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我的武学自己会修炼 > 第三百九十章 似曾相识

第三百九十章 似曾相识

        杨易若有所思。

        也就在这时,一个小男孩从后院跑了出来。

        他穿着褂子,脸蛋白净,但眼眶却是发黑,看着有些吓人。

        手里拿着一柄竹刀,奶凶奶凶道:“娘你骗人,药都是苦的,我不会再听你骗了,我要去找爹!”

        “开儿,乖,这次真不苦,娘特意多加了糖。”一个美妇追上来,旁边跟着一个端药的丫鬟。

        除此之外,还有四五位下人,他们想将小男孩抓住,但又不敢用强。

        小男孩一边跑一边挥舞着竹刀,场面一时间乱糟糟的。

        他们一路追逐到了杨易这边。

        小男孩后撤的时候,一不小心撞在了杨易脚上,“哎呦”叫了一声。

        他揉了揉额头,抬头看来,见到了面带微笑的杨易。

        杨易笑道:“没事吧?”

        同时一指轻轻点在小男孩的额头。

        后者很快就有了困意,竹刀脱手掉在地上。

        美妇连忙上前抱住男孩,而后起身,有些吃惊道:“你是…杨易?”

        比起两年前,杨易离家的时候,如今站在她面前的人,身姿魁梧,挺拔了许多。

        “大嫂,好久不见。”杨易笑吟吟道。

        对方正是杨儒的发妻,而这个闹腾的小孩,应该就是他的侄子了。

        “他叫什么名字?”

        “杨开。”

        “不错,听名字就知道是个干大事的。”

        “他现在有点困了,等他睡一会后再喂他吃药吧。”

        杨易掐了掐杨开的脸蛋,虽然没表现出来,但见到这样的场景,心中难免犯嘀咕。

        当初张小虎的样子,跟杨开差不多……

        这一瞬,杨易有了一种时间恍惚的错觉,仿佛一下回到了六七年前。

        “三弟?”杨儒从一处偏厅中急匆匆赶来,见到杨易不由一愣,他还以为自己看错了,揉了揉眼睛,确信没看错后,龙行虎步而来。

        短短两年没见,杨儒的变化也是不小,最明显的是身体有些走样了。

        不过也因此变得硬朗。

        以前的杨儒清瘦,病恹恹的,倒没有多少杨家下一任家主的威仪。

        现在有那么点杨永宁翻版的味道了。

        “大哥。”

        杨易的思绪回归现实,笑着迎上去。

        “真是你!回来也不提前通知一声,否则爹娘哪能出去?肯定会在家里做好饭菜等你!”杨儒拍了拍杨易的肩膀。

        他们兄弟二人的感情一直很深,这一点从杨易离家去栖霞宗拜师学艺开始就一直没变过。

        几年不见,两人各自藏了不少话,就站在院中聊了起来。

        杨儒讲了这两年杨家的一些变化,而杨易也讲了他在瑶州以及大风王朝遇到的一些事。

        杨儒感慨道:“杨家能有今天,全靠你一人在外打拼,我就不说了,主要是爹娘,成天把你挂在嘴边,想你平安,想你早日归来,但又不想成为你的牵绊……爹说,你和我们不一样,强者都是孤独的,你注定是强者,但娘总反驳,说你再强,那也是她十月怀胎生的,没什么不一样……”

        说到后面笑了,杨易也跟着笑起来。

        他两世为人,都得到了亲情的温暖,也算幸运了。

        又聊到杨开的事。

        一说起这个,杨儒就重重地叹气,仿佛老了几岁。

        “你侄子他没别的问题,就成宿成宿睡不着,折腾得我都长出白发啦!”

        “镇上的老人说,附近山里阴气重,小孩子在山里待久了,就会这样,以往也有过几例,不知真假。”

        杨儒让夫人先将孩子抱回去,免得着凉,眼神中充满了疼惜。

        孩子正是长身体的时候,无法正常休息,别说家长,任何人见了都会心疼,尤其杨开还表现得精力充沛。

        这明显是在透支生命啊!

