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人小说网 > 大秦五百年 > 第231章,册封燕王

第231章,册封燕王

        这天,邹离正在后宫书房教导着赢文广。

        赢文广问道:“太傅,舅舅何时才能回来?”

        在三个太傅中,他还是最喜欢舅舅,舅舅所教导他的,跟邹离和陈平完全不一样。

        邹离道:“公子,您舅舅还在邯郸,还要收复北方之地,燕国、齐国还没收复,没那么快能回来。”

        赢文广又问:“何时才能收复国土?”

        邹离道:“这可说不准,数年内应当能行。”

        随后,邹离开始了教导,是对《论语》内容进行解释。

        原本赢文广喜欢法家学说,兵家次之,但嬴子婴要求儿子所涉及要广泛,不能只偏重于法家,儒家、墨家都要有所涉及。

        母亲冯幽兰就在后宫花园陪伴着女儿,三个太傅教导儿子,儿子勤于思考,敏而好学,让她很欣慰,唯一缺的就是太子头衔。

        下午,子婴怀着喜悦的心情走入书房。

        “好消息啊!英布已经从彭城出发了,我们的计划就要成功了!”

        这是超级机密,两人都还不知道这个计划。

        看着父皇这么高兴,赢文广想着其中缘由,道:“父皇,是否英布会像陈馀那样被策反了,临阵倒戈?”

        嬴子婴摸摸儿子的头,笑笑道:“广儿聪明,正是这样。”

        邹离高兴道:“公子还问着何时才能收复北方,英布即将反项羽,我们的威胁更小,北边或许三年内能收复。”

        赢文广道:“父皇,我们收复了赵地,舅舅先打燕国还是齐国?”

        嬴子婴道:“刘邦甚是可恶,自然要灭刘邦。”

        两人所不知道的是,燕国的臧茶也被策反了,即将要起事,燕国很有可能不用打了。

        晚膳时间到了,一家来到饭厅,围着一掌大食桌而坐。

        这时的丽妃阿丝娜已是挺着大肚子,再过四个月要生了。

        阿丝娜心情不错,说道:“西边胜利了,保住了羌地,跟西域畅通无阻,大秦好,月氏国也好。”

        她是月氏人,更多的是考虑到西边。

        来到秦国后,更是有专人教导她秦国语言、文字,她又勤于学习,这方面进步很大,已经能够正常书写秦篆。

        ——————

        这天,有两个胡商走到咸阳街道上,东看看、西逛逛,对东方的一切感到新奇。

        这里最明显的一点,那就是人多,至于商品,算不上很琳琅满目,胡商们了解到,秦国所有商店皆为官营,几乎没有商人,他们所碰到的官营商店,里面人员的态度没有西域商人商店那么好,这也难怪,秦国内部没有商人,无论官营店铺人员态度如何,该买还得买。

        胡商们最为关注的,是西域所没有的商品。

        从三四个月前开始,陆续有西域胡商来咸阳,以月氏、大宛国的商人为主。

        咸阳闹市区,这里有一家店铺,是专门出售盐、纸张的店铺,每天都有很多人前来购买。

        像这样的店铺,在咸阳有很多间,相当于官营连锁店,每家连锁店都有专门的编号。

        这时候,三名胡商来到第十七号店,盯着摆放起来的纸张。

        纸张偏黄,有大有小。

        胡商们拿起来仔细检查、打量着,对此爱不释手。

        能够造出这样的纸张,秦国的技艺真是高超,这些纸张对于他们来说就是钱,运送回西域出售,价格增加很多,利润巨大,秦国要确保丝绸之路的畅通,要确保沿途没有盗贼抢掠,这是关键。

        胡商问价格,有个跟随的秦人翻译过去,店员说出价格,胡商讨价还价,言明一次性购买很多希望有优惠价。

        谈好价格后,胡商用金银交易。

        交易完毕后,胡商再来到一间布匹店,这里有上好的丝绸,胡商又再购入很多。

        晚上,胡商所住的客栈也是官营的。

        第二天,这批胡商用马车搭载着货物出咸阳西门,守城士兵检查后做好记录,放行。

        他们刚出城,又有下一批胡商来到城门,守城士兵做好登记放行。

        子婴、邹离、苏术站在城墙上,看着进出的胡商们。

        邹离道:“陛下,胡商前来购货,大秦国库越来越充裕。”

