上,疼得它愈发暴躁,树干被它舞得虎虎生风,搅得树木、山石四处飞溅。

        看到那两名身影,凌瑶心一沉。

        秦书臻却高兴极了:“是顾大哥他们!”

        凌瑶:“哦。”

        玄真亦面无表情,一声不吭。

        秦书臻的兴奋稍稍冷却些。

        这么一会儿功夫,三人已至近前。

        战斗中的俩人也发现了她们。

        顾远之声音带着惊喜:“书臻!!”顿了顿,才朝其他俩人打招呼,“禅师、小瑶,看到你们真高兴!”

        南清锐似乎也很高兴:“可算遇见你们了――”妖兽攻击砸来,他连忙跃开。

        “轰――”树干砸在他身下,荡起一片灰尘、枯叶。

        待妖兽挪开树干,凌瑶发现那儿已经多了一个大洞,顿时咋舌:“这是什么妖兽?力气太大了吧!”

        “是撼天熊。”玄真浮在半空,仔细打量那只妖兽,淡声道,“此兽皮毛防御极好,术法难破,刀剑难伤。好在其行动笨重迟缓,也不通术法,不足为虑。”

        凌瑶“哦”了声,随口问道:“那要去帮忙吗?”

        玄真巍然不动:“不必。”

        秦书臻来回看看俩人,那股子兴奋跟着烟消云散。

        凌瑶点头:“行,等完事了我们再下去。”要是这头熊能让男主受伤,她还能兴奋点,可惜了……

        玄真扫她一眼,沉下心,继续盯着下方。

        撼天熊果真如他所言,皮粗肉厚至极,顾远之俩人又折腾了足足半个时辰,才将其杀死。

        彼时,周围已被撼天熊荡平,成了一片坑坑洼洼的泥坑地,假以时日,说不定能养出几潭池水。

        凌瑶每每看到这种开山辟地、移山填土般的场景,多年的唯物主义观都会动摇不已,然后生出股努力修仙,将来威震四方、万人敬仰……

        当然,下一刻又会瘫平,选择当一条快乐的长寿咸鱼,不想练功不想打架。

        扯远了。

        三人降落地面。

        顾远之随手给自己扔了个洁净术,迎上来,眼睛看着秦书臻:“可算看见你、你们了……”

        秦书臻不解:“顾大哥此话怎讲?”

        顾远之坦然道:“你们离开法华寺,我们跟出来了,本想护送你们回慈心谷,不曾想竟一直找不到你们。”

        秦书臻恍然,看了眼凌瑶,道:“师姐担心路上有危险,我们日夜不停赶路,所以……”

        南清锐刚好走过来,微微皱眉看向凌瑶,道:“小瑶既然担心危险,为何又不愿意与我们同路呢?”

        凌瑶假笑了下:“人情债不好还。”说完,不等他回答,扭头便凑到玄真身边,“师叔,怎样,看出问题了吗?”

        那头撼天熊躺在地上,宛如一座小山。玄真正站在它首脑旁,探手,仔细探查其体内气息。

        听到凌瑶问话,他缓缓收回手,拧眉道:“这头撼天熊的丹田也被挖走,浑身灵力还未彻底转为魔气……像是刚入魔不久。”

        南清锐点头:“我们遇到它的时候,它似乎还保有几分神志……只是它破坏力太过惊人,我俩担心拖延下去,会伤及无辜,才主动出手。”

        玄真微微颔首:“两位施主仁义。”

        顾远之拱手:“禅师谬赞。”顿了顿,状若好奇般问道,“禅师怎会与书臻她们在一块呢?”

        玄真垂眸:“碰巧罢了。”

        秦书臻贴心解释:“师叔要去慈心谷求医,今天下午刚巧碰上――”想到当时情况,她打了个寒战,没再往下说。

        顾远之察觉不对,忙问:“怎么了?”

        秦书臻迟疑片刻,摇了摇头。师叔的事,她还是不要多嘴罢。

        简单叙了下旧,顾远之俩人收拾好撼天熊尸体,跟着她们返回临时驻扎地。

        有这俩人在旁,凌瑶可睡不着……大好的休息之夜,就这么被破坏了。

        听着旁边男女主低声交谈,仿佛有说不完的话,凌瑶更郁闷了。

        原想着她已经避开许多剧情,又甩开了男主男配,等她回到慈心谷便丢开这些破事……谁知人算不如天算,竟还是被他们追上了。

        凌瑶闭着眼睛,仔细回忆。

        虽然她们从见真寺换到了法华寺,但从时间上来看,这会儿应当是贴合原著里返回慈心谷路段,有什么剧情来着――

        艹好几件大事啊!!

