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被绝情断欲后我成了万人迷 > 一更(谢哥跳舞)

一更(谢哥跳舞)

        今夜很多人心情都不好。

        周律在苟小川的车上坐着,  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蔫下来了,很疲惫。

        苟小川话却很多,一直在说话。

        虽然很累,  但他还是很温柔地有问必答。

        苟小川也是富二代,  他喜欢这种富二代,而且在遇到这些富二代的时候,  他总是不自觉地会拿出自己最好的状态,以期望他们能够对自己有某种好感。

        一种微妙的自尊和自恋交织的感觉。

        “风行性格比较冷,  朋友比较少,  在学校里,  还望周学长多照顾他。”

        周律笑着说:“客气了。他在学校很受欢迎的,很多人都喜欢他。”

        “那你喜欢他么?”

        周律笑着说:“当然了。”

        “我说的是那种喜欢。”

        周律愣了一下,  脸色微红,大概没想到苟小川能看出他的性取向,  一时有些不自在,看了一眼前头的司机,然后低声说:“我很欣赏他。他是大明星。”

        没有明说,  但意思也很明显了。

        苟小川笑了笑,说:“他很难追,  就刚才我们看到的那个人,我大表哥,  他也在追。”

        周律露出几分意外的神色:“是么?”

        说着就笑了笑,  没再说别的。

        他不习惯和陌生人聊同性恋相关的事,  不管是涉及到自身,  还是涉及到其他人。

        既然不是他大表哥的情敌,  苟小川也懒得再继续问下去了。

        他其实之前是有点担心的。

        虽然这个周律看起来哪哪儿都不如他大表哥。

        但感情这种事很奇怪,像他,  那么多人喜欢他,有钱的,帅的,幽默的等等,可他偏偏看中了什么都没有的陈卓。

        陈卓家庭出身一般,不算帅,寡言,也不算幽默,可他偏偏喜欢他。他们这种不差钱的人,谈恋爱还真不看身外物,主要看眼缘。

        车里一时静默起来,周律有些撑不住身上的疲乏,他掏出手机来,找到赵晚的联系方式,想给他发个信息过去,又觉得自己这样会招致赵晚的不耐烦。

        赵晚此刻应该在想方设法地去勾引蒋舒原那个老男人去了吧?

        他有些烦躁,看着眼前的仪表盘发呆。

        这是一辆保时捷,不比他刚才看到的凯利瑞恩便宜。

        还有蒋舒原开的那辆宾利。

        这才是他最向往的圈子,在繁花似锦的北城,这些人过的才是真正的人上人的生活,如果他只凭借自己的努力,哪怕是做工资极高的飞行员,也永远跨不到这个阶级去。

        就像他和苟小川,此刻坐在一辆车里,近在咫尺,实际却身处在截然不同的两个世界。

        他不能就这么认命了。

        他就坐直了身体,给赵晚发了个信息:“睡前多喝点水,床头最好也放一杯,今天早点休息。”

        发完信息他就闭上了眼睛,往椅背上一靠。

        赵晚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在座位上发起亮光,蒋舒原低头看了一眼在自己怀里躺着的赵晚,伸手将他的手机拿了过来。

        手机上了密码锁,照亮了他的眉眼。

        本来很温和的眉眼,此刻却有些阴戾,蒋舒原输了自己的生日,手机便解锁了。

        唇角露出一抹不易察觉的笑容,他将信息点开,发现信息是“周学长”发过来的。

        冷冷地看着上头的信息,想起谢风行在席间跟他说的话,蒋舒原手指微微上滑,肆无忌惮地看赵晚的聊天记录。

        赵晚微微睁开眼睛,又装作什么都没看见,梦呓一声,钻进他怀里,去闻他身上熟悉的男人气息。

        从什么时候开始迷恋上这个气息的呢?赵晚已经记不得了,好像从小时候跟着蒋舒原睡的时候,他就贪恋上他独有的味道,他觉得是男人味,是荷尔蒙,这气息只有蒋舒原有,别人都没有。

        好久没闻到过了,他闻到了以后,只觉得酒精在发酵,身体发热,人却很想哭。

        他情愿当初什么都没有说出来,一辈子和他保持如父如子如友的关系,也不用像现在这样,一年半载才能见一次。

        蒋舒原将赵晚和周律的信息看了大半,眉头越皱越紧。

        没有太过分的对话,可暧,昧无处不在。周律在撩赵晚,赵晚有时候也会回应,蒋舒原看的心里很不舒服,就把手机给放下了,拿手机的那只手,放在了赵晚的肩膀上,微微搓着他一缕头发。