        子婴点头道:“是啊。倘若大秦粮食不够,可以跟让胡商运送粮食来交换,又或者前去西域用金银购买粮食,有了他国粮食,我们就可征召更多男丁去从军。”

        在西域,同样有各种农作物,既可以向商人购买,亦可直接向月氏、大宛国购买,这两个国家都有一定粮食库存,民间亦有粮商。

        两天后,麒麟殿举行朝会。

        现在是十月下旬,秋收已大部分结束。

        钟平首先道:“陛下,大秦目前有八十万军人,农耕受到了影响,预计收成差于往年同期。臣认为,需暂时减缓对外用兵,最少让三十万士兵回家耕种,最少要两年后才能重新用兵。”

        邹离道:“陛下,征召男丁太多,的确影响了耕种,但我们已跟西域通商,可通过西域解决此问题。”

        苏术道:“陛下,我们可通过胡商交换粮食,亦可派人到西域收购粮食。”

        从西域收购粮食,的确是好办法,许多臣子赞同。

        最后,陈平道:“陛下,我们是要从西域胡人中交换粮食,问题是该如何交换?目前已有八十万男丁从军,还有数万运送粮草人员,大秦最缺的就是男人,如若我们再派运粮队前往西域,人手更加不足。臣认为,可派人前往西域,公开言明,秦国不接受金银购货,必须用粮食交换。也可跟月氏国、大宛国交易,可让他们把粮食运送到大秦,我们用钢刀交换。”

        勿须消耗人员运输,就可以获得粮食,这的确是好办法。

        嬴子婴当场就同意了。

        当天下午,就有快马从西门而出,要前往羌地传达秦国的通知。

        从今天开始,前来关中的胡商们,在入咸阳时,守城士兵都会告之,以后来秦国购货,只接受粮食交换。

        现在,年满十八的男丁都全部征召从军,如有需要,连十六七岁男丁亦可征召,有了粮食保障,可加速秦国统一天下的速度。

        ————————

        易水河,是燕国和赵国的国土分界线,双方在易水河南北有驻军。

        数十年前,燕国太子丹就在易水河送别荆轲,荆轲渡过易水河刺秦。

        十月底这天,王元亲率四万士兵抵达易水南边。

        易水北面的燕国军队紧张起来,有快马赶往蓟城,把消息传给燕王。

        蓟城,王宫。

        “大王,易水发现秦军!”

        韩广得知这个消息后,如热窝上的蚂蚁,把最重要的臣子臧荼召来商议。

        看到韩广的担忧,臧荼道:“大王勿忧,燕王一定能保住。”

        韩广略喜,说道:“臧将军有何办法?”

        臧荼道:“大王明日出宫察看便知晓。臣研制在作坊研制了秘密兵器,可让秦军受尽苦头。”

        在燕国,臧荼手握重兵,军权、声望都不差于臧荼。

        这段时间以来,臧荼更是做了许多布置,要是他执意谋反,完全可以带着部下杀入王宫。

        但是,如果能有更小的代价除掉韩广那就更好。

        韩广有些疑惑,臧荼先不说出来,他也没有追问,明天去了便知。

        第二天上午,韩广出得王宫,随行有一百名侍卫。

        王驾还没到兵器作坊,只见有大量士兵从道路两旁冲来。

        韩广和侍卫们都大惊。

        韩广看着那杀气腾腾的士兵,怒喝道:“好大的胆子,竟敢惊扰寡人,想谋反不成?”

        “没错,的确要谋反!”

        这话出自臧荼之口,从士兵后面的臧荼走了出来,对韩广道:“大王,臣已经归顺了秦国,秦国皇帝陛下命我诛杀你这个叛贼。”

        韩广脸色青一块紫一块,原来昨天是骗自己出宫,在这里设下埋伏。

        韩广又惊又怒,大喝道:“臧荼,寡人待你不薄,你为何背叛寡人?”

        臧荼道:“我已归顺大秦,你是待我不薄,但岂能跟国家大义相比。杀!”

        两边的士兵向燕王杀去,那一百侍卫抵挡不了多久,就被诛杀殆尽。

        最后,只剩下韩广一人。

        大势已去,韩广清楚明白,就算臧荼不反叛,燕军也根本抵挡不了秦军,他不再摆出大王的架子,哀求道:“臧荼,我也跟你一起归顺秦国。”

        臧荼冷笑道:“太迟了!”