        凌瑶瞬间弹起来,怔怔然盯着篝火。

        旁边的秦书臻吓了一跳,忙问:“怎么了?”

        打坐捻珠的玄真也掀起眼皮望过来。

        凌瑶僵硬扭过头,看了秦书臻一眼,再看她另一边面带笑容的顾远之,还有望过来的南清锐、玄真,干笑道:“没事……无视我,你们继续。”

        她懒得解释,径自继续发呆。现在秦书臻对顾远之应当只是有些好感,原著那些狗血事情,应该不会发生了吧?

        可这操蛋的剧情,会不会又玩修补,搞出几件事情,推动一下男女主感情?

        那她怎么办?顺其自然还是搞破坏?万一搞不好又把自己填进去……可若放着不管,接下来的日子,秦书臻就要……

        凌瑶在这边纠结郁闷,其余几人确定她没有什么事,便各自挪开视线。

        玄真微微垂眸,慢慢捻动佛珠。每滑过一颗,便忍不住停下,拇指在灵蛛丝编织而成的绳结上摩挲两下,然后醒转,接着捻动下一颗……往复循环。

        ……

        不管如何,几人又再次聚到一起。

        有这几位高手,凌瑶再无理由日夜兼程地赶路,甚至连飞行法器都不需要操控……这般状况下,她反倒整个人都蔫蔫的。

        南清锐在旁边各种说笑逗乐,都没法让她开怀。

        她心里发愁原著之事,甚至忘记了询问玄真走火入魔的情况……

        这般状况,一直持续到他们踏入苍云州地界。

        苍云州,修界出了名的三不管地带。妖族、魔修遍地走,打架斗殴随时有。

        倘若凌瑶俩人单独行动,定会绕开边境,日夜不停。

        但顾远之却毫不畏惧,开着法器直接穿境而过。

        南清锐劝了两句。

        顾远之说,他们这儿有元婴期的玄真、有他俩,难不成还保不住俩姑娘吗?

        南清锐一想也是,遂不再提。

        玄真对此一言不发,凌瑶却很是烦躁。男主这种自顾自帮人决定的性子,哪是潇洒,分明是不尊重别人,还狂妄自大。

        她总觉得在这种混乱地界,剧情肯定会搞事。

        不出所料,进入苍云州的第二天,他们就遇到一场混乱群殴。

        真群殴。

        路过某座山头,陡然被天外巨石砸了个正着,顾远之虽反应迅速,也还是惊险落地。

        虽大家都无大碍,顾远之还是觉得丢了面子。他扫了眼战况,道:“竟是魔修闹事,我等去助他们一臂之力。”不等旁人说话,他已冲入战场。

        南清锐拽之不及,只得匆匆丢下一句“劳禅师护着两位妹妹了”便跟了上去。

        凌瑶:“……”就差破口大骂了。

        秦书臻盯着战场,担忧不已:“双方实力高强,顾大哥他们不会有危险吧?”

        凌瑶正在气头上,扭头就骂:“人家都没发话,他们凑什么热闹?受伤了也活该!”这种煞笔是怎么当上男主的?原著作者脑子被屎糊了吧?!

        秦书臻愣住:“那不是……魔修闹事吗?”

        “魔修怎么了?”凌瑶口不择言,“你看到他们杀人放火还是女干yin掳掠了?人家修魔关你屁事啊!师父不是说过,魔修灵修,不过是道途不同,你出来才多久,就跟着外边人一起搞歧视?!”

        秦书臻嗫嚅:“我们遇见入魔的妖兽……不是都要杀了吗?”

        凌瑶戳她脑袋:“你是傻了吗?那些是被取了丹田走火入魔,跟修魔有什么关系?合着有个魔字都不行了?”她指着玄真,“你看师叔有动一下的吗?就你们能!”

        秦书臻被骂得缩起脖子,不敢吭声。

        玄真手持念珠,淡然注视前方,宛若未闻。

        【这妞的脾气我喜欢,和尚若是不要,让予我吧!】

        【这话痛快!我等修魔,干卿底事!】

        【哎呀要是世人都这么想,能少多少杀戮啊】

        【老货你是不是傻了,世间争斗,岂是因为这点问题?贪嗔痴恨妄,哪个不是理由?】

        【哟吼,你这是听秃驴讲佛理听多了,开始讲大道理了啊】

        众多魔魂的重心顿时偏移,开始讨论玄真平日讲经论佛对他们有甚影响。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77525/3856648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