        “有去宗门询问过么?”杨易皱眉。

        “找过合风院的掌院,也求了一些丹,但只能遏制症状,却不见好。”

        杨儒摇摇头,而后充满希望地看着杨易,道:“正好你回来了,看能不能帮忙想想办法……”

        杨易郑重地点了点头。

        也许是因为这一幕似曾相识,从刚才到现在他一直觉得有些窒息。

        晚上。

        一处临山的单独宽敞院落。

        这是专门为杨易留的,到目前为止,并未有人进来住过,一切崭新。

        杨易在房中安静地泡着浴桶。

        赶了三个月的路,哪怕是他,也觉得身心有些疲惫。

        一名丫鬟这个时候推门而入,怀里抱着一个木盆,盆中里放着干净的衣物,还有一些散发着清香的花瓣。

        “少爷,那些旧衣服我已经给你洗啦,这套衣服是老夫人给你缝制的,说等你回来的时候穿,就一直放在房中。”

        丫鬟名叫青茹,见杨易回来,也表现得有些活泼。

        她当初就是被杨易救下,从而得以留在杨家生活、服侍的。

        “好,我知道了。”

        杨易点点头,嘴角含笑。

        青茹没有立刻离开,将衣物拿出后,端着木盆掀开帘子,走到杨易这边。

        “少爷,你舟车劳顿,一定很累了吧。这些是府上药草的九棘花,花瓣我亲自晾晒过,附近的老医师说,这能缓解疲劳,对一些陈年伤势也一定的治愈作用,要不,我给你撒一些在水中?”

        青茹倒不像两年前那般青涩了,不过雾气朦胧中,见到杨易匀称的肌肉还是难免脸色泛红,心跳加快。

        杨易没有说话,而是目光怔怔地看着木盆中的干燥花瓣。

        花瓣呈暗红色,有着盈盈香气,的确是上好的药草,除此之外,并无特别。

        但杨易却看得入迷,看得就连青茹都有些害怕起来。

        “这是九棘花吗?”

        良久,轻声问出这么一句。

        青茹愣愣地看了看木盆里的花瓣,不明白杨易是什么意思,这明明是九棘花,错不了,不过她不敢这么回。

        “若少爷不喜欢,我马上拿走。”

        声音都是有些颤抖起来,青茹匆匆离去。

        不过没走两步,就被杨易叫住:“无所谓,就洒一点到水里吧,看看效果。”

        杨易没印象自己之前用没有使用过九棘花了,不过对于庄呈露拿野花骗钱一事记忆犹新。

        当初庄呈露就是拿着野花冒充九棘花骗了他八十两银子。

        浴桶中药力一点点散发出来,杨易心念一动,便是将其吸收炼化,九棘花的花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二次枯萎了下去。

        “是巧合么,还是……”

        以他现在的层次,吸收这种药草,起不了任何作用。

        不过这种熟悉的感觉让他觉得浑身不自在,就好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操控着一切。

        草药有这么多种,为何青茹正好拿来了九棘花?

        还有杨开的病症,真的只是和张小虎相似而已?

        是否是因为自己的存在,才让这一切变得似曾相识的……

        杨易始终记得那句话,突破得越快,越是能发现世界的一些隐秘。

        或许,这句话应该改一下,突破得越快,周围便会浮现出更多既视感,而这些既视感会迫使他发现不同的世界。

        如果是这样,那就是事情发生在先。

        只不过别人注意不到这个既视感,只有自己察觉到了。

        也就是说,即便没有他,青茹也会晾晒九棘花,杨开还是会得和张小虎相似的病。

        而在旁人看来,这并没有什么稀奇。

        从浴桶中起身的杨易不由松了一口气,因为按照这个思路下去,他并不是左右世界变动的主因。

        如果因为他的存在,导致青茹无论如何都会晾晒九棘花,杨开原本不会得病,最终还是病了,那性质可就变了。

        他会不安,感到歉疚,同时会联想到一个词。

        灾祸之源。

        这个词是高九形容赖兆的,据说来源于丹谷谷主。

        后来杨易一想,觉得这个词形容赖兆并不贴切,反而更合适自己。

        因为他走到哪,哪里就会出事。

        “事情的发展是注定的,我不过是感知到了而已……”

        这个问题就像是先有的鸡,还是现有的蛋,怎么说都有道理,但作为人,肯定还是倾向于甩锅的那一种答案。

        现在的信息还是太少,而且这两件事,说大不大,杨易只能暂时抛诸脑后。

        拿起青衫穿起来,有点小了。

        不过稍微改变体型对于杨易来说,完全信手拈来。

        他穿好衣服,来到书房,从戒指中取出有关丹药的古籍研究起来。

        既然求助过宗门还不见好,那就说明杨开这次的情况,比张小虎更加严重,或者说很难找到一个无副作用的根治方法。

        杨易现在也算是炼丹大师了,比起合风院的掌院自然是高出好几个档次,但他的心思没在炼丹上,所以掌握的丹方极其有限。

        这种情况下该如何应对,还是只能先从书上了解经验。

        大约一炷香的时间后,杨易像是感知到了什么,起身离开了书房。

        杨永宁和江蓉他们回来了。

        “爹、娘!”