        只有把韩广除掉,他才能有效掌控燕国,岂会让韩广活着,他走近几步,亲手砍下韩广首级。

        随后,他带兵冲入了王宫,提着韩广首级,宣布韩广已被诛杀。

        本来臧荼就手握重兵,是燕国二号人物,得知韩广已死,王宫侍卫们根本无人敢反抗。

        很快,整个蓟城被臧荼掌控。

        当天下午,燕国主要臣子们,都被召集到了王宫大殿。

        大家都知道变天了,臧荼杀韩广反叛了。

        王宫内,三步一岗五步一哨,尤其是大殿,全副武装的士兵把守着,只要臧荼一声令下,随时杀任何人。

        大殿里除了臧荼外,还站着栾布、温疥等人,有些人神情正常,有些则是愤怒之色。

        栾布四十余岁,目前军职为都尉,他身体健壮,精力旺盛,看上去就像是三十余岁的人。

        在这里,还多了一个人,一个只有臧荼才认识之人,手中拿着卷好的布帛。

        臧荼道:“诸夏之地,皆是大秦之地;诸夏之民,皆是大秦之民。我们反叛大秦朝廷,本就是不该,所幸大业皇帝给我们改过自新的机会。”

        他指了一下旁边的人,说道:“他是皇帝陛下派来的使者,带来了陛下的诏书。”

        他这个人便是余召,当初见陈馀的人。

        余召朗声道:“燕地重新回到大秦治下,燕民重新成为大秦子民,诸位日后不再是大秦叛徒,可喜可贺,诸位请接诏。”

        随即,他把诏书高高举起。

        臧荼面向他跪下,其余的人迟疑了一下,栾布、温疥先跟着跪下。

        “该死的暴秦,我绝不做暴秦走狗!”

        某个人大声怒喝着。

        臧荼大声道:“来人!拉下去砍了!”

        随即有四个士兵把这人拉到门口,当场斩首。

        对于不归顺之人,臧荼决不姑息,大家都知晓,要么归顺秦国,要么是死,已经没有转圜的余地了。

        很快,其他人都跟着跪下。

        余召宣读着诏书,诏书的内容,是先对臧荼迷途知返,归顺大秦表扬一番,臧荼诛杀韩广立下大功,册封为燕王,辖区只比原本燕国略少,少了督亢地区。

        督亢地区,是燕国土地肥沃之地,在蓟城以南。

        荆轲刺秦王所献出的督亢地图,便是这督亢之地。

        能够做上燕王,就算少了督亢地区,臧荼也已经很知足了。

        宣读完毕后,余召高呼皇帝陛下万岁,磕了三个响头,身后的其他人跟着磕头。

        磕头完毕后,余召把诏书给臧荼,臧荼接过诏书后起来。

        余召以喜悦的心情道:“从此以后,诸位跟我一样,都是大秦之臣。”

        最高兴的是臧荼,现在他是燕王了,可以自称寡人了。

        随后,臧荼设宴款待余召,跟其他人一同庆祝。

        当天下午,韩广的首级被挂在蓟城南门上,又再贴上告示,逆贼韩广已被诛杀,燕地重新归于大秦,燕民重新成为大秦之民,臧荼被大秦皇帝册封为燕王。

        从蓟城到易水河,都属于华北平原,一路都是平地,当天傍晚,在易水南岸的王元,接到了韩广被诛杀的消息。

        第二天早上,王元率军渡过易水河,进入督亢地区,此前已跟臧荼说好,要在督亢地区驻军两万,秦军不进入督亢以北地区。

        来到督亢后,两天后,臧荼也带兵来到督亢,双方见面。

        王元道:“燕王,匈奴有可能进犯北边,你可要守好燕地。”

        臧荼誓言旦旦道:“若匈奴胆敢进犯寡人封地,我必率军与他决一死战。”

        燕地可是他的地盘,他只求匈奴不要来犯,匈奴要侵犯大秦,那就去侵犯其它地方。

        他再指着旁边的栾布道:“这位便是都尉栾布。”

        在余召跟臧荼的会谈着,传达了皇帝的要求,要把栾布调派给朝廷军队直辖,臧荼要提供十万军队一年粮草所需。

  https://www.yourenxsw.com/chapter/90531/42195211.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yourenxsw.com。游人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yourenxsw.com