        头发是没有感觉神经的,赵晚却觉得自己的头发突然有了生命,变的那样敏,感。

        车子到了酒店以后,蒋舒原拍了拍他:“别装醉了,起来吧。”

        赵晚起身,脸上已经被扣子硌出一个很深的红印子。蒋舒原伸出手来,戳了一下那个红印子,赵晚下了车,步子踉跄了一下,就又落到了蒋舒原的臂膀里。

        “知道我装醉,还肯带我回来。”赵晚说。

        “不想让你在同学面前丢了面子。”蒋舒原说。

        电梯一层一层往上走,赵晚忽然反过身来,搂住蒋舒原就要亲他,蒋舒原挟制住他:“有摄像头,不要疯。”

        赵晚问:“没有摄像头就能疯了么?”

        “你想让我把你送回去么?”蒋舒原问。

        赵晚抿起嘴唇,就红了眼眶:“我宁愿回去。”

        电梯“叮”地一声打开,蒋舒原说:“你要回去么,要回去我们就再下去。”

        赵晚抿着嘴唇,都要哭了,蒋舒原就从电梯里出来了,牵着他的手,把他也拉了出来。

        赵晚就不情不愿地跟着他走,眼泪再也止不住了。

        蒋舒原说:“别哭了,多大的人了。”

        赵晚不管他,还是哭。他看着赵晚,有些无奈,还有些心疼,心头有些烦躁。

        他想,赵晚变成这样,他也是有责任的吧。

        他有时候觉得自己在单身养育赵晚的过程中,没有给予赵晚正确的引导,他有时候甚至在想,是不是自己的影响,赵晚才会变成这样。

        他替赵晚擦了脸上的眼泪,赵晚抓住他的手,满含情意地仰头看他,泛红的眼睛那样纯真,炙热。

        要说一点不心动,那是不可能的,到了这个年纪,还能被这样优秀的一个男孩子热烈地爱着,于他而言,这是让他重返青春的秘密武器,老男人没人能抵挡得了这个。

        可就因为他爱赵晚,这爱里还有道义和亲情在,他才不能那样自私地遵循本心。赵晚比他年轻了将近二十岁,未来一片光明灿烂,他应该找一个同龄的爱人。

        但这个人,必定要是可靠的,品性优良的,能给赵晚带来幸福的人。

        他是绝不允许自己悉心呵护养大的一朵花,被他人践踏伤害。

        他就给朋友打了个电话:“帮我查个人,航大的周律。”

        苟小川把周律送到航大学校门口,周律下了车,看着苟小川的车子走远,就立马给白森森打了个电话。

        “你出来一趟吧。我在北操场等你。”

        北操场靠山,是个深坑,学校都传言那是个万人坑,这个点了,还有一堆男生在里头打篮球,他在高高的台阶上坐着,远远地就看见白森森朝他跑了过来。

        “你不是去跟赵晚吃饭去了,这么快就回来了?”

        周律“嗯”了一声。

        白森森就在他身边坐下,问:“你怎么了,情绪这么低落。”

        “蒋舒原回来了,他跟蒋舒原去酒店了。”

        白森森愣了一下,沉默了一会,问:“他们俩好上了?”

        “也没有。”周律有些烦躁:“不知道。”

        白森森按住他的手,说:“等等看吧,我看蒋舒原未必能过那道坎。他们俩要能成,早就能成了。再说了,就算成了又怎么样,这世上没有撬不动的墙角。”

        周律说:“我今天不光见到了蒋舒原,还见到了谢风行的朋友和同事。”

        白森森看向他。

        周律就说:“他们那个圈子,不知道我们这辈子有没有可能混进去。”

        “谢风行也去了?”白森森有些意外。

        周律点头。

        白森森就说:“也不知道为什么,我总觉得这一切都和谢风行有关系,我有时候觉得他像个鬼,好像什么都知道。我们之前一直都很顺利,自从他来了以后,好像原本属于我们的东西,一点一点全都被他抢走了。”

        周律说:“谢风行不是赵晚,我们弄不了他。”

        白森森说:“要能把他弄了就好了,我就看不上他那个狂样子,要不是出生在有钱人家,从小接触的就是我们接触不到的东西,他能有今天这个能耐?”