        杨易来到议事厅这边,见一列马队正在休整,火光冲天。

        杨永宁和江蓉得知杨易回来了,喜极而泣,把事情吩咐下去,刚想去找杨易,没想到杨易就已经过来了。

        一家人团聚的画面是温馨的,杨易也习惯了二老稍微有些啰嗦的寒暄,笑着一一解答。

        “别说,这衣服还真挺合身。”江蓉让杨易转了两圈,越看越满意。

        “要不去做两个菜吧,今晚咱们一家团团圆圆。”杨永宁像是喝了酒一样高兴,红光满面。

        “对对,我去杀两条鱼,你来给我打下手。”江蓉挽起袖子,拉着杨永宁就往厨房走去。

        “不用,这么晚了……”杨易哭笑不得。

        “你别管了,先和你哥他们到桌边等着……”

        耳畔还回荡着江蓉的声音,但他们已经消失在夜色中了。

        杨易只能由着他们,然后和杨易在饭桌前静静等待,这期间,他又仔细检查了一遍杨开的身体状况。

        对于这位突然出现的三叔,杨开显然也是有些怕生的。

        “你就是我爹常说的很厉害的三叔?”杨开歪着脑袋道。

        “当然,要我电你一下么?”杨易伸出一指,很快,上面就响起了紫色的电蛇,看上起有些骇人。

        杨开被吓坏了,往自己娘的怀里躲了躲,疯狂摇头,“不要,电我爹去。”

        “不想被电就过来站好,听话有奖,不听有罚。”杨易逗弄道。

        然后,杨开还真讷讷地过来站好,任由杨易念力探入,检查病情。

        “怎么样?”杨儒在旁边急切道。

        “暂时还不敢妄下论断,最好等我回一趟宗门,多查阅一些资料。”杨易求稳道。

        杨儒闻言,也是认同地点了点头。

        在他看来,杨易是厉害,但对丹道了解并不深,所谓隔行如隔山,小心谨慎一些肯定是没错的。

        “三叔,我站好了,奖励呢?”杨开站得笔直,眼中充满期盼。

        杨易淡淡一笑,随后从戒指中取出了一条玉坠项链,给杨儒戴上,这是一种顶尖的三阶玄兵,有温润体质的功效。

        杨家人的修炼体质极差,有这玉坠从小蕴养,想来情况会好一些。

        同时,这个玉坠还有安神之效,很适合现在的杨开。

        “这会不会太贵重了?”

        杨儒看出了这个玉坠的不凡。

        “小玩意而已,我可就这么一个侄子。”

        杨易不以为意地摆摆手,这对于现在的他而言,也的确不算多贵重的宝贝。

        屋外夜色朦胧。

        江蓉很快上菜了,他们一家团团圆圆围在桌前,这次因为有了杨开,每个人都是感觉时间在流逝。

        尽管江蓉总是反驳杨永宁,说杨易不管多强,都是她十月怀胎生的,没什么不一样。

        可这样平凡坐在一起吃饭的日子,又能有几次呢?

        江蓉虽然感慨,但是在席间,却没有抹半滴眼泪,气氛热热闹闹的,话题从杨家的近况,延伸到杨易的见闻,又从成家聊到杨开身上。

        有说有笑,聊到杨开的时候,也都为这个小家伙感到可怜。

        杨易好久没这么放松了,难得的陪杨永宁和杨儒喝了两杯,最后乘着清风而归。

        第二天一早,日出东方,杨易早早起床,于屋顶之上修炼,这么多年,他已经习惯,只要一有机会,就像这样一般炼化霞气。

        虽然他的武学自己会修炼,而且修炼速度奇快,但自己也不能什么都不做。

        努力还是要努力的,修为倒在其次,最要的是感悟。

        结束今日的功课,他起身离开了自己居住的院落,来到议事厅这边。

        正准备和杨永宁他们说一声上山的事,却见到了几名栖霞宗的弟子。

        这些弟子很年轻,在一位同样年轻的管事带领下,正在和杨永宁说着什么。

        “杨伯父,我和杨易的关系很铁的,叫你一声干爹都成,你们也省得继续生了……咳咳,做买卖自然也是向着你们的,反正现在宗门的预算充足,你们若觉得过意不去,就多给我们一些茶叶好啦。”

        这年轻管事胸膛拍得震天响,说话油头粉面,不正是当初一起住在杂院的周言么?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89263/434222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