        但说这些话也没有意义。

        谢风行可恶就可恶在他强大了,找不到他的弱点。

        可如果谢风行自己不遵守游戏规则,非要掺和到他们和赵晚的事情中来,他就算拼尽全力也要咬死他。

        白森森现在已经开始在挖谢风行的黑料了。

        这种突然走红的明星或者网红,最怕爆出以前的黑料。

        但他目前为止没找到什么有用的信息,反而从某些粉丝的微博里发现谢风行还会画画!

        他画的岩彩,精美程度简直令人震惊,但到目前为止,他会画画这件事还只是在他的粉丝里面流传,还没有大规模流传开来。

        他都可以想象,哪一天他还会画画这件事爆出来,谢风行会涨多少粉!

        这个谢风行,他为什么那么优秀!!

        他真的嫉妒他了。

        画画可和赛车或者开飞机不一样,赛车也好,火遍航大的九连杀也好,本质上它们都是一样的,都属于竞技运动类的东西,但绘画可是实打实的才艺,试想一个能开赛车和飞机的人,居然在画画上也极具天分,谢风行整个人的形象都能上天了吧。

        能动能静,能文能武!

        谢风行还会什么?

        他总不会还会弹钢琴吧?!

        谢风行和陆驰在海边呆了很长时间。

        海风吹的身上都冷了,抽完了最后一根烟,陆驰对谢风行说:“回去吧。”

        谢风行拉住了陆驰的手,然后松开。

        陆驰说:“不要安慰我。”

        谢风行说:“不是安慰你。我也不知道要说什么。”

        “不用说。”陆驰说:“上车吧。”

        “我要去找苟小川,有点事跟他说,你把我送他那儿就行了。”谢风行说。

        陆驰“嗯”了一声,也没问别的。

        车子开到大路上来,陆驰放到前面的手机忽然亮了一下,谢风行就看到陆驰的手机屏保照片,是他和陆驰的合照。

        他都不记得那照片是什么时候拍的。陆驰在扭头看他,他穿着赛车服,直直地看着镜头,没什么表情。

        苟小川在见到谢风行和陆驰的时候,很是吃惊。他趿拉着拖鞋,刚洗完澡,头发都还是湿漉漉的,顶着毛巾说:“表哥要不要进来坐坐?”

        陆驰摆了一下手就开车走了。

        苟小川察觉到有点不对劲,就问谢风行:“发生什么事了?”

        “我们摊开聊了一下。”谢风行说。

        苟小川:“……”他大表哥好惨。

        都不用问,他光看谢风行这冷冰冰的样子,就知道他们怎么摊开讲的。

        “有点烦,不想睡觉,咱们喝酒去。”谢风行说。苟小川说:“行,你等我换个衣服。”

        苟小川把谢风行带到酒吧去了,想着借着酒精,再好好游说一下谢风行。

        谁知道刚到了酒吧,谢风行就被人给围住了。谢风行有些不耐烦,一个都没理,苟小川把那些人撵走:“要不咱们去包间,我都忘了你是个名人了。”

        这酒吧人气很旺,半夜正是最嗨的时候,有人在台上唱嗨歌,一堆人跟着狂魔乱舞,苟小川伸手去啦谢风行,要往包厢去,谢风行却拎着一瓶酒,便进了舞池里。

        唱歌的是个走性冷淡风的女歌手,很酷,一头小辫子,黑红的嘴唇,唱的是《乐园》。

        “偶尔喝了醉了闹一闹,来点小小刺激也挺好,

        管他纷纷扰扰都多少,只想开开心心活到老。”

        光影混乱打在谢风行那张极致冷淡,又极致艳丽的脸上,他的姿态是放,荡的,但一点也不淫,荡,显得肆意,嚣张,堕落,性,感,又冷酷。越来越多人被他吸引,他却谁也没有看。

        苟小川在旁边都看呆了。他不知道谢风行还有这样的一面,让人震撼的自我的美,像是带血的玫瑰,又疯狂,又冷漠刺人。

        这哥们,太绝了,他表哥要是看见,不迷死,算他输。

        红红绿绿的灯光掠过他的脸,他耷着眼勾手,苟小川就凑上去了,一边跟着跳舞,一边拿出手机自拍,拍到后来他就只拍谢风行一个人了,谢风行面对镜头一点也不胆怯,反而更放肆,像是某种情绪的宣泄,不知道是宣泄他无力的身体欲,望,还是宣泄他模糊不明的情感。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77715/3